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戀文學 > 都市言情 > 最強神醫混都市 > 正文 第1133章命門不暖,陰陽將脫

第1133章命門不暖,陰陽將脫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第1133章 命門不暖,陰陽將脫

    無相和尚瞇著眼睛,側耳傾聽。最新最快更新

    剛才,他義正嚴詞的跟一眾僧人說什么,輸和贏,都沒有什么區別。

    那是因為,在他看來,昆侖派的小姑娘,不可能在醫術上超過他。所以,他才會如此的淡然。

    可此時聽著姜小牙滿口的之乎者也,引經據典,他不有心生疑惑:這個昆侖派的女弟子,好像很精通醫術啊。

    不過片刻之后,他皺起的眉頭便舒緩了開來。

    輸也有輸的好處,起碼,他又知道了一部醫書經典,《景岳全書》,只是這又是哪個神醫的著作?華夏的神醫太多了,幾千年,扁鵲、華佗、張仲景、李時珍之外,還有數不清的神醫,幾乎每隔百年都會出一個不世出的天才神醫。他不可能將這些人的醫術一一的研究透徹。

    華夏地大物博,歷史悠久,醫術尤其深奧,今日見了昆侖這小小的女弟子,隨口便能引經據典,便可知一二。

    姜小牙不知道眼前的無相和尚什么想法,繼續背誦著楊云帆剛才傳音給她的那些話:“凡有邪有滯而痞者,實痞也;無物而滯而痞者,虛痞也。有脹有痛而滿者,實痞也;無脹而痛而滿者,虛滿也。實痞實滿者,可散可消也;虛痞虛滿者,非大加溫劑不可,此而錯用,多致誤人。”

    這醫理指導,十分的先進!

    無相和尚聽了之后,并沒有覺得不妥,反而一改先前淡然的態度,變得十分的恭敬起來道:“姜施主,那該如何治?”

    我怎么知道?

    姜小牙不由眨了眨眼睛,然后求助似的看向楊云帆。

    楊云帆繼續傳音入密道:“過去問舌苔,我問一句,你問一句。”

    有楊云帆這般指點,姜小牙頓時清了清喉嚨,裝模作樣的對無相和尚道:“我先看一看病人,然后再說。”

    “本該如此!”無相和尚點了點頭,倒是沒有什么懷疑。

    不過,姜小牙不會說日語,那老者不會說華夏語言,無奈,只好讓無相和尚當翻譯。不過,楊云帆是懂得日語的,所以也沒什么關系。

    “大和尚,你問問他,是不是惡心,嘔吐過?有時候,渾身疲倦無力,而且出汗厲害,口渴也厲害?”姜小牙耳邊聽著楊云帆的傳音入密,隨口便讓無相和尚詢問。

    無相和尚倒是也沒有懷疑什么,便轉問那老者。而后對姜小牙道:“癥狀確實如同姜施主所說。姜施主好似親眼所見,真是厲害。莫非是華夏望聞問切之中的,望字訣嗎?只看面色,便知七八分癥狀?”

    “嗯,差不多吧。不過你別打聽了,我不會告訴你的。”姜小牙才不會說,自己啥都不知道,這一切都是楊云帆告訴自己的。此時她裝著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樣,說話云里霧里,語焉不詳,故作神秘,看起來牛逼的一塌糊涂。至少,她自己是這樣認為的。

    無相和尚一聽,果然有些被唬到了,低頭雙手合十,念了一句佛號,抱歉道:“剛才貧僧竟然動了貪念。真是罪過罪過,還請姜施主,繼續為大叔診斷!”

    “小牙,去看一看那個老頭,是不是四肢發寒。”

    姜小牙也沒說話,楊云帆暗中讓她去看老者的四肢,是不是寒冷。

    姜小牙走過去,摸了摸,然后又讓那老者伸出舌頭給她看一看,至于脈搏,她倒是懂一些。

    做完這一切,她搖頭晃腦的念著:“四肢逆冷,渾身惡寒,舌淡紅,苔薄白,脈微。”

    然后,故意停頓了一下。

    無相和尚便不由奇怪道:“姜施主,怎么不繼續說了?這癥狀如何辯證,又該如何治療呢?”

    “我喉嚨不舒服,休息一會兒。”姜小牙白了他一眼,其實她哪里是喉嚨不舒服,這是因為她要把癥狀告訴楊云帆。等楊云帆診斷了,再告訴她。

    不過,無相和尚不知道這一點,他一聽姜小牙喉嚨不舒服,想起剛才開始就說一半,然后等好久,還以為她真是咽喉難受,不愿意說話,忙道:“寺內有上好的金橘蜜茶,可以清咽潤喉,姜施主稍等,我讓師弟們送來。”

    說著,無相和尚對在禪院外面圍了一圈的弟子,吩咐道:“去,為姜施主泡一杯茶來。”

    那些和尚原本過來,就是為了看無相和尚打敗強敵的,可無相和尚倒是奇怪,從頭到尾一句話沒說,光是聽那個姜小牙在那里嘀咕了。至于說的什么,他們一個字也聽不懂,自然也不知道是對是錯。只是看場面,似乎十分的激烈,所以,一時間都不愿意離開。

    最后,推來推去,找了一個年紀最小的小沙彌,讓他去泡茶。

    ……

    過不片刻,金橘蜜茶送來了,姜小牙喝了一口,味道還是挺不錯的。

    不過眼看著其他人都是盯著自己,她便咳嗽一聲,繼續道:“那個病人,舌淡紅,苔薄白,脈微。屬于虛痞,證屬脾陽虛衰,命門不暖,陰陽將脫。”

    無相和尚一聽姜小牙的診斷與自己的一模一樣,點頭微笑了一下,道:“不錯,確實是如此癥狀!”

    接下來的東西,才是他最關心的。因為他自己不知道該如何開藥,翻了一下《傷寒論》里面似乎沒有對應的藥物。

    見姜小牙又停下來了,無相和尚忍不住焦急道:“姜施主,你喝了金橘蜜茶,喉嚨難道還不舒服嗎?往常,貧僧喉嚨不適,只要喝一口金橘蜜茶,基本就是藥到病除了。”

    “你這和尚,好不講道理!我不就是多喝了幾口茶,你這也要催?真是的,大不了我等會兒走的時候,給你茶水錢!”姜小牙剛才可是在仔細默念,楊云帆跟她說的藥方。因為這藥方,又長又難記,她可是默念了好幾遍,才勉強記住。這無相和尚一催促,差點讓她搞混了,所以她十分的不爽。

    “貧僧真是……剛才犯了貪念,這下又犯了嗔念!真是罪過罪過……”

    無相和尚雙手合十,念叨了幾句阿彌托佛。

    只是,他抬起頭來,卻是眼巴巴的看著姜小牙,道:“不過,貧僧是真的想知道,如何治療這等疾病。還請姜施主能坦誠相告。”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添加書簽
新快3杀号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