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戀文學 > 玄幻魔法 > 奇跡的召喚師 > 八:噬血狂襲 2037 “這樣就沒了嗎?”(求月票)

2037 “這樣就沒了嗎?”(求月票)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一般而言,同系數的咒術互相碰撞時,結果往往不是互相抵消,而是威力大的一方吸收威力小的一方,既瓦解了對方的咒術,又增強了自身的咒術,導致絕對的優勢出現。

    比如,同為不動明王系的咒術,當〈火界咒〉與〈火界咒〉互相碰撞時,威力大的一方就會吸收掉威力小的一方。

    就算不是相同的咒術,只要屬于同一系數,這樣的結果就會被觸發。

    比如〈火界咒〉被稱為不動明王大咒,與不動明王小咒相互碰撞,結果自然是前者吸收后者,與不動明王中咒進行碰撞也一樣,就算是與〈不動金縛〉互相碰撞,那也會觸發這個結果。

    畢竟〈不動金縛〉也是不動明王系的咒術,與〈火界咒〉等不動明王火法屬于同一系,雙發的對壘將造成相同性質的力量的吸收及被吸收現象出現,除非是力量相差不多,方才會僵持不下。

    最初的那場戰斗時,羅真與鏡伶路同時使用〈火界咒〉導致了雙方的咒術僵持不下,理由便在此。

    可現在,羅真的靈力相比較于那時不知強大了多少,咒術造詣更是大大的獲得了提升,如何還會與鏡伶路僵持不下呢?

    哪怕在這一年半里,鏡伶路的實力似乎也提升了,和羅真相比,這點提升,微不足道。

    在這樣的情況下,兩人同時使出〈火界咒〉的不動明王系咒術,結果如何,便是可想而知。

    羅真的〈火界咒〉就干脆利落的吸收掉了鏡伶路的〈火界咒〉的力量,化作更加澎湃的火浪,涌向了鏡伶路。

    鏡伶路雖已多少預料到會是這個結果,卻還是有些惱怒。

    直接像當初那般,使用〈火界咒〉來互相對碰,這本來就是鏡伶路的一個試探。

    鏡伶路就想知道,經過這一年半以后,自己與羅真之間的力量,比起那個時候,究竟又有了什么樣的變化。

    而現實告訴鏡伶路,羅真的力量,終究還是比他更強。

    “————哞————”

    鏡伶路立即唱出象征攘除外敵的軍荼利明王的真言,將具有非常強力的擊退效果的種字誦詠而出。

    “嘭————!”

    種字真言將鏡伶路的咒力化作擊退威脅的雷電,渾然炸起。

    襲來的火浪便被雷電給擋下,如同被劈開一樣,涌向兩旁。

    “————曩莫三滿多·勃陀喃·迦隆·毗戟啰吶般·娑·俉修迡嚇·娑婆訶————”

    沐浴在火浪之中,鏡伶路就不顧襲向皮膚的滾燙高文,擊掌合十,大聲的詠唱出新的咒文。

    那是鏡伶路曾經使用過的咒術,在當今為數眾多的真言當中被視為最強之一的佛頂尊勝的真言。

    于是,澎湃的咒力編織成了怒濤,一邊轟鳴震蕩而起,吹散了火浪,一邊化作雪崩一樣,狂涌而出,沖向了羅真。

    其所過之處,馬路上,無論是車輛還是紅綠燈,通通都似被洪水給沖走了一般,被壓垮。

    對此,羅真面不改色,竟是和鏡伶路一樣,唱出了種字真言。

    “————阿彌陀————”

    這是能夠挫敗內心的煩惱,擊退外部的敵人,身為怨敵調伏之尊的大威德明王的種字真言。

    種字的力量便化作咒力的沖擊,如剛剛的鏡伶路那般,轟散了涌來的怒濤。

    只是,羅真的結果再次和鏡伶路不同,不是將襲來的咒術給劈開一樣,讓它們擦著自己的身體涌向兩邊,而是像徹底的驅散暴風雨一般,讓洪水般的怒濤似被掀翻了似的,轟然炸裂,消失得無影無蹤。

    這,又是告訴了別人,羅真與鏡伶路之間的差距。

    “混蛋!”

    鏡伶路大怒,本來就暴起的青筋在太陽穴及額頭上更是蠕動了起來,可見其內心的怒火有多猛烈。

    那不單單是因為感覺到了屈辱,更是因為明顯的差距讓他產生了濃郁的不甘心及反抗心。

    本來,鏡伶路就是以靈力取勝的類型,雖也在咒術上下了苦功,但往往來說,取決于鏡伶路的靈力之大,他的咒術的威力亦會極大。

    在這方面一直就是鏡伶路的優勢,除了宮地盤夫以外,鏡伶路便自認不會輸給任何一個〈十二神將〉的國家一級陰陽師。

    但現在,他的這個優勢蕩然無存不說,還被對手以最直接的方式碾壓。

    看著羅真那戲謔的眼神,鏡伶路不需要想都能猜到他想說什么。

    “怎么?這樣就沒了嗎?”

    羅真說出來的話,和鏡伶路心中的猜測完全一模一樣。

    此時此刻里,羅真便好像還沒有使出全力,故意戲弄著他。

    “看我不撕碎你!”

    鏡伶路如此大喊著,不再以蠻力取勝,驟然暴退。

    而在暴退期間,鏡伶路還打出了一張張的符篆。

    那是式符。

    而且,還是原創的式符。

    “式神生成!”

    鏡伶路生成了式神,讓其原創的人造式出現在戰場上。

    那是宛如野獸的骨骼標本一般,沒有一絲血肉,僅有骸骨形成的身體,像已經死去的亡靈一樣的原創式神。

    鏡伶路生成了十二只這樣的式神,讓它們一一奔走而出,如同狩獵中的狼群,包圍向了羅真。

    “式神生成!”

    面對鏡伶路的攻勢,羅真竟是如同在仿造著對方一樣,同樣生成十二只式神,讓被其打出的式符于半空中展開,化作一只只的貓索,撲向對方。

    雙方的式神便進行起互相廝殺,讓戰場亂做一團。

    至于羅真和鏡伶路,還沒有停下來。

    “急急如律令(Order)!”

    鏡伶路打出了一張咒符,讓火焰燃燒而起,膨脹而開。

    這個家伙,居然開始使用符術了。

    “急急如律令(Order)!”

    羅真再次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被其打出的咒符綻放出光芒。

    只是,羅真打出的不是火行符,而是水行符,讓澎湃的激流出現,一個涌動,迎向了來襲的火焰。

    “火氣生土氣!”

    鏡伶路結起手印,讓澎湃的火焰中,一張符篆也閃起了光芒。

    鏡伶路就將一張咒符隱藏在火行符喚出的火焰中,讓它現在發揮了作用。

    被隱藏的乃是土行符。

    因此,火生土,讓澎湃的火焰被土行符給吸收,竟是讓大地震顫了起來,驟然龜裂,把澎湃的激流給分開,甚至讓它們流進了裂縫里,消失得無影無蹤。

    可惜,鏡伶路并不知道,他的隱藏,對于擁有〈慧眼〉的羅真來說,太過于稚嫩了。

    “水氣生木氣!”

    羅真早已打出了一枚水行符,讓它掠進了地縫之中。

    下一刻,濃郁的木氣產生了。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添加書簽
新快3杀号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