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戀文學 > 科幻小說 > 喪尸不修仙 > 第2卷 第一千六百二十一章 有些秘密說不出(二更)

第一千六百二十一章 有些秘密說不出(二更)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明禪笑著搖頭:“不是形式,而是自己的原則。”

    大環境如此,他只能最大程度的自我約束,有自律在,便不會破戒,戒,是心。

    夜溪嘟囔了句:“你個唯心派。”

    明禪淡淡一笑,修行修行,修心比修身更重要。

    食小二的靈光一閃很有用,大家吃得都很盡興,火由內烤起,食小二又控制了熱量和時間,每一層都熟的恰到好處,外層鮮嫩多汁,內層酥脆焦香。且他灌醬料的時候也用了大心思,冰凍的剛剛好,味道重的在內層,味道輕的浮在上頭,最外面用的是清爽口感的蔬菜丁。從外向內吃,由輕而重,味蕾不會疲憊,每一層都品嘗到越發濃郁的醇香味道。

    叫好點贊不停。

    連竹子也與夜溪道:“以后找了好食材讓他烹飪。”

    吃干抹凈后干嘛?跑路啊。

    夜溪給眾人又分了些東西,小宮殿里的,沒多給,一人二三樣,但隨便一樣拿出去就能招禍。

    眾人原本不想拿的,但聽夜溪說她還是不能修煉,不由無語,算了,放著也是生塵,用就用了,以后到了神界大家再一起出去禍禍。

    還有麻耳草和三過花。

    麻耳草她空間里更多了,那玩意兒瘋了似的長。

    而三過花,進浮掠空間前空空說預感里頭會有,里頭真的有,但不是真正的三過花。

    或者說,是三過花的祖先版,威力更霸道。

    那東西沒有長在浮掠空間外圍,也沒長在小宮殿藥園,而是存在浮掠一族契約的那塊藍色石頭的小空間里。

    夜溪還未進去過,但浮掠是仆,他擁有什么,在認主成功那一刻即在夜溪那里記了賬。

    縹緲草,就是三過花的前世,且也是麻耳草的前世。

    這是一種列入禁止神仙凡三界流通名單的植物。

    這種植物對神沒什么作用,長得好看,多用來裝點風景,哦,對了,縹緲草是長在云朵里的,顏色很多,既純且亮,哪天想看早霞晚霞了,把草籽往云頭上一灑,想要什么顏色就有什么顏色,虎紋豹紋斑馬紋都能調出來。

    后來有人發現,這縹緲草可控制生物的思維,用夜溪的理解,可以麻痹神經系統甚至將其徹底破壞報廢。

    跟那啥品似的,但對身具神力的神族沒用,對仙魔卻是特別的有效,只是仙魔往下,卻又沒用了。

    那個時候,兩個位面連接還多,來往也密,就有人用縹緲草做不好的事情,殺生販賣什么的,搞得一段時間烏煙瘴氣。

    神界便下了禁令,一旦發現,背后之人擎等著死吧。

    神算得什么,危害到三界穩定,神也不過是天地一螻蟻。

    禁令執行的力度很大,真有神族在此事中被弄死,死不能復生那種。

    全老實了。

    后來隨著神界與仙魔界的剝離,縹緲花便被遺忘了,只在云頭上開得炫目又寂寞。

    也不知是不是留了葉子殘根什么的,后來仙魔界出現了功效不怎么強大的麻耳草,三過花也被培育出來。

    空空等人原想著,麻耳草很管用,三過花也很管用,分一些來自己栽培也不錯,可誰知縹緲草有這么大的來頭。

    頓時,誰也不肯要了,并嚴厲要求夜溪除非在神界,否則死也不能拿出縹緲草來。

    跟一界的神對上,呵呵,死都來不及吧。

    夜溪意興闌珊:“縹緲草在神界根本沒用。”

    “那就當它不存在。”明禪緊繃著臉。

    看吧,他就該跟著她的,不知不覺就闖禍的性子他怎么可能放心得下。

    “不行,你現在,立刻,馬上,當著我的面,把草種子毀掉。”

    之前夜溪說了,只有種子,不過這草好活,找片云一灑就行。

    夜溪鼓著腮幫子。

    明禪擰著眉頭。

    兩人誰也不讓誰。

    還是蕭寶寶開了口,勸夜溪:“你不是很快就去神界了嘛,又才得了天道認可,毀了就毀了吧,萬一天道拿這個做借口再為難你,大不了到了神界去擼新鮮的嘛。”

    夜溪目光一閃,對啊,就怕賊天道群出爾反爾。當下木著臉,把草種子拿出來一把火燒了。

    明禪又把灰都用佛光凈化干凈了,逼夜溪:“你發誓,沒了。”

    夜溪翻著白眼兒不理他。

    蕭寶寶又勸他:“溪兒說不留就沒留,她用得著騙你。”

    傳音:“你夠了啊,我家溪兒殺人需要用這些?”

    明禪才不說話。

    夜溪目送他們離去,無歸送他們出去,因為空間位置發生變化,他們只需要在虛空中飛行一炷香的時間就可以進入臨近一個魔界,而此后,墨荒會離著魔界越來越遠,慢慢回歸到仙界那一邊。

    夜溪想,假如界面是泡泡,是不是仙界魔界自帶兩種不同屬性,比如說,仙界是陽極,魔界是陰極,相互吸引又無法相容,無數不同的泡泡聚在一起像個大磁鐵,而廢界,極性消失,也便緩緩脫離出磁場范圍,如今墨荒重生了,磁性加強,于是順著磁場回歸陽極?

    唔,這樣想讓她這個科技文明來的人舒服多了。

    無歸帶著一行人一出發,夜溪就把蕭寶寶收到空間里。

    “有事喊我。”

    能聽到的。

    蕭寶寶表示向師妹求救他一點壓力都沒有,被直接送到沙漠里,不遠處就是詭異的黑洞。

    蕭寶寶深吸一口氣,看著洞口冷冷一笑,縱身一躍。

    外頭過了半小時的樣子,夜溪便感覺到靈魂深處傳來一陣撕扯,并不怎么疼痛,那種感覺,像是在摘黏在頭發上的口香糖。

    夜溪沒理會,由著蕭寶寶去操作。

    疼痛越發清晰,有些像從手臂內側撕扯狗皮膏藥了,再后來,像被許多小橡皮管吸住了扯肉,再之后慢慢緩下來,最后不疼了,沒有感覺。

    沙漠帶著黑洞消失了,連著蕭寶寶一起。

    前后用時不到三個小時。

    夜溪不放心:“寶寶肯定是不想傷害到我先想法子剝離掉了聯系。”

    鳳屠:“擔心什么,他死又死不了。”

    真有他的鳳凰神火燒不盡的東西,哼!

    夜溪無語:“話說,世間萬物相生相克,你們鳳凰怕什么?神火怕什么?”

    鳳屠還真知道,張口就要說,竟然啞了!呼呼吐著氣,一個字都蹦不出來。

    一臉驚悚。

    夜溪和吞天火寶三臉懵,幾個意思?

    無歸早已回來,見此,涼涼道:“本族之秘,不得對外宣泄。就是這個意思了。”

    “見了鬼了,你們是在娘胎里就被下了禁制?”

    鳳屠也及時想起這茬兒,閉上眼睛深呼吸再深呼吸,心里不停念叨,我不說我不說我不說...

    “下在血脈里的自保禁制。”呼,終于能說話了:“我們自己知道可以規避風險。”

    夜溪感動,自己一問這家伙想也不想就要告訴她呢。

    于是拉過鳳屠小手,姐倆兒好的拍拍他的手背:“我把我的秘密告訴你,我最怕的是宇宙輻射,它會融化我的身體殺死我的病毒,病毒沒了,我也就死了。”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添加書簽
新快3杀号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