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戀文學 > 網游動漫 >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游戲 > 正文卷 第九百一十九章 三神器

第九百一十九章 三神器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哈哈,這不是三哥他最近喜歡看假面騎士嗎,所以他就把單兵便攜式裝甲做成了腰帶的樣式,不過還好我及時阻止了他的進一步改造計劃,否則老大你今天就得拿出手機掃描腰帶上的二維碼,然后再高喊一句變身才能成功啟動了。”張十五笑著說道。

    黑衣人沉默了片刻之后,才毫無感情的說道:“原來如此,那你現在就去給我告訴老三,等我回來之前他沒把剩下的單兵便攜式裝甲都給我恢復原樣的話,那么我三天之內不把他的骨灰給揚了,那我就不叫武田宏龍!”

    沒錯,這個黑衣人就是武田宏龍。

    “沒問題,我會把大哥你的話如實告訴給三哥的,不過大哥你這幾天就要回東京來嗎?我記得你現在的表面身份不是武家派系的人嗎,所以你現在想要回東京恐怕有些不方便吧?”張十五有些疑惑的說道。

    武田宏龍看了看窗外天色,肯定的說道:“雖然我現在的身份的確是不好進入公家派系的地盤,但是我可以再更換一個身份啊,反正我在島國的馬甲可是多的數不完,不過話說回來了,你還記得你前段時間在大學里認識的那些同學嗎,我在武家派系又看到他們了。”

    “哦?你說的是張景旭他們吧?沒想到他們竟然加入武家派系,本來我還以為他們會就近加入公家派系呢。”張十五開口說道,“不過他們是在武家派系做了什么嗎?大哥你竟然會這么關注他們。”

    “沒什么,只是覺得他們挺有意思的,而且實力和運氣都還不錯,好了,現在就聊到這里吧,我準備一下就回東京了,咋們晚點再見吧。”武田宏龍伸了一個懶腰說道。

    掛斷電話之后,武田宏龍看到了一條島津中野剛發過來的短信。

    “劉旭雨?武家派系怎么會突然盯上他?難道那把鑰匙已經落在武家派系手里了?”武田宏龍眉頭緊皺道。

    過了一會兒,武田宏龍嘆了一口氣,自言自語道:“既然上面都決定把這把鑰匙放出黑石山監獄,那我還是老老實實的配合比較好,不過關于劉旭雨的信息還是晚放出兩天比較好。”

    武田宏龍又嘆了一口氣,推開房門走了出去。

    與此同時,劉星等人已經開始吃晚飯了。

    在飯桌上,劉星看著桌邊的幾個空位都還空著,所以忍不住問道:“對了,愛麗絲她們是去哪兒了,中午的時候我還以為她們只是有事出去了,結果她們這會兒都沒回來的話應該是因為有什么事情要忙吧。”

    園田朱里看了劉星一眼,然后才說道:“愛麗絲和陳浮萍她們去九州了,因為島津中野想要將自己家族里的某件東西帶到大阪來,而那件東西聽說是島國三神器之一,所以島津中野邀請了武家派系的所有高層勢力都派代表前去幫忙押送,因此我們就只能派出愛麗絲她們去負責這件事情了,畢竟彌音還需要坐鎮大阪,而我去了又只能拖后腿。”

    島國三神器?

    劉星眉頭一挑,開口說道:“什么,島國三神器不是說都在天皇的手中嗎?怎么有一件落在了島津家族的手里?”

    “島國三神器名義上是在天皇的手中,但是天皇手中的那三件神器都只是復制品而已,畢竟你們也知道天皇一直以來都只是一個吉祥物,他們怎么可能保得住島國三神器呢?所以島國三神器一直以來都流傳在各個強勢家族的手中,到了現在可以確定八尺瓊勾玉在島津家族的手中,而草劍則是在保管在德川家族,至于八咫鏡如今具體落在那個家族就不太清楚了,但是依舊可以確定八咫鏡是落在了一個武家家族的手中,因為公家家族還是最近這些年才慢慢崛起的,而島國三神器的最后一次歸屬劃分還是在戰國時期。”澤田彌音認真的說道。

    劉星看著身邊眼神有些幽怨的園田朱里,連忙端起酒杯說道:“來來來,朱里你也嘗嘗我從黑石山監獄里帶出來的針尖麥酒,要知道這針尖麥酒可是黑石山監獄的唯一指定酒水哦,”

    “果然還是在家里吃的比較好啊,這兩天我們在黑石山監獄里想要吃口肉都是一種奢望,不過黑石山監獄里的酒水的確挺不錯的。”尹恩也拿起一杯針尖麥酒說道。

    在劉星與尹恩的勸酒下,飯桌上的氣氛又熱烈了起來。

    澤田彌音點了點頭,笑著說道:“這針尖麥酒的確是很不錯,比現實世界的酒水明顯強出了一個檔次,不僅口感極好而且還不上頭,這越喝越清醒的感覺的確是挺新奇的。”

    雖然一直在釀酒中心上班,但是劉星到現在才喝上了第一口針尖麥酒,而此時的劉星也終于明白黑石山監獄里的那些狂信徒為什么是人均酒鬼了,原來這針尖麥酒的確是很好喝。

    “彌音,你明兒帶幾瓶酒去送給島津中野他們吧,大家也算是聯系一下感情。”尹恩開口說道。

    澤田彌音喝了一口酒說道:“我也是這么想的,現在武家派系的那些高層勢力雖然對我們在表面上是挺客氣的,但是依舊有些家伙喜歡在那里陰陽怪氣,嫌棄我們這邊的人手實在是太少了,所以給他們送幾瓶酒來堵住他們的嘴也是一件很劃算的事情,不過話說回來了,你們在黑石山監獄里有遇到一個叫彭離縞的人吧。”

    張景旭有些意外的看著澤田彌音,點頭說道:“我們是在黑石山監獄里遇到了彭離縞,所以他有什么問題嗎?”

    澤田彌音從手機中調出了一張照片,展示給劉星等人看,“照片上的這個人才是真正的彭離縞,他在前幾天才被發現死在了自己的家中,所以你們在黑石山監獄里遇到的那個彭離縞是一個假貨,而他的具體身份武家派系還在進行調查,不過目前已經可以排除他是公家派系成員的可能性,因為通過附近的監控錄像可以看出這個假彭離縞與真彭離縞應該是認識的朋友,而且在隨后的調查中我們發現這個假彭離縞與真彭離縞是坐同一班飛機到的島國,并且一直都住在大阪城內的某個酒店里。”

    “這么說來的話,現在還不能確定這個假彭離縞的作案動機嗎?”劉星開口問道。

    澤田彌音收回手機,點頭說道:“沒錯,目前我們還沒有找到這個假彭離縞的作案動機,而且我們也發現這個假彭離縞在這段時間留下的各種身份信息都是偽造的,所以我們現在的調查已經陷入了僵局,因此明兒可能會有人來詢問你們在黑石山監獄里與這個假彭離縞的互動情況,看看他有沒有什么特殊的表現。”

    “等等,那怎么之前在我們回到大阪的時候,島津中野沒有派人來抓那個假彭離縞呢,而是直接把他給放走了?而且這個假彭離縞的膽子還真大,竟然敢跟著我們回大阪。”丁坤一臉疑惑的說道。

    正如丁坤所說的那樣,那個假彭離縞可是跟著自己一行人一起坐車回到了大阪,然后因為住處原因才在某個路口下車離開的。

    按理來說武家派系如果想要抓捕這個假彭離縞的話,那么早就應該已經布置好了天羅地網才對,而這假彭離縞又是哪來的勇氣敢再回大阪的?

    “這也是島津中野的安排,因為他想要知道這個假彭離縞到底想要做什么,畢竟所有事情都是有因必有果,所以這個假彭離縞費盡心機做了這么多事情,他肯定是想要得到什么的,或者這個假彭離縞的背后還有人在指使著這一切,因此現在已經有好幾只空鬼在暗中盯梢假彭離縞了,不過話說回來了,這空鬼是真的丑,當時我在看到那些空鬼的時候差點就吐出來了。”

    “我也一樣。”劉星等人異口同聲的說道。

    在吃完晚飯之后,因為喝了針尖麥酒而精神頭十足的劉星等人便聚在一起玩起了狼人殺,畢竟總不可能在克蘇魯跑團游戲大廳的平行世界玩克蘇魯跑團游戲吧?

    當然了,劉星也不是沒聽說有人做過這種事情,只不過那些作大死的玩家因此召喚來了廷達羅斯之獵犬。

    沒錯,也不知道這是不是克蘇魯跑團游戲大廳設置的彩蛋,反正只要有玩家在克蘇魯跑團游戲大廳中玩克蘇魯跑團游戲達成一定的條件,比如游戲時間超過一個小時,提起舊日支配者或者某奈姓背鍋俠的次數超過五次,參與跑團的人中還有npc,以及成功結團的話都會召喚出與玩家人數相對應的廷達羅斯之獵犬,而且這些廷達羅斯之獵犬還是超級加強版,不僅移動速度提高了兩倍,而且攻擊判定也會百分之百成功,最重要的是這些廷達羅斯之獵犬無法被驅散,也不會受到角的影響。

    所以除了一些頭鐵不要命的玩家之外,現在已經沒有玩家敢在克蘇魯跑團游戲大廳中玩克蘇魯跑團游戲了。

    當然了,除了少數比較特殊的平行世界之外,其他的平行世界都是不會出現愛手藝大神與克蘇魯神話相關的所有作品,所以就更不會存在克蘇魯跑團游戲。

    不過劉星等人都挺向往能夠去到有愛手藝大神坐鎮的平行世界,畢竟愛手藝大神可是所有克蘇魯神話愛好者當之無愧的偶像。。。雖然在克蘇魯跑團游戲大廳中,已經有不少玩家黑化成黑粉。

    玩到困了之后,劉星等人便直接回房間睡覺去了。

    然后,劉星便又看到了竹取正在自己的房間里玩手機。

    沒錯,雖然現在的竹取看起來還沒有手機大,但是這并不妨礙著竹取玩手機玩的不亦樂乎。

    不過眼前的這一幕也讓劉星不禁想起了一句老話你永遠不知道手機那邊的是人是狗。。。

    “嗯?劉星你是不是在想一些不好的事情?而且還是針對我的?!”竹取扭過頭來說道。

    劉星連忙搖了搖頭,認真的說道:“不不不,我剛剛只是想到了島津弘道罷了,因為我已經打聽到了島津弘道是準備用你的名氣來逼迫島津中野將下一任家主之位交給他。”

    竹取也是一個聰明人,所以她立馬明白了劉星的意思。

    “哼,這么說來的話那個島津弘道就更加可惡了,竟然敢怎么對待本女神,看來我今兒必須得給他一個教訓才行了。”竹取咬著牙說道。

    這讓劉星忍不住吐槽道:“所以竹取大人你打算怎么對付那個島津弘道呢,難道是打算在他頭上長草做一個原諒色的帽子嗎?”

    。。。

    房間內的氣氛瞬間變得有些凝重。

    意識到自己成功作死的劉星不由得后退了幾步,準備隨時逃出房間。

    雖然現在的竹取的確是挺弱的,最多也就能夠憑空變出一些花草出來,但是這些花草一點作用都沒有。。。除了可以美化環境之外。

    看著一臉不高興的竹取,劉星還是決定認慫道:“呃,竹取大人我錯了,你作為古神怎么能夠這么隨意的親自出手呢,要知道那個島津弘道還不值得你臟手,所以就讓小的來找你機會幫你出氣吧。”

    “那你明天就去給我揍島津弘道一頓!”竹取立馬說道。

    劉星尬笑了兩句之后,眼神飄忽的說道:“我動手的話就有一些不合適了吧,畢竟我現在怎么說也是武家派系的一員,而他則是武家派系的首席秘書,我打他的話有些說不過去,所以我只能回頭等他一個人走夜路的時候再動手。”

    竹取也知道劉星在忽悠自己,不過她也知道劉星能夠有這個態度就行了,所以竹取便沒有再糾結這個事情。

    “對了竹取大人,話說你應該知道島國三神器的存在,所以這島國三神器是從哪來的,它們又有什么效果?”劉星好奇的問道。

    竹取將手機關上,開口說道:“你確定要知道嗎?這可是一個很長的故事哦。”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添加書簽
新快3杀号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