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戀文學 > 玄幻魔法 > 華娛之閃耀巨星 > 1485.你怎么這么好看

1485.你怎么這么好看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我叫周朵朵,是偶像組合HELLOGIRLS的隊長,薛謙之哥哥,我們是同行哦,以后要是寫了好歌的話,一定要多照顧照顧我們組合。”周朵朵說完還朝著薛謙之做了一個Wink。

    臺下的同學們立刻對于周朵朵這種以公謀私的行為給予了噓聲。

    薛謙之慌張的擺著手:“我們不太熟啊,上來就這么提這種要求好么?”

    周朵朵聽到這話,突然面無表情,用極其正式的主播腔說道:“薛謙之表示和周朵朵關系極為冷淡,拒絕寫歌。”

    薛謙之一聽頓時慌了:“你哥是聶唯啊,你還用我給你寫歌么?你是讓我關公門前耍大刀么?朵朵妹妹你不要坑我啊。”

    “薛謙之因與聶唯不和,不愿意給HELLOGIRLS寫歌,HELLOGIRLS隊長周朵朵聞訊痛心流淚。”

    看著講臺上裝哭的周朵朵,薛謙之抓著自己的頭發,都快瘋了,但是其他人卻笑得肚子都疼。

    “我寫,我寫還不行么,我怕了你了。”

    “薛謙之表示寫歌只是畏懼于輿論,并非出自真心……”

    “朵朵妹妹,我錯了,你饒了我吧。”薛謙之連忙打斷了周朵朵的話,虛跪著求饒道,看他這個樣子,周圍的人雖然覺得薛謙之很可憐,但是大家笑的卻更歡了。

    聶唯朝著周朵朵使了個眼色,示意可以了。

    周朵朵也知道適可而止,最后還不忘朝著薛謙之甜甜的笑了笑,做了一個寫歌的動作,薛謙之看到后,感覺自己靈魂都要出竅了。

    “下面誰上來做自我介紹?”聶唯重新回到講臺,朝著臺下的人問道,舉手的很多,聶唯看了看,指向前排一個長相有些神似港島女明星張柏芷的女孩。

    “大家好,我姓張,全名是張靜嫻。”

    “有沒有人說你長的很像一位女明星?”薛謙之這回恢復過來了,看著講臺上的女孩,越看越覺得眼熟,立刻大聲問道。

    張靜嫻大大方方的回答道:“有,很多人都說我長的像港島的女演員張柏芷。”

    “沒錯沒錯!”薛謙之狂拍手,贊道:“我就感覺你很像她。”

    被人說像張柏芷,張靜嫻非但不覺得是多么榮耀的事情,反而還感覺有些不太小爽,所以立刻回嘴道:“那你說說,我到底怎么像她?”

    這個問題讓薛謙之怔住了。

    還能怎么像,眼睛鼻子嘴巴唄?可這么淺顯易懂的答案為什么這妹子還要問自己啊?薛謙之一邊仔細認真的觀察著張靜嫻,一邊試探著回答道:“眼睛對不對?”

    張靜嫻搖了搖頭。

    “鼻子?”

    張靜嫻還是搖了搖頭。

    “嘴巴!”

    結果張靜嫻還是搖了搖頭。

    “眼睛鼻子和嘴巴,這總對了吧。”薛謙之感覺自己又有被逼瘋的趨勢,周圍人忍不住又要笑出聲了。

    “不對呢。”張靜嫻略顯遺憾的回答道。

    “那是什么啊?我都說了啊,你不是故意玩我吧,不然讓聶唯講?”薛謙之把球踢給聶唯,一個明顯的甩鍋行為,不過卻是有效。

    張靜嫻就是在‘玩弄’薛謙之,誰讓他大咧咧的說自己像那個誰誰誰,作為一個十九歲正值花季的美少女,這個時期的男孩女孩最講究的就是做自己,而且要做獨一無二有個性的自己。

    所以很多這個年紀的明星接受采訪時,只要記者提一句你被外界稱為‘小XXX’什么的,很多藝人都會立刻黑臉,并且著重表示自己不是小XXX,自己就是自己。

    薛謙之的話無疑是踩了雷了。

    但他這腳‘球’踢得好,面對聶唯,張靜嫻還真不敢像對薛謙之那樣的耍脾氣,畢竟薛謙之名氣再大,也就是個明星,而且還不搭界,他就是一個唱歌的,而自己是演戲的,未來自己如果不上綜藝節目,估計都很難碰到。

    但聶唯不一樣,這位不僅僅是世界級的大導演,更是娛樂圈大鱷。

    張靜嫻此時此刻對薛謙之真的是恨到咬牙切齒,可臉上卻又必須帶著微笑,因為面對的是聶唯啊。

    女孩正想著該怎么回答聶唯時,就聽到耳邊響起聶唯的聲音,猶如清泉流淌一樣冷冽,讓人不自覺就會認真起來,靜心傾聽。

    “我們仔細觀察張靜嫻同學的五官,就會發現她的五官很立體,其實整體和張柏芷的五官并不相似,之所以會給人一種像的錯覺,是因為張靜嫻同學身上有種復古大氣的氣質,就像是從那個年代的海報里走出來的美女。”

    “如果非要指出一個相似點,那么我覺得應該是眉毛,兩位美女都有一雙筆挺的劍眉,為自己柔美的臉龐憑添一份英氣,柔中帶剛,這樣的女孩都有著絕代風華的潛質,我可以舉幾個例子,例如王祖嫻、林青夏,當然還有張柏芷。”

    張靜嫻眼神迷蒙。

    此刻她心里全都是在想著,聽聽,聽聽,這才叫夸人啊。

    薛之謙的夸,是把她比作后來者,是放在那位女明星的下面,比較上就是低了一頭,可到了聶唯這,他就是把張靜嫻放在了和那些女明星同等的位置上,這一比較,反而能讓女孩感到雀躍。

    聶唯這番夸贊,夸的張靜嫻心臟小鹿亂撞,血液流動加速,小臉紅撲撲的,像是誘人的小蘋果一樣。

    本來作為一個聽慣了夸贊自己美麗的女孩子,不該這么沒抵抗力,可無奈的是聶唯夸的太漂亮了,角度照的好,用詞用的妙,最關鍵的是夸贊自己的人是聶唯啊。

    在對比薛謙之剛才那番話,張靜嫻根本就無法抵抗,也不想抵抗,只想讓聶唯再多說一點,說到天荒地老。

    可惜,聶唯夸贊就這么結束了,點到即止,讓女孩心里生出了無限的惆悵。

    張靜嫻望向聶唯的目光里仿佛帶著一汪春水,班上的都是預備役演員,這么明顯的眼神大家都能看出來,這可讓班上的男生們難受壞了。

    說好的高冷小公主呢,怎么聶唯兩句話就變的春情蕩漾了。

    還有兩個暗戀張靜嫻的男同學此時心里像吃了黃連一樣苦,說好的上學期間不談戀愛呢,可怎么看張靜嫻現在這副樣子,聶唯開口,感覺她連小C都愿意做。

    此時此刻,班上所有的男同學都對自己的魅力產生極大的懷疑。

    而臺下的林亦菲則是在冷笑,剛才那一段她已經錄好了,準備回頭就發給舒暢,讓她看看自己的男人到底多會撩。

    接下來幾位同學依次上來做了介紹。

    聶唯也通過這幾位同學介紹時的言談舉止來做一個基本的判斷,像是有些同學上臺,就簡單的說了一下自己的名字籍貫之類的,這類型的同學應該是內向型的,而且應該沒有接觸過太多的表演。

    要知道作為演員,很重要的一點就是要解放天性,何為解放天性?就是站在舞臺上,無論下面有多少的觀眾,無論導演讓你做什么表演,你都能大大方方的去表演,這也是為什么所有影視學院給表演班的學生們第一學期課上做的最多的就是解放天性。

    面對十幾人,大部分還都是相熟同學,有些同學在這樣的場合下做個自我介紹都顯得拘謹,可見這些人‘解放天性’這一點做的還很不足。

    而這方面,有過表演經驗的人就顯得有自信多了。

    包括最開始上臺的周朵朵,還有之后的陳飛雨、向藝星等,大大方方的上臺,做自我介紹也不生硬刻板。

    在聶唯看來,這就是差距啊。

    這就好比賽跑,有些同學已經跑出五十米了,可有些同學剛蹭出十米,而且眼瞅著前面的同學越跑越遠,當然起步慢的也有可能是潛力沒有挖掘出來,其中或許隱藏著小劉祥,小博爾特這種天賦高手。

    但實際上,百分之九十落下就是落下了。

    人不多,自我介紹結束后,大家又閑聊了十分鐘,下課的鈴聲才響起。

    “聶哥,我帶你們去餐廳吧。”陳飛雨就坐在聶唯后面,聽到下課鈴聲后,主動說道。

    “大家一起去。”看著所有人都坐著沒動,聶唯起身笑著說道。

    隨著聶唯這句話,所有人才全都起身,把聶唯幾人拱在中央,一起朝著食堂前進,這讓聶唯突然找到一種‘我是大哥’的感覺。

    還是少年的時候他也做過成為學校風云大佬的夢,只可惜那時候他就是想一想,實際上就是個乖寶寶,連戀愛都不敢談,一心只學習,最終高考五百多分,卻上了京電。

    現在聶唯早過了做那種夢的年紀,沒想到參加一個綜藝節目,卻突然有了實際體驗的機會。

    很不錯,聶唯心想道。

    一群人來到了食堂,陳飛雨還想幫著聶唯打飯,不過被聶唯婉拒了,畢竟好不容易上一次學,排隊打飯肯定是要體驗一次的,最重要的是節目組也不答應啊。

    什么活都被你陳飛雨給搶了,我們是拍你陳飛雨還是拍聶唯啊,就算你是陳大導演的兒子也不行。

    “食堂換師傅了啊。”打飯排隊的時候,林亦菲看著不遠處的飯菜和年輕的食堂小師傅,嘀咕道。

    “怎么,想劉師傅的紅燒肉了?”聶唯笑道。

    “有的吃當然好啦。”林亦菲承認道。

    “什么劉師傅?”在聶唯身后的周朵朵好奇的問道。

    聶唯回頭看了她一眼,介紹道:“就是以前咱們京電二食堂的掌勺師傅,明珠人,一手紅燒肉做的特別地道,他做的紅燒肉用的都是真正的五花三層肉,而且一定是連著肉皮的。”

    “他也不會想一些食堂或者小飯館那樣把紅燒肉做的水水的,所有的紅燒肉劉師傅都是提前半小時做好,等到大家下課后,直接就能吃到剛出鍋的紅燒肉。”

    “他燒的紅燒肉全都是赤紅色,表面都泛著油光的,你用筷子去撥,不會散,反而會Q彈Q彈的,再加上連著肉皮,吃起來是有嚼勁的那種,只可惜劉師傅這種做法,出鍋的紅燒肉一小時內吃是最好的,時間過久了湯汁就干了,肉就不好吃了,所以每一次劉師傅做的都不多,大家必須搶,不然就吃不到。”

    聽到這,劉亦菲也流露出懷念,笑著說道:“那時候只要當天掛出來的菜單有劉師傅的紅燒肉,下課的時候,我們就跟運動會比賽跑一樣,全都飛奔向食堂。”

    周朵朵和周圍的同學都下意識的咽了口口水,很多打完飯的同學看著自己餐盤上的飯菜,也覺得不香了。

    因為聶唯形容的太生動了,大家腦海中甚至都具象出劉師傅的那道紅燒肉是多么的香,這就好比吃海鮮泡面的時候看到直播里一個主播在吃帝王蟹一樣,這種落差那是相當難受。

    聶唯自己反倒不覺得什么,輪到他后,看了看食堂的飯菜,最終只要了二兩米飯,一份兒地三鮮和西紅柿炒雞蛋,再配上一份兒菠菜蛋湯。

    這里聶唯要點名表揚菠菜蛋湯,味道怎么樣聶唯不清楚,但是用料十足,師傅隨便一勺,里面至少四分之三的干貨,聶唯要了一碗,湯沒多少,菠菜和雞蛋倒是占了大半碗,關鍵這還不要錢,還能免費續。

    這頓飯菜總體也不貴,二兩米飯五毛錢,兩道素材加一起五塊錢,一共五塊五毛錢。

    聶唯付款的時候,真有種重回十年前的感覺。

    要知道如今京都去外面飯店吃飯,哪怕是蒼蠅館子,一道素材最少也給個十塊以上,像是一些純肉的大菜,四五十都很平常。

    可在京電的食堂,最貴的一道菜是炸肉排,也才只要六塊錢。

    菜這么便宜,自然是因為有學校的補助,而學校能拿出這么大的補助,也和聶唯為京電成立的基金有關,所以自己拿著京電給的食堂卡,看似一分錢沒花,里面其實是自己的錢……

    好吧,不能這么算。

    就在聶唯吃著午飯時,在姑蘇拍戲的舒暢也在吃著劇組的盒飯。

    不過聶唯吃的很香,舒暢卻是一副很沒有食欲的樣子,小助理在一旁看的格外心疼。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添加書簽
新快3杀号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