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戀文學 > 玄幻魔法 > 超神制卡師 > 第三百八十八章 *****

第三百八十八章 *****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天都市。

    劍卡師協會。

    夜深。

    陸鳴回去休息。

    路過小白房間的時候,驚訝的發現,里面還有些微光……

    咦。

    這孩子在干嗎?

    “小白,還沒睡么?”

    陸鳴輕聲問道。

    “嗯吶。”

    小白打開門,有些小郁悶,“我在尋找一篇修煉的古籍,但是里面內容不全,現在還沒有完成呢。”

    “哦?”

    陸鳴有些驚訝。

    還有小白無法完成的?!

    要知道,小白看的書可能比自己見過的都多,咳……這丫頭幾乎把圖書館所有書都掃了一遍!

    還有她看不懂的?

    于是。

    陸鳴翻開那本古籍一看,頓時一臉黑線。

    ————

    某年某月某日。

    天氣:陰雨**

    我走出洞*,早起修煉。

    妻子做好了飯菜,倒了一杯純牛*,我如往常一樣,研究**九重天的心法,妻子一直在陪伴著我。

    我很感激。

    此生能有她作陪,比翼**,乃是人生大*。

    下午。

    老友前來。

    我們***走在**森林研究心法。

    這心法很難。

    萬幸。

    忙碌到深夜,**九重天心法終于完成,原來這一項能力需要配合一些珍貴的藥材使用,才能大成!

    此處記錄藥材:

    夜光粉、***、**、虎*、牛*、404、龍鳳之*、烏**、天**

    ……

    ————

    ???

    陸鳴看的一臉懵逼,這他娘的是什么黑科技?!

    “文字丟失了?”

    陸鳴問道。

    “不是呢。”

    小白搖搖頭,想起書中的記載,一本正經的解釋道:“這些文字是早起掃描記錄到網絡上的,但是網絡發展初期,有段時間嚴打過,所有數據都被波及了,所以現在能找到的只有這個了。”

    陸鳴:“……”

    得。

    嚴打連早期的修行日記都沒放過啊……

    他看了看這河蟹程度,還挺狠的。有一部分認識,有一部分不認識,但是很影響觀看就對了。

    他很好奇,按照這程度,那個時代的明星代言怎么辦?

    比如——

    好喝的*,健康的*。

    又比如——

    每一滴牛*都經過57道工序層層篩選。

    請問。

    你看到這種廣告真的敢買嗎?你敢喝么?!

    “沒有原本了嗎?”

    陸鳴嘆口氣。

    “沒有。”

    小白也很苦惱,如果有原本,哪里還需要一個個琢磨,前面的敘說還說,主要是后面的配方和心得。

    “這心法很重要?”

    陸鳴問道。

    “嗯吶。”

    小白肯定,“這是李二狗師弟帶回來的,一個可能會對靈體培養進行一些優化的外部輔助材料。”

    “其他日記檔案呢?”

    陸鳴忽然問道。

    既然連個人日記都能流傳,說明這個修煉者很有名氣,完全可以從他的一些其他日記中分析一下。

    聯系上下文,很容易判斷出這些星星是什么。

    “都沒了呢。”

    小白有些難過。

    她翻出查到的資料給陸鳴看。

    這名修煉者叫常諭,一個曾經很強大的七星修煉者,擅長靈體修煉,也寫過很多修行資料,然而遺憾的是,他的左右資料都在早起的風波中消失,這份文檔,已經是僅存的靈體瑰寶了。

    難怪小白念念不忘……

    “一起弄吧。”

    陸鳴揉揉她的小腦袋微微一笑,“我們會弄出來的。”

    “好的呢。”

    小白很開心。

    有師父,一定能夠研究出來呢。

    于是。

    一大一小兩人就開始了自己的解析大業。

    陸鳴覺得這玩意比破解困難多了……真的,烏**這個倒是能猜出一些,無外乎就是龜啊首部位什么的。

    那個“我們***走在**森林研究心法”又是什么魔鬼?

    他想了很久。

    **森林不用說,地名和諧無所謂,畢竟雙X峰,大X峰這種詭異的名字比比皆是,和諧也正常。

    但是這個我們***走在……

    陸鳴關聯上下文想了很久,終于震驚的明白這句話原文是什么。

    ————

    我們。

    三人。

    行走在某某森林。

    ————

    嗯……

    和諧的那三個星星一點都沒毛病!

    這還是比較好的!

    問題是——

    這個牛*、虎*還有那個恐怖的全被和諧的***是什么?

    那個404又什么鬼?

    程序掃描錄入代碼錯誤?

    不科學啊!

    這些。

    只能在早期同樣被和諧的一些數據中分析了。

    嗯……

    其他的,小小劍也可以推演輔助運行。

    最終。

    小白和陸鳴經過一晚上的辛苦,終于成功的將這一份日記拼湊出來,將配方和個人心得全部還原!

    “我讓師弟去準備呢。”

    小白很開心。

    有了這些,就可以開始試驗了呢。

    嗯……

    說不定過些日子,卡靈的研究就能夠有新的突破,笨蛋小小小白說不定也有機會誕生意識呢!

    加油!

    小白給自己打打氣。

    “謝謝師父呢。”

    小白開心的抱了抱陸鳴,就去工作了。

    “不休息呢?”

    陸鳴有些擔心。

    這丫頭忙碌起來也是個小狂人啊。

    “沒關系。”

    小白揮揮小拳頭,“人家年輕呢。”

    說完。

    小白就蹦蹦跳跳走了。

    陸鳴:“……”

    原計劃準備去睡覺的陸鳴沉默片刻,轉身就去工作室了,年輕……咳,說得好像誰不年輕似的!

    我也年輕!

    老紙只是心態老!身體年輕著呢!不就是通宵么!當初他可是連續七天七夜不眠不休都能扛過去的!

    雖然后來涼了……

    咳咳。

    不過猝死什么的……

    一天沒睡好像也沒啥影響!

    于是。

    陸鳴洗洗臉,也去工作了。

    房間內。

    放著一杯溫熱的純牛*。

    陸鳴看了一眼很是感動,這肯定是小白剛才準備的,這孩子,一夜不睡陪伴著自己,還如此貼心。

    等等……

    我為什么要叫他純牛*!

    陸鳴哭笑不得,搖搖頭,不去想這些。

    然而。

    就在這時。

    嗡——

    李昊然那邊忽然傳過來一個視頻文件,標題——《震驚!上萬男男女女竟在雪地里面做這種事情!?》

    順帶著。

    配著著一個很勾人的封面。

    ???

    陸鳴驚了,昊然這孩子……

    “師父!”

    “您需要看看。”

    李昊然神色肅然。

    “你確定?”

    陸鳴面無表情的給他看了看這個封面。

    “哎?”

    李昊然驚了,“這什么鬼標題和畫面?!不是的,師父,里面完全不是這個東西,您需要看一下。”

    “明白了。”

    陸鳴頓時明悟。

    這是跟朋友圈一樣的套路……你看著很正常的視頻,只要一轉發,就是各種低俗的封面和標題……

    果然。

    這個世界也沒逃過這個套路。

    想到這里。

    陸鳴平靜的打開視頻。

    入眼,就是一群穿戴整齊的年輕修煉者,在齊聲朗讀,“原卡啊原卡,你已經長大了,你已經是一個成熟的……”

    然后。

    誘發雪崩。

    最終所有人被淹沒。

    臨終。

    還聽到了一聲聲尖叫和哀嚎……

    “這是什么情況?”

    陸鳴神色肅然。

    靈體誕生秘術泄露了!

    但是……

    沒關系!

    他知道這是假的!

    真正讓他在意的是,上萬人在雪山之巔送死!

    腦子進水了?!

    那是雪崩!

    你們真敢這么玩啊!

    那上萬人絕大多數都是低級修煉者,在這種超級大雪崩面前,毫無還手之力,又能活下來幾個?!

    “他們連這點常識都不懂嗎?”

    陸鳴低聲道。

    “會長。”

    李昊然頓了頓,“雖然現在大多數人日子都過的很好了,但是您要知道,基礎教育入學率僅有80%!”

    “明白了。”

    陸鳴一聲嘆息。

    基礎入學率僅有80%,這意味著20%沒有上過學!而這個20%一旦算到數十億的人口中……

    “那個雪山派,專門針對這些人營銷。”

    李昊然低聲道。

    “……”

    陸鳴沉默。

    終究,沒有凈土啊。

    “死了多少人?”

    陸鳴看向遠方。

    “沒死人啊。”

    李昊然撓撓頭,“現在大家身體素質都很好了,最多被雪埋一段時間,當時救援及時,大部分人都已經被救援出來了。里面大部分人都是非主動加入,生不如死,據說獲救后還很感謝這次雪崩。”

    ???

    陸鳴愣住了。

    沒死人?!

    沒死人你這么緊張的沖進來干嘛?

    好家伙。

    這上來就是嚴肅緊張的氣氛,他還以為那一萬人全死了呢!

    “以后能不能不要搞這么緊張?”

    陸鳴深深嘆口氣。

    “啊???”

    李昊然也很慌啊,“可是……可是我們的秘術泄露了啊?”

    “泄露就泄露吧。”

    陸鳴懶洋洋說道。

    “啊??”

    李昊然一臉懵逼。

    師父!

    真嚴重了么!

    您老上點心兒啊!!!

    這可是他們劍卡師協會的立足!

    雖然不能說卡靈是劍卡師協會的全部,但是至少也占據了50%的核心位置,那是大師姐的心血啊!

    這還不嚴重?

    “咳咳。”

    陸鳴回過神來。

    哦。

    這群孩子都以為這是真的呢……

    嘆氣。

    陸鳴望望天。

    怎么辦?

    怎么給這群熊弟子解釋那坑爹的秘術是假的呢?!

    “嗯……”

    陸鳴沉吟片刻,“其實……”

    他有點遍不下去了……

    “咯噔。”

    李昊然心神一跳。

    他看著師父的表情,心神微動,莫非……

    “師父。”

    “您已經有了其他計劃?”

    李昊然低聲道,“您不方便告訴我,可是又不想讓我誤會,所以才不知道該如何說的對嗎?”

    “啊?”

    陸鳴茫然。

    “師父,您就告訴我,會影響劍卡師協會么?”

    李昊然正色道。

    他如今代理劍卡師協會工作,只能要心里有數。

    “自然不會。”

    陸鳴很肯定!

    開玩笑。

    就連秘術都是假的,哪來的影響?!

    “我明白了。”

    李昊然苦笑說道,“難怪……我就說嘛,師父您如此聰明,又怎么會沒有后手呢。慚愧,這么簡單的事情,您肯定早就想到了!師父,您放心,我不會過問這件事了,我會做好自己的工作!”

    “啊?”

    陸鳴恍恍惚惚。

    他考慮過這種事情么?

    沒有。

    因為本來就是假的考慮個鬼的后手啊……

    這……

    “師父放心!”

    李昊然正色道,“我也不會告訴其他師兄弟的。”

    陸鳴:“……”

    “不過。”

    李昊然想了想,“如何泄露的,我們還是要查清楚。”

    “這個肯定。”

    陸鳴點點頭。

    其實他們心里都有數!

    這個時候,忽然泄露,還能有誰?

    當然是我們可愛的女弟子了!不過,也有可能是某個新加入的學生!雖然這個幾率很小,但是也不容忽視!

    看來……

    是時候找我們可愛的弟子們進行一次深入交流♂了。

    想想還挺雞動的。

    “師父,還有這個。”

    李昊然又發過來一個視頻。

    ——視頻中——

    雪山崩塌之際。

    某處。

    在所有人被埋葬的時候,一名胡子白花花的老頭一溜煙的跑路了,一騎絕塵,頗有一種‘只要我跑得快,雪崩就追不上我’的架勢。

    不僅如此。

    他身上還背著一個大包裹,里面各種金銀玉石天材地寶。

    以及……

    修煉書籍!

    ————

    “這誰?”

    陸鳴有些意外。

    “此人是雪山派的一位長老,只知道他姓孫,大家一般都叫他孫長老,此人口碑很差,經常欺辱門下女弟子,喜歡斂財,再加上此人雖然實力到了六星,但是遇到危險就跑,人稱雪山飛狗。”

    李昊然解釋道。

    “這跟我們有什么關系?”

    陸鳴好奇道。

    “根據被救出來的弟子說,畢竟生活在雪山,恐怖的兇獸也很多,所以為了防止兇獸一嗓子下去雪崩就出來,他們每年都會固定的請一位‘山體結構穩定師’建筑師用來維穩,負責人……”

    “就是這位。”

    李昊然聳聳肩,“另外,根據記錄,這位給雪山派的建筑,都購買了保險……所以很有可能……”

    “明白了。”

    陸鳴驚嘆不已。

    你瞅瞅人家!

    你看看這小算盤打的!

    雪山派覆滅,他把整個雪山派都掏空了!然后等所有人死了,還能過去另一份保險賠償金……

    毫無疑問。

    這也是天價賠償!

    嘖嘖……

    牛批!

    不過,陸鳴更好奇的是,“昊然,你這視頻哪里來的?”

    “呃。”

    李昊然解釋道,“當時雪山派有人點一份超貴的緊急外賣……我們原卡在送過去的時候記錄下來的。”

    “……”

    陸鳴哭笑不得。

    雪山派雖然也屬于天都市地界,但是很遠很遠……那邊的外賣單子一天有一個就不錯了,這都能趕上!

    看來我們這位孫跑跑臉夠黑的。

    “他現在在哪兒?”

    陸鳴眼睛一瞇。

    “五分鐘前,他剛到了市區。”

    小小劍忽然說道。

    “??”

    陸鳴驚奇的看著它,“你怎么知道?”

    “呵呵。”

    小小劍冷笑,“當然是剛才送外賣回來的卡靈說的,我讓它們送外賣期間發現異常都給我匯報。”

    ???

    陸鳴低下頭瞅了一眼,這貨在卡包里躺了一天了,哪來的消息?

    “你太小看我們卡靈了。”

    小小劍冷笑,“你要知道,動物都有自己的交流方式,聲波、感應等等,我們卡靈自然有我們的交流方式,何須拘泥于距離?”

    好吧。

    陸鳴明白了。

    唔……

    這么看的話,孫跑跑、雪山派、女弟子,這件事倒是越來越有趣了。

    只是。

    讓陸鳴腦闊疼的是,他最開始發展送餐行業,只是為了給弟子們弄一點外快掙點錢,怎么越發展越怪了呢?

    →_→

    按照現在這樣發展下去,一個情報機構就要誕生了……

    ……

    PS:上一章河蟹成了踩*,這一章我多乖,哼。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添加書簽
新快3杀号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