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戀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八零之軍少小萌妻 > 第二章 嚇到了人了

第二章 嚇到了人了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水——我要喝水——”

    許佳人覺得自己像是被人放在烤爐上面,快要被烤焦了。

    嗓子干的像是堵了一團火要噴一般難受.

    “來,喝水了。慢一點啊。”耳邊是溫和慈愛的聲音。

    喝了幾大口,嗓子的疼痛稍稍緩和了一些。

    許佳人試著想要睜開眼,可眼皮沉的根本睜不開,沒掙扎幾下,她又不受控的沉睡了過去。

    再次醒來,外面陽光正好。

    明媚溫暖的陽光透過一扇布滿了灰塵的小窗擠進屋子。

    恰好落在許佳人的指尖上,溫暖的感覺讓她的意識漸漸恢復。

    強忍著要頭痛,許佳人慢慢坐了起來打量著四周。

    頭頂墻皮脫落中成了花臉的天花板,窗戶下緊靠著床邊放著一臺蒙著藍色碎花布的老式縫紉機。

    這間不足十幾平米一眼望到頭的單間屋子里,擺放著各種生活的雜物——

    洗臉盆,兩張老式的單人靠背沙發,掉了漆的小桌上放著一臺老式收音機,還有門后摞起來的幾口破舊的木頭箱子……

    破舊,狹窄,甚至有些臟亂的屋子,讓許佳人恍若隔世。

    這間破落狹小的屋子她很熟悉,這里正是她小時候生活過的地方。

    多少年后,她努力去忘記過去的一切,可幼年時生活過的這間屋子,卻深刻的存在她的記憶里。

    只是,她有些搞不明白,現在她怎么會在這里呢?

    許佳人正在疑惑著眼前到底是什么情況時,門從外面被人打開,趙大媽提著一個的確良的布兜進屋了。

    看到坐在床上的許佳人,她立刻走到床邊,伸手摸了摸小家伙的額頭。

    “不燒了。”

    趙大媽摸完許佳人的額頭,又摸了下自己的,終于放心的長吁了一口氣。

    許佳人呆呆地看著眼前的老人,小心翼翼的伸出了自己的手緊緊握住。

    “姥姥?你是姥姥嗎?”

    “你這孩子不是燒傻了吧?我不是姥姥還是誰呢?”

    趙大媽輕輕拍著小手,從自己提著的布兜里拿出一個桔子,笑瞇瞇說道:“丫頭,你看這是啥?”

    “桔子。”許佳人吸了吸鼻子乖巧回道。

    “真聰明,都認識桔子了呦。”

    趙大媽稱贊的說道。

    桔子是個普通的水果,可放在80年代的西北小城,這可是個金貴的東西。

    許佳人記得,這一個桔子的價錢可是能買七八個蘋果了呢。

    “張嘴,吃個桔子,病就好了。”

    趙大媽仔細剝好了桔子,給許佳人喂了一瓣。

    酸酸甜甜清涼的桔瓣,讓許佳人胸口的灼熱和頭痛都緩解了不少。

    吃了幾口她又迷迷糊糊睡著了。

    這一覺她睡得很好,一個夢都沒有做。

    再醒來的時候,外面已是朦朧微亮的天色。

    她這一覺睡到了第二天。

    不過,這次醒來她覺得自己腦袋清醒了不少。

    周圍的一切不再是模糊不清的畫面,開始越來越清晰。

    她轉頭就看到姥姥睡在她的身邊。

    許佳人干脆轉了個身,靜靜看著這個早已在她記憶深處塵封很久的老人。

    如果細數她人生中的遺憾,姥姥去世前她沒有能見最后一面絕對算是一樁。

    年少時的叛逆和離家,讓這個一手帶她長大的老人心痛不已。

    多年后,許佳人總是會自責當初對姥姥沒有盡孝。

    她曾經說過,如果可以重來,她一定不再對這個老人亂發脾氣,更不會嫌棄她的“嘮叨。”

    這個奢侈又不可能實現的愿望,沒想到竟然成真了。

    上蒼似乎給了她這個重新來過的機會。

    許佳人想到這里,不由自主的伸出手輕輕握住了姥姥的手。

    趙大媽本就睡覺很淺,感覺到手上有動靜,立刻就醒來了。

    “你這孩子,怎么醒了也不叫我呢?”

    “是不是餓了?”

    “是不是想要拉尿啊?”

    “肯定是餓壞了,昨天什么都沒吃,等著啊,姥姥現在就起來給你做飯。”

    趙大媽一邊問著一邊開始起床穿衣。

    一切都如同記憶中的樣子,她兒時記憶中零星的畫面里,姥姥總是在問她是不是餓了,是不是想要去廁所,是不是……

    “姥姥——”許佳人也跟著坐起來。

    “快鉆被窩里,這么冷你起來干嘛阿?”趙大媽一看小家伙也跟著起來,緊張的顧不得自己穿衣,趕緊催促許佳人進被窩。

    這孩子身體不好,總是發燒生病,前天從幼兒園回來就一直發燒昏睡,昨天才退了燒,趙大媽可不敢大意了。

    將許佳人身上的被子仔仔細細蓋好,趙大媽這才松了口氣。

    看著在被子里縮成一團,睜著大大眼睛盯著自己的孩子,趙大媽嚇唬說道:“可不敢從被窩里直接爬起來,你這病才剛好要注意啊。再感冒了姥姥可就要帶你去打針了,知道沒?”

    “嗯。知道了。”許佳人吸了吸鼻子應道。

    其實她剛才很想要抱抱姥姥,沒想到卻讓姥姥這么緊張。

    等到趙大媽穿好衣服,疊了被子,許佳人才被允許從被窩里起來。

    看到姥姥拿著衣服要幫自己穿,許佳人下意識開口說道:“姥姥,我自己穿吧。”

    趙大媽手上一頓,不敢相信的問道:“你自己穿?”

    這孩子又說胡話了,她哪里會自己穿衣服呢?

    雖然已經四歲了,但是她從來都沒讓許佳人自己穿過衣服。

    “嗯,姥姥,以后我自己穿就好了。”

    許佳人拿起衣服嫻熟的穿戴好,又拿起床上的毛褲穿好,最后又下地穿鞋,連帶著系好了鞋帶。

    等她做完這些,一抬頭才發現姥姥眼神直勾勾盯著她。

    “姥姥?你怎么啦?我穿好了。”

    “哦——你穿……穿好了?”

    這孩子剛才穿衣服的動作利索的跟大人一樣啊。

    可是前一天,她還是連穿衣服伸胳膊都要她在旁邊提醒才會的……

    “姥姥?我穿好了。”許佳人跳下床,轉身將床上的小被子也疊好。

    “丫蛋啊?是你嗎?”趙大媽有點慌了。

    許佳人并不知道她剛才這一串動作,放在姥姥眼里是多驚悚。

    一個前一天連衣服都不會穿的孩子,第二天不但會穿了衣服鞋子,還動作嫻熟?

    甚至連從來都不用她疊的被子也會疊了?

    “姥姥?你怎么啦啊?”

    許佳人不明所以,疊好被子又問道:“姥姥,廁所在外面對吧?我去下廁所就回來。”

    “去……外面?”

    趙大媽看了看屋門背后放著的小痰盂,又瞧了瞧利索出門的小小背影,手開始抖起來……

    完了完了,這孩子一定是中邪了!

    .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添加書簽
新快3杀号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