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戀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八零之軍少小萌妻 > 第四百一十五章 零碎生意

第四百一十五章 零碎生意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果然如此。

    譚老爺子一點都不意外,問道:“你這丫頭,還有什么我不知道的本事?說說看?”

    “不瞞老爺子,江北地產也是我的生意。”

    “何止呢!”

    譚月拍了拍許佳人的小手,驕傲的介紹道:“這丫頭在清北市零碎生意還不少呢,時華的科技公司也是她在經營。”

    “哇——這么說,以后我要是買小靈通是不是可以優惠了?”譚天興笑著問道。

    時華的科技公司可是主做電子通訊,現在的BP機和小靈通,都有大華科技公司的影子。

    也許普通人不會關注,可生意場上的人可都盯著呢。

    前幾天譚天興參加商會舉行的酒會,不少人都在通過他的關系結識時華。

    這幾年經濟發展迅速,大家兜子都鼓起來了,以前大哥大那只有大老板才用的起,現在小靈通只要咬咬牙普通人還是買的起的。

    電子通訊這一塊生意可是肥肉。

    “譚月,上次你說煜珩是什么時候和這丫頭在一起的?”譚老爺子聽完突然問道。

    “爸,他們倆認識都有六七年了。”譚月回道。

    譚浩驚訝起來,打量著許佳人的相貌,問道:“這姑娘今年年紀也不大吧?”

    “我今年虛歲十四。”

    “十四歲?!”

    這下連譚天興都有點詫異了,問道:“姑姑,煜珩多大就情竇初開了?”

    “呃—”譚月有些不好意思說道:“煜珩不是被他爺爺給送去清北市特。訓了么?剛好和佳人認識了。兩個孩子有緣分,也算是青梅竹馬了。”

    許佳人微笑著點點頭,阿憶卻不客氣的拆穿:“什么青梅竹馬,明明就是你這女人見色起。義!”

    “這個譚天興是做什么的?”許佳人已經習慣了阿憶冷不丁的吐槽,看著和時煜珩年紀差不多大的譚天興,問道:“我怎么對這個人沒什么印象呢?”

    譚家既然在上陵做生意,那么譚天興應該會繼承家族事業,可是上一世許佳人似乎在一些宴會上沒有見過這個人的身影。

    “譚天興做得是大型機械設備,我這里只能查出他在2010年去了國。外發展事業,所以……你在上陵風生水起的時候,他并不在國內。你們不認識也是正常的。”

    阿憶說著說著,聲音突然嚴肅起來:“不過,譚家在你的上一世似乎沒落了,不知道什么原因。”

    “沒落了?說起來……以前名揚商貿的法務全部都交給了左豪榮,我跟老左認識了快十年,從未聽說過譚月的名字。”

    許佳人也察覺出有地方不對勁了。

    之前她也沒深想,今天見到了譚天興,她突然才意識到,幾十年后的上陵根本沒有譚家的影子。

    真是奇怪。

    “許佳人,你那么小怎么就想到做生意的?”譚天興聽了關于許佳人的身份介紹,對這個看起來文氣清秀的女孩子有了興趣,問道:“你家里有誰是做生意的嗎?”

    “我家要是有人會做生意就好了。”許佳人有些無奈說道。

    “那你是無師自通?天哪,那你是商界的天才了?”譚天興完全把許佳人當成了偶像膜拜,道:“不行,我要和你交個朋友,你太厲害了。”

    被人連夸了幾次天才,許佳人的老臉終于有點紅了,連忙說道:“我也是因為認識了煜珩哥哥,沒有他幫我,我也沒辦法做生意的。”

    “這么說起來,煜珩算是你的伯樂了?”譚天興一聽,轉頭對老爺子抗議:“爺爺,早知道你也把我送清北市好了,這樣我就可以當佳人的伯樂了。”

    譚老爺子銳利的眸子掃了眼許佳人,哼道:“就算我把你送過去,這丫頭未必能瞧得上你。”

    “爺爺——有你這么說自家孫子的么?”

    “我也不想說啊,不信你問這丫頭。”

    譚天興不信,看著許佳人直接問道:“佳人,要是我去了清北,能不能成為你的伯樂?”

    “應該……成不了。”許佳人笑了笑直接說道。

    “不會吧——為什么啊?”譚天興像是泄氣的皮球,問道:“我哪里不好了?”

    “你挺好的。”許佳人言不由衷的安慰了一句。

    可惜,許佳人是個絕對的超級顏控。

    譚天興也算得上是帥哥,可是五官比起時煜珩那雕琢出的容貌就差了一截。

    許佳人前世做得就是服裝,自從做了這個行業,她見多了模特藝人,能讓她一眼就看中的顏值真的不多。

    時煜珩算是其中一個。

    譚老爺子卻是哼了一聲,敲了敲孫子的腦袋:“咱們老譚家,什么都不比時家差,唯獨差了點長相。”

    雖說這話說出來特別不爽,但是譚老爺子也得承認,時爵那個老頭子的基因確實好。

    哪怕是女婿時華那個書呆子,摘了眼鏡也是個美男子。

    先不說時煜珩繼承了時家的強大基因,生的極為英俊,就說眼前許佳人身邊坐著的這幾個男人,最不起眼的一個也算的上是周正。

    那個駱亦然更是長得好看,可瞧著他和許佳人的互動,應該是落花有意流水無情了。

    譚老爺子看的通透,問道:“丫頭,你這個年紀應該在家上學吧?怎么跑到上陵來了?”

    既然艾山是對外宣稱的老板,那許佳人這個幕后老板完全沒必要來一趟上陵。

    譚月也才反應過來,“對啊,佳人你怎么出來了?這個時間學校應該還沒放假吧?”

    “譚阿姨,我們清北現在正在開展‘除惡’行動呢。”

    許佳人一邊說一邊掃了眼譚家的幾人,淡笑說道:“我怕照顧到我這里,所以出來逛一圈再回去。”

    譚家人:“……”

    “那好像是針對見不得光的生意人吧?佳人你不是做服裝的么?”譚天興怔了怔后問道。

    許佳人輕笑一聲,回道:“譚阿姨剛才不是說了么,我手上還有一些零碎生意。所以……還是出來安全一點。”

    這個回答再次讓譚家幾人沉默了好久。

    之后,譚老爺子安排許佳人幾人留在了老宅子住下,讓譚月也一同留在了老宅,畢竟他們是主,不留一個人說不過去。

    老爺子帶著譚天興和譚浩回了市區的別墅。

    坐在車子上,譚老爺子冷不丁問道:“天興,你和煜珩的年紀差不多大吧?”

    。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添加書簽
新快3杀号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