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戀文學 > 科幻小說 > 圣恩隆寵,重生第一女神探 > 第750章 皇后不受寵了嗎

第750章 皇后不受寵了嗎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與唐庚精彩生活不同的是,莊思顏他們一路都安安靜靜。

    來時的緊張激動,還有各種好奇,在經過一件件事后,已經沉了下來。

    好心情雖不能說是變壞了,卻也真的高興不起來。

    再加上這段時間,大家也確實累了,所以人雖在馬車里坐著,卻總感覺身上好像壓著千斤重擔。

    莊思顏不說話,凌。

    賈明淵一個人坐另一輛馬車,就算是想說話,也找不到人。

    而外面的墨云老路,包括一起的護衛們,更是除了必要的話外,一句也不多言。

    一群人好像苦行僧般,從西北往北,行走在茫茫黃沙之間,最后黃沙沒了,又變成了白雪。

    回到京城時已經進入了臘月。

    整個大盛朝的京城已是冰天雪地,觸目所及皆是一片白茫茫。

    風是冷的,但剛從西北感受過那里的風后,竟然覺得京城的風是溫柔的,甚至有些暖。

    雪自然是比那邊要大許多,便那一片白,怎么著也比漫天黃沙要好看。

    而且沒有“呼呼”的風聲,會給人一種很靜謐的感覺。

    總之到處都是舒服的,都是滿意的,都是令人懷念的。

    莊思顏掀著車簾往外看,看著看著便想跳下車去,到處走走。

    凌天成倒不攔她,隨著她下了車,一邊走一邊買一些熱乎的東西給她吃,看到好玩的也會買一些。

    賈府跟他們不同路,所以入了城后,賈明淵便單獨走了。

    紀小天和姜一舟倒是跟他們同走了一段,到底也是沒到皇宮就分開,回去偵探社里。

    凌天成和莊思顏在街上慢慢走,身邊跟著馬車,跟著守衛,跟著大內侍衛,還是引起了不少人的側目。

    莊思顏向來也不在乎這些,只管走她的路。

    凌天成是看著她高興,怎么著都成。

    等終于走到了皇宮門口,已經過了午時。

    莊思顏還在想,宮里此時會吃什么樣的午飯時,卻看到皇宮門口站著一大片的人。

    最前面的就是一個穿的像小粽子似的小太子。

    小孩子的眼睛尖,又是緊盯著前頭看的,一見到莊思顏和凌天成的身影出現,便甩開兩條小胳膊,邁開兩條小短腿,直往他們跑過來。

    雪太深了,凌甜甜又太矮了,那小短腿在雪地里根本就跑不開。

    沒走幾步,就摔了下去,隨行的宮女太監,忙著伸手去扶他。

    結果沒等到他們碰到他,他自己就一骨碌爬了起來,又往前面跑。

    莊思顏看到這一幕,內心里是真有激蕩的。

    他們只管出去,辦正事也好,去玩也罷,總之把凌甜甜一個人留在宮里。

    一去就是數月,這么長時間以來,她有凌天成陪伴,凌天成亦有他的陪伴。

    那凌甜甜呢,有誰會陪在他的身邊。

    宮女太監,還有那些老夫子,就算陪著他,也總不似父母在身邊吧。

    這小小年紀,還真是苦了他了。

    莊思顏心里有內疚,有激動,便也向凌甜甜跑去。

    母子二人在雪地里擁到一起,還沒等莊思顏

    說一句話,凌甜甜的眼淚就掉了下來。

    畢竟是小孩子,而且是一個懂事的小孩子,不比他小的時候,那會還抱在懷里,雖然也對母親依戀,但心智還不行,再有多點人哄也就過去了。

    可現在,三四歲了,很多事情都明白了,那種內心里的感情,也只有在此時,才能張揚出來。

    凌甜甜用他小小的手,捧著莊思顏的臉頰,看了又看,眼睛都紅了。

    莊思顏起初還以為是誰欺負了他,忙著問:“怎么了?過去可沒怎么見你哭過,怎么見到母后了,不是開心的笑,竟然是哭了起來。”

    凌甜甜應該也是想在她面前表示堅強的,可小小的內心,又實在壓不住那些難過,于是小嘴一撇一撇的,跟自己斗爭了許久,才終于把哭壓下去,抬手擦了眼淚。

    微紅的眼睛看著莊思顏說:“孩兒聽說父皇和母后被人抓起來了,差點就回不來,所以……”

    莊思顏一下子就回過神來,她轉頭飛快地看了一眼凌天成,再轉轉回來時,臉上已經帶上了笑:“現在不是回來了嗎?而且我們都沒事,所以不用擔心了,走,咱們回家去。”

    她彎腰把凌甜甜抱起來,往宮門口走去。

    身后宮女太監跟了一片,也都往宮門口走。

    一行人入宮,莊思顏自然帶著凌甜甜先去了她現在住的凌霜閣,而凌天成則直接去了辰熙殿。

    有人竟然趁他們不在,跟小太子說這種事。

    聽上去,好像是對小孩子隨意說的一句話,但凌甜甜不是普通的孩子,假如凌天成和莊思顏真的出了什么問題,那么按現在的制度,皇位還是會傳給凌甜甜的。

    他才那么小,就算是再聰明,也不能坐在那個位置上,就能理政,況且還有人以此事嚇他,安的什么心,不用多想,就能知道。

    凌天成倒沒馬上發作。

    他們如今好好的回來了,就算有人居心叵測,暫時也會壓下去,他倒不急著去處理此事。

    只不過把李福叫進來,讓他把宮里這段時間發生的事說了。

    內宮沒什么事,左右也沒什么人,他們走后,就交給貞妃去處理了。

    貞妃久不理事,突然一下子接了這事,雖有些忙亂,好在這內宮真是空的很,人少事也少,而且大多數事也有內務府等去管著,也就是每個月把內里的帳給她看看。

    不過這么一看,倒還看出問題來了。

    出了問題貞妃自然要去查,中間便有一些陳年舊帳也跟著出來了。

    當然這事李福在跟凌的時候,也是一句話帶過的。

    他道:“許是貞妃娘娘沒弄清楚,也或者是內務府的帳冊真有問題,不過皇后娘娘回來,自然能把此事查得清楚。”

    凌天成卻打斷他道:“不必叫皇后去查,你去傳我的旨,讓貞妃全權負責此事,務必查到底。”

    李福便愣了一下。

    這什么情況呀,出去一趟皇后娘娘失寵了嗎?

    這后宮的事,一向都是她在負責的,不過是讓貞妃代理一下而已,怎么的現在還真交到她的手里了?

    貞妃在宮里許多年,過去還鬧騰,現在是真的消停了。

    眼看著跟她一起入宮的,比她晚些入宮的,現在死的死,

    走的走,她自己雖然還好好活著,可心里總是寂寂的。

    莊思顏倒沒有針對她的意思,但一個人在深宮里久了,真的感覺人好像死了一樣,什么興趣也提不起來,心態就是過一日少一日。

    莊思顏他們出門,把后宮的事交給她打理,她是有些惶恐的,不過后來想想,皇后出門去了,后宮里沒人,暫時給她主個事,好像真是無奈之舉,也便接下來了。

    貞妃自入宮就不被重視,自然是沒接觸過什么事。

    但這并不代表著她什么也不會,她過去也是出自武將之家,從小跟著父親一起出去走動,也是見了不少事的。

    如果不入宮,說不定現在也是一個女中豪杰,而且會很幸福。

    可惜,她那個時候喜歡上了凌天成,自己把自己推入這么一個火坑。

    但無論前事后非如何,現在此事交到她的手里了,她都想盡可能的打理清楚。

    當然出的問題,她也都準備好了,等到莊思顏休息兩日,便去回了,此事也就算是結了。

    然而,沒等到她去回事,凌天成的旨意就先到了。

    貞妃聽完旨,比李福可震驚多了。

    她完全不能動彈,就那么爬跪在地,眼睛看著面前的磚縫,好像那個縫隙會在她的注視下變大,然后把她吞下去一樣。

    李福看著她,聲音比平時要柔和幾分:“貞妃娘娘,接旨謝恩呀!”

    既是他已經提醒的很明顯了,也確實把貞妃給喚醒了,可貞妃卻沒接旨,而是茫然地抬頭問他:“李總管,這是不是弄錯了?”

    李福苦笑不得:“哎喲,貞妃娘娘,這宮里統共就您一個貞妃,哪會弄錯呢,不瞞您說,皇上下旨的時候,老奴也特意確認了一下,是您沒錯,趕緊起來吧接旨吧。”

    既是滿心疑惑,旨都下了,她也不能不謝恩。

    但此事絕對沒完,李福一走,她立馬換了衣服,鄭重的往凌霜閣走去。

    莊思顏母子,還正在說別后想念,聽外面宮人說貞妃來了,還以為她來是為了自己回來的事,也沒多想,便讓她進來。

    貞妃一見到莊思顏,立馬下跪請罪。

    這倒是把莊思顏嚇到了。

    她們都是后宮的妃子,按理說輩份都是一樣的,平時見面也就是見個頭,打個招呼,行極簡單的禮就行了。

    尤其是莊思顏本來就不喜這種繁瑣的禮節,更是能勉則勉,就是平時在正式的場合里,必須要行大禮,在她面前也都是草草了事。

    貞妃也算是跟她處的久了,自然知曉她的脾性,怎么突然到她面前這么大的禮呢,還說是什么賠罪?

    而貞妃,人是跪在地上,話也說了,看到莊思顏迷惑的眼神,心里便已明白,怕是此事皇上還沒對皇后娘娘講呢。

    所以,莊思顏讓她一起來,貞妃便把她這段時間管理后宮,遇到內務府帳目上的事說了。

    同時也把皇上的旨意一并說了,然后才道:“皇后娘娘,臣妾只是暫時代管一下,這點事到也不明不白,本想您一回來,就交由您的手里,實在無能力去查帳目什么的,還請您原諒。”

    她說的肯切,把自己貶了一頓,最后是想把凌天成交待的事推出去。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添加書簽
新快3杀号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