當前位置:秋戀文學 > 歷史軍事 > 我的老千之路 > 第178章 毀掉信號

第178章 毀掉信號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我屏息凝神,聽著隔壁的動靜。

    其實挺搞笑的,我現在就是在聽……隔壁是否會傳來排便的聲音……但是如果身處我這樣的境地,就根本不會覺得搞笑了。

    我不確定隔壁這人是否真的是跟著我來到這個衛生間的,萬一只是巧合呢?

    整個衛生間顯得非常安靜,只有排水系統的管道傳來細微的水聲。

    這個時候,隔壁確實傳來了一些……那種聲音。

    我不禁有些疑惑起來,如果這人真的只是為了偽裝跟蹤,那未免也太小心了,連排便的聲音都要弄出來?

    可不管怎么樣,現在在衛生間才是我唯一的機會,一旦離開了這個衛生間,出了走廊就有監控,在包間里想知道這紙團的內容更是天方夜譚。

    可是我真的不敢拿出來,我和這人只有一墻之隔,而且我都能看到他的鞋子,誰知道他有沒有什么辦法能一眼看到我這邊的情況?

    就在這時,我發現我沒帶紙,回頭一看,那紙欄也是空的。

    臥槽,這特么就尷尬了啊,雖然一開始并不想來大的,但剛剛在我用力之下已經排了一些出來了,難不成還要老子……用手?

    我沉吟了一聲,敲了敲隔壁:“喂,哥們兒,有沒有紙,不好意思,忘了帶紙了……”隔壁的人好像根本沒聽到一樣,一句話也沒回應。

    我頓時就有些無語了,心里也有些慌了起來,怎么忘了帶紙啊?

    可就在這時,我聽到隔壁也傳來兩聲敲響。

    這時我看到,隔壁下面的縫隙中伸出一只手,手里拿著一包餐巾紙。

    我心想還好,有紙就行,伸手就去接了過來。

    在我接過這包紙的時候,我還特意看了看那人的手,他是左手給我遞的紙,袖口處外面是黑色的西裝,里面是白色的襯衫,還扣了扣子,手上戴著一塊銀色的手表。

    “謝了……”那人始終一言不發,在給我遞了紙后,我聽到提褲子的聲音,還有皮帶扣子傳來的咣當咣當聲。

    又過了一會兒,沖廁所的聲音從隔壁傳來,緊接著是皮帶扣子咣當咣當的聲音。

    嘎吱一聲,那人推開門,隨著噠噠噠的腳步聲再次響起,我又聽到外面的洗手臺傳來水龍頭的流水聲,然后那人的腳步聲漸漸遠去了。

    這一刻我的心稍微放松下來,難道是我想多了?

    這人真的只是湊巧來上個廁所而已?

    這人一走,我立馬決定這個時候要打開紙團看看了。

    我把袖口一抖,紙團輕輕滑到了我的掌心之中。

    可剛剛準備打開的時候,忽然……感覺一點微微的光亮從地下傳來!我渾身一顫,等一下……不對。

    我只是匆忙朝著邊上掃了一眼,剛剛的木墻下面……好像有什么東西?

    那是什么?

    我的腦海思緒飛轉,直接就想到了非常隱蔽的針孔攝像頭……剛剛那一瞬間,那道微光,會不會有什么問題?

    原本我是想看個究竟,可這個時候如果刻意朝著那邊看,如果那里正好是安裝了針孔攝像頭,那我豈不是就暴露了?

    穩住……我深吸了一口氣,還好我反應快,克制住了。

    我不知道那剛剛閃爍的微光是什么,但如果真的是攝像頭一類的,那就不好辦了。

    新聞上不是經常爆料么,有些偷窺狂變態狂,在女生廁所安裝了隱蔽的監控裝置,就是為了監控別人如廁的畫面……這一刻我變得更加緊張起來……剛剛滑出來的紙團被我直接握在了掌心,我不敢打開看了。

    我的心跳也猛然開始加速,呼吸也是有些急促起來。

    可我拼命掩飾自己緊張的情緒,提醒自己這個時候千萬要冷靜。

    我刻意避開了剛剛閃光點的目光,然后開始打開手里的餐巾紙。

    可我看似是在打開餐巾紙,左手在紙巾遮擋的時候,我開始把小紙團打開。

    一張紙被我用掉之后,我開始展開第二張紙,借著展開第二張紙的機會,我又把小紙團打開了一些。

    緊接著第三次,第四次……終于,第四次之后,整個小紙團都被我打開了。

    小紙團展開之后也是非常小,紙張的面積只有大拇指大小。

    上面果然寫著字,但是一眼看不清楚。

    我故意用手去揉了揉眉毛上方,這才得以看清上面的字。

    可是當我看到字的內容的時候,我瞬間懵了。

    這上面寫的是什么意思?

    上面只有簡短的幾個字:毀掉信號。

    毀掉信號?

    這是什么意思?

    毀掉什么信號?

    這一刻我的大腦變得一片空白,這莫名其妙的四個字代表著什么含義?

    如果之前我和風哥有什么串通,或者風哥提前告訴我一些什么內容,那我肯定一下子就能明白其中的含義了。

    可是風哥根本什么都沒告訴我啊……就特么四個字,他到底想跟我表達什么意思?

    這一刻我徹底懵了,我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該做什么。

    原本我以為這張紙團上會寫著今晚這個局的重要信息,可現在看來,我特么還是一頭霧水。

    這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局?

    這四個字到底是想表達什么?

    等一下……我忽然想起,在我離開包間的時候,路漫漫曾經跟我說過一句話。

    她告訴我……她的化妝筆掉在洗手臺了,讓我幫她把化妝筆帶回去。

    洗手臺?

    化妝筆?

    這會不會也是對我進行暗示?

    我把紙條又捏成了一個紙團,跟著餐巾紙一起扔到了便槽里,按下了沖水開關。

    提了褲子,走出衛生間,我來到了洗手臺邊上。

    此時整個洗手間依舊非常安靜,我往洗手臺上一掃,洗手臺是白色的大理石鑄成,除了兩個水龍頭之外啥也沒有,哦,還有兩瓶洗手液。

    可是路漫漫跟我說她的化妝筆掉在這里了,讓我幫她找回來?

    不對不對,我忽然覺得,路漫漫說的話有些問題。

    仔細推敲一下,在什么樣的情況下她才能察覺自己的化妝筆掉了?

    肯定只有在需要用化妝筆的時候,因為這東西不可能隨時查看啊……當時她在包間里看我們打牌,期間也沒有離開過包間,她更不可能當著眾人的面兒去檢查自己的化妝用品啊……所以我幾乎可以確定,路漫漫絕對是給我暗示。

    .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添加書簽
新快3杀号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