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戀文學 > 玄幻魔法 > 無限氣運主宰 > 第1475章 你這是膨脹了

第1475章 你這是膨脹了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堂堂大當家。

    千秋大劫背后的算計人……

    如今卻在蘇景等人的眼中淪為刷分的工具。

    當然,也就是有步驚云這個強大無比的后盾在,不然的話,縱然面對大當家,想要殺他,恐怕他們也需要付出不小的代價!

    可現在,有步驚云在。

    婠婠踱著輕巧的腳步,小心的靠近兩人的戰場。

    唯識劍氣與絕世好劍互相拼殺……她那小身板可經不起其中任何一劍。

    待得到了控制范圍之內。

    她小心的將天魔力場釋放開來,向著大當家那邊蔓延而去。

    大當家與步驚云正自廝殺,面對那沉如淵獄一般的真氣,他雖占據上風,但卻感覺自己仿佛成了大海中的浪潮,一浪強似一浪的向著遠處的礁石沖去,想要將礁石沖散。

    可礁石看似在海浪中時隱時現,卻亙古不變,絲毫不受影響……反倒是浪潮每次氣竭,都會遭受到那堅~硬的石頭打臉。

    正自懊惱間。

    卻莫名察覺到自己出招竟是晦澀了不少,并非是真氣不繼,而是身周仿佛有無形無質之氣彌漫,仿佛蛛網,將自己的身體逐漸的纏~繞,初始時還不顯,可纏~繞上千道百道……

    那可就……

    他轉頭看去

    卻正看到了一道嬌俏的純白身影,指訣默默的對準自己……已經不知多久了。

    大當家心頭大為驚駭,他竟然不知道對方到底是何時出現的。

    或者說……步驚云帶給自己的壓力實在是太大太大,以至于他竟然忽略了周圍的景致。

    “賤人,給我滾開!!!”

    他怒吼一聲,反手一道劍氣向著婠婠轟去……

    婠婠驚呼一聲,雖有心躲閃,但竟是根本躲之不及。

    身邊一道白光閃過。

    莫忘劍擋在了她的身前,直接將劍氣抵住。

    蘇景悶哼了一聲……

    抱住婠婠飛速后退。

    他轉頭看向了驚魂未定的婠婠。

    婠婠此時猶還一臉呆滯,震驚道:“人家……差點以為自己就要死了。”

    蘇景沒好氣道:“記住教訓了?別以為氣運值就是一切,跟著我,以后少不了你的氣運值……但命就只有一條,你如果死了,什么氣運值都沒了知道嗎?”

    “人家……也……也只是窮怕了嘛……”

    婠婠有點委屈的抱怨。

    而此時,大當家早已經完全失了方寸,周圍數人虎視眈眈,步驚云壓迫絕強,讓他完全不知該如何自處,甚至于在麝戰中荒唐的出手去對付婠婠,結果立時露了破綻。

    步驚云沉默不吭聲,打蛇隨棍上。

    排云掌接連幾掌,皆中大當家胸~前。

    連帶著……

    擎起絕世好劍,毫不留情的一劍正中當胸!

    將大當家徹底洞穿。

    大當家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盯著步驚云,似乎不敢相信,他們兄弟兩人掌控天下這么多年,結果竟然在今日里,死在了這么個鳥不拉屎的地方。

    但胸口的傷勢致命。

    他后退了幾步……終于頹然的跪倒在地,再也沒了聲息。

    步驚云緩緩吸氣,平復體內激蕩的真氣。

    曾經讓他視若大敵的大當家,竟然就這么死了,縱然是他,一時間也頗有些不敢置信的感覺。

    如夢似幻一般。

    但事情還未徹底安定……

    他轉頭,看向了那幾名各自傷重之人。

    赤猊、二當家、五當家等人。

    他就那么提著絕世好劍,緩緩的走了過去。

    斬草除根,是他當初在連城志身上學到的教訓……再弱的敵人,都不能給他機會。

    一點機會都不能給。

    而婠婠已經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以心電對話道:“怎么可能?人家……人家……明明幫那個什么步驚云了的,根據主神的說法,只要人家有出手就有氣運值的,為什么這回竟然沒拿到氣運值?”

    “因為我們的主線任務已經完成了。”

    蘇景淡淡道:“完成主線任務之后,就不能再獲得氣運值了,這是為了杜絕刷分……”

    婠婠不滿道:“那你還讓人家去對付那個什么大當家?”

    “只是想讓你知道,氣運值雖然好,但也得有命拿才行,而且我不過開個玩笑而已,你竟然還當真了?”

    蘇景瞪了她一眼,“別說你不知道這個規律,恐怕是利益當前,完全想不起來了吧。”

    本來理直氣壯的婠婠立時變的虛了起來。

    含含糊糊的嘟囔了幾句。

    無非是人家窮怕了,想多掙點氣運值省的以后被抹殺,這又有什么錯了?

    但看她那老老實實的樣子,顯然已經明白蘇景到底是什么意思,也知道自己這段時間確實是飄了膨脹了,把氣運值也給看的太重。

    只不過是嘴勁,不愿意老老實實的承認自己的錯誤而已。

    “不過主神之前還特地提醒咱們,敵方輪回者未曾全滅……這還真是破天荒的頭一次呢。”

    首惡既除,其他一切都已經與他沒有了關系,蘇景看向了那倒在廢墟里的張清。

    此時,他仿佛已經完全失去了生命的氣息,就那么昏然的躺到在那里……

    動也不動。

    蘇景淡淡道:“你知道我是誰么?”

    無人回答。

    他不以為意,繼續自說自話般,說道:“我是陰陽道宗的少宗主蘇景,師承陰陽道宗現任道主修誠……道家的龜息之術,我又豈會不知?所以,你還是起來吧……不然的話,我就直接讓你尸首分離,到時候,你就真的死的不能再死了。”

    話音落下。

    那本來已經徹底沒了聲息的身影漸漸的動了起來,沒有雙臂,姿態極其狼狽,但卻到底還是勉強爬了起來。

    慕容若和曲無憶婠婠三女急忙擺出了戒備的姿態。

    沒想到這家伙還活著……

    他裝死,是打的什么主意?

    而張清那滿是傷痕的臉上帶著不敢置信,他對蘇景問道:“你……你是陰陽道宗少宗主?你是道修?”

    蘇景沒打話。

    只是招手……

    紅雪劍圍繞他翩躚而飛。

    宛若雪花墜~落。

    這已是最好的證據!

    他頓時更為駭然,驚道:“你竟是道武雙修?元靈圣體?”

    蘇景淡淡道:“沒錯。倒是你,我們任務都已經完成了,獲得了勝利,你還不回歸,留在這里,是打算做什么?”

    “我……我不能回歸!”

    張清苦笑搖頭,臉上露出了頹然神色。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添加書簽
新快3杀号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