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戀文學 > 都市言情 > 血妖姬 > 正文 第2275章 復活還是新生?

第2275章 復活還是新生?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當這具用氣血強大的生命為基底,血妖姬之力為輔,再加上各種材料煉制而成的全新的肉身被流墨墨整合了其生命力,歸攏賦予其全新生命的時候;

    她曾經吞噬消化掉的魅業火的完整記憶則被她從自己的記憶中完整的剝離了下來,直接導入了那具肉身之中~!

    嗯,沒錯,是肉身之中;而不是神魂。

    “接下來,你每日把這個喂一顆給她吃,用仙力幫助她煉化,輔助她養出新魂,記住啊,她現在沒有神魂,且要養魂,是絕對不能用你的神識觸及到她的,不然養出的新魂可能會歪成你的分身~!”

    謹慎的檢查一番確定無誤后,流墨墨抽回神識,同時用血妖姬之力清掃了一遍自己的神識的痕跡,確保這具新身體內是純凈的,然后呼出一口氣,只拿起了一旁桌上,她在剛才就提煉配置出來的,只隨意撿了一只之前裝材料的玉盒裝著的,一顆顆被血妖姬之力仔細封著的黃豆大的丹藥鄭重說道。

    “明白~!”陌星子嚴肅接過那盒丹藥,然后看了看已經被流墨墨套上一身材料明顯并不是仙界的白色衣裙的魅業火,猶豫了一下收起玉盒,再次看向流墨墨;

    “··她,這算是復活,還是新生?”陌星子神色有些迷茫,雖然流墨墨把魅業火的肉身重塑出來,和他記憶中的一模一樣,但是,要重新孕育新魂,那復活出來的,還是他認識的那個魅業火嗎?

    “其實是新生,”流墨墨說道,陌星子一窒,雖然早有心理準備,但是他依舊無法接受;

    流墨墨說話間故意停頓了一下,看著陌星子瞬間凄慘的臉色,因為這些日子一點點,非常慢的重塑魅業火的身體而造成的損耗和疲憊,似乎也緩和了不少;

    嗯,果然欺負人這種事才是最減壓的方式啊~~!

    “不過,若是這個新生的魅業火,擁有她生前的完整記憶呢?”流墨墨突然又說了一句,然后笑瞇瞇的看到了陌星子再一次的變臉;

    嗯,若是凡人,這般大悲大喜,怕是得掛了吧··

    “真,真的嗎··?!”不過,即使是仙人,這般大的刺激陌星子也還是有些承受不住的,下意識的按著自己的心口,狂喜之后卻是后延的迷茫,讓他頗有些不敢相信的喃喃說道;

    “你輔助她的新魂孕育,不過記得啊,一旦新魂出現跡象,就要離開封印她~!要把那些記憶直接深深植入她的神魂深處~!”流墨墨嚴肅無比的說道,陌星子緊緊的盯著她,流墨墨頓了一下又繼續忠告;

    “她的完整的記憶我只有一份,若是錯過了,讓新魂在成型的關口不是接納了記憶,而是先誕生出自己的意志,她本能的就會排斥,甚至攻擊那份記憶~!”流墨墨嚴峻看著陌星子;

    “機會只有一次,若是失敗了,我也無法挽救。”

    “明白。”雖然心底有著很多疑問,但是流墨墨再三嚴肅認真強調著的,陌星子也死死的記在了心底;

    沒有如果,他絕不允許失敗~!

    “嗯,那你看著吧,收斂點兒神識啊,你這晶珠水榭不是有防護,等我出去后直接開啟吧,我和如樓去外面逛逛,到時候了直接封印好,叫人來喚我們就行。”

    “好~!”陌星子應道,流墨墨隨即起身快步走出了內室,然后徑直走出了晶珠水榭;

    “如樓,”而一出門就看到雪如樓就在門口等著,流墨墨略有些蒼白的小臉上頓時露出笑容;

    “墨墨~!”而流墨墨那只看臉色都非常明顯情況不好,讓雪如樓頓時大驚,流墨墨卻是止住他的話;

    “我讓他關閉這里,先離開再說。”流墨墨說道,雪如樓聞言直接把她抱了起來,直接朝岸邊飛去。

    而沒敢用神識探查的陌星子走到外面,看著流墨墨他們離開了,只立即轉身回了晶珠水榭,開啟了禁制。

    “魅業火復活了?”而在離開碧波大湖,回到岸邊后,一回頭就看到重新打開了禁制的晶珠水榭,雪如樓不由好奇問道;

    流墨墨疲憊的把頭靠在雪如樓的頸窩里,聞言只瞥了一眼湖中央的晶珠水榭,然后懶洋洋的開口;

    “一半吧,讓他自己守著新魂誕生,反正記憶我已經剝離放進去了,是讓魅業火復活,還是讓記憶崩潰,出來一只新生的中等偽血妖姬,就看陌星子自己了。”

    “嗯?!中等偽血妖姬?!”雪如樓聞言不由驚訝,流墨墨直起身看他;

    “嗯,耗費了那么多材料和我的血妖姬之力,反正機會我給他了,若是他自己把握不住讓那份記憶廢了,那就命中注定,要多一只中等血妖姬了。”

    流墨墨說的相當佛系,不過雪如樓低頭看著流墨墨蒼白的小臉上那抹蠢蠢欲動,也是莞爾。

    “他應該不會出錯,畢竟只有一次機會。”

    “誰知道,管他呢;如樓,我好累啊,咱們找個地方休息幾日吧。”流墨墨撇撇嘴,她本來就是留個底以防萬一,若是陌星子爭氣,那自然皆大歡喜。

    “好,之前陌路離殤還來問過,說是已經給其他人都安排了院子住下。”雪如樓心疼的摸了摸流墨墨的小臉說道,流墨墨點點頭,又懶洋洋的窩了回去;

    雪如樓抱著流墨墨直接去了陌路離殤安排給他們的小院里,而看到流墨墨,這里候著的婢女頓時就有一人迅速離開,而其他人則立即殷勤而恭敬的上前;

    雪如樓抱著流墨墨走進正房,然后板著臉迅速說了自己的需求和要求,然后立即又有兩名婢女退散,一個去府上領取雪如樓要的那些大補的仙草仙花,另一個則趕著去見管事,雪如樓提出的那些要求可不是她們這些婢女能做的了主的~!

    而差遣了婢女們去做事后,看著還剩下的那幾個,雪如樓讓她們收拾了一下正房,泡好一壺仙茶后就讓她們退下了;

    畢竟是城主府的人,雪如樓可不想他和流墨墨的談話被別人知道~!

    那幾名婢女雖然對雪如樓他們不要人服侍感覺挺驚訝的,但是不需要她們在一旁精心伺候著,她們也挺樂意的。

    婢女們都退下了,雪如樓只抱著流墨墨盤腿坐下,流墨墨直接坐到他腿上,不過整個人還是窩在他懷里,雪如樓一手摟著流墨墨的肩膀,一邊伸手倒了杯仙茶端到流墨墨面前;

    “喝點兒茶緩緩。”流墨墨聞言只伸手把那杯仙茶拿過來,被騰騰茶香熏著,然后大大的喝了一口;

    “欸,其他人現在怎么樣了?”一大口熱茶帶著充盈的仙力下肚,讓損耗不清,提不起精神的流墨墨感覺上倒是好了一丟丟;

    “之前到處閑逛溜達,陌蘊城不是大城池,他們逛遍了就回來了,不過前幾日有一家據說是專門表演仙樂的店鋪開張了,這幾日他們都在那兒。”

    雪如樓說道,流墨墨卻是略感詫異的問道;

    “仙樂?難道表演的竟然是仙樂師?!”

    “聽說確實如此。”雪如樓說道,流墨墨喝了一口仙茶;

    “嘖嘖,竟然有仙樂師用表演仙樂來開店的,真是··”一杯仙茶下肚,流墨墨也恢復了一點點精神,對于那個仙樂師竟然這樣表演,即使她不是仙樂師,也是相當的震驚,以及想去看看的。

    “等你恢復些再去。”而看著流墨墨那躍躍欲試的模樣,雪如樓只板著臉說道,流墨墨撇撇嘴,沒有和雪如樓爭論去不去的問題,只把空茶杯塞他手里。

    “嗯,知道了,還要茶。”流墨墨說道,雪如樓聞言卻是一怔,對于流墨墨突然的順從,他倒是有些不習慣不自在,不過在給流墨墨倒茶的時候他也醒過神來了;

    流墨墨估計也就是聽說了之后下意識的好奇想去,然后在他說了一句后她也反應過來自己現在的情況不適合,故而就順水推舟的應了,倒弄的像是順從他一般。

    嗯,果然是誤會了么,他想多了··

    雪如樓有些好笑自己的誤會,倒也沒覺得什么,畢竟他早已習慣了流墨墨做主,前面一刻的激動在冷靜之后,卻是也驚奇于自己。

    流墨墨慢悠悠的硬是喝光了一壺仙茶,雖然茶水中仙氣充盈,但是在仙氣被她吸收之后,就剩下的一肚子的水,卻是讓她不太愉快了;

    “不喝了~!”流墨墨板著小臉忿忿說道,把空茶杯Duang的放到了桌上,讓雪如樓看的不由好笑,這撒氣撒的也太可愛了~!

    流墨墨喝飽了仙茶,雪如樓神識一直在流墨墨身周打轉,嚴密關注著流墨墨的恢復情況,流墨墨習以為常,并沒有覺什么;

    而他們之間那般氛圍,倒是讓趕過來的管事都看的露出了不可思議~!

    “您要的東西都在這兒,少城主吩咐過,您二位要的東西不拘是什么,都要盡心準備~!”那管事收回目光,然后一揮手,之前雪如樓點名要的東西都被用專門的玉盒玉瓶裝好封好,整整齊齊的出現在兩人面前;

    “嗯,質量還不錯,”雪如樓隨手抓攝過來一只玉瓶,打開塞子聞了一下,然后露出滿意之色說道;

    “我們暫時不需要什么了,你退下吧。”看了東西的成色后,雪如樓直接逐客,那管事也立即行禮退了出去;

    “你們也出去吧。”雪如樓皺眉看了一眼那幾名回來了就杵在門口裝壁花的婢女說道,那幾名婢女聞言也是一怔,不過一抬頭就看見雪如樓不悅的目光,頓時明白,然后立即行禮,一溜串的退了出去。

    “這是什么?”而在婢女離開后,流墨墨卻是抓攝過來一只玉盒,打開看著里面的一朵仙花驚奇問道;

    “這花之前他們要過,蘊含純凈木屬性仙氣,你嘗嘗。”雪如樓說道,流墨墨聞言,只把那朵看著并沒有什么特別的仙花從玉盒中拿了出來;

    咔擦——

    仿佛啃上了一只脆蘋果,流墨墨眼眸微亮,然后咔擦咔擦,只幾口就把剩下的仙花都啃進了肚子里;

    “欸~!我剛才越沒注意聽,還有沒有仨??”流墨墨眼眸晶亮起來問道,雪如樓點點頭,神識一掃,然后立即挑了出來,放到流墨墨面前,還順便給她把它們都打開來;

    這幾盒也都是仙花,不過不是剛才那種,而是另外幾種,沒有重復的;

    ,罵咧催促有變異喪尸來要快走,朱顏應聲爬了下去,看清臟兮兮的女人身材微胖,和又矮又瘦的自己對比鮮明;女人自的巧克力,她一口吃了覺得味道淡,女人卻氣急敗壞怪她吃多了,感覺女人對她的不善,然而女人催促離開,就沒有多說,背上大包幾乎站不住,確定是身體虛弱而且極度饑餓造成的

    ——女人不管不顧拉著她快步走,幾乎把她拖倒,被帶著走進了一下坡地下通道,黑黢黢走了一段有了光亮,發現通道周圍泥土非常光滑且堅固,通道一直下坡,光線越來越亮,龐大的高大黃泥城墻,女人報通行證號,拿出通行證給朱顏她自己的后舉起雙手,前面打開一小門,進門后女人卸下包裹,倆黑衣男查看后計數女人叫停,讓朱顏也卸下一起算,黑衣男看朱顏露出嘲諷目光東西清點后被收走一半,可維持十天,十天后需去任務區,女人收拾包裹,大包裹幾乎都是食物,小包裹少量食物大量雜物用品

    ——女人把小包裹遞給朱顏,朱顏愈覺嘲諷,果斷背起大包裹,女人見狀驚炸飛撲過來,手里小包裹散落一地,還欲撲向朱顏,朱顏譏諷周圍一群難民狀人虎視眈眈,女人放棄她,著急收撿東西,朱顏看了一眼小門前代表安全區不能搶的半圓紅線,背著包裹進城,周圍人冷漠而貪婪注視她,她卻是被厚土基地基本條例黃土碑吸引了目光,知道這里殘酷,但還是有一些規矩,看到土碑后衣服干凈整潔的人明白那不是自己能去的地方,只拿著通行證完全沒有頭緒的尋找起自己的住所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添加書簽
新快3杀号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