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戀文學 > 玄幻魔法 > 大道誅天 > 正文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請君入甕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請君入甕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向華等人這一路上,雖然刻意避開了諸多寨子的必經之路,然而依然十分平靜。

    甚至平靜的有些讓人心中不安。

    到了最后,連同向華、王東一和孔雙等人也有隱約感覺到一種不同尋常的味道。

    “不能繼續往前走了!”追蓬率先停住了腳步。

    作為斥候出身的他,對于危險最是敏感。

    所以他很早之前便感覺出了不太對勁,此刻這種感覺越發強烈。

    當即直接開口制止住了眾人。

    心中紛紛有所感應的眾人,聽到這句話后,紛紛停止了下來。

    向華也是眉頭緊皺:“的確有些不太對勁,這一路,太過安靜了!”

    王東一深吸一口氣:“會不會是因為我們行動太隱秘,當真瞞過了他們?”

    “不太可能!”追蓬搖頭:“那些賊寇能夠這么多年躲避正規軍的覆滅,實力必定不可小窺,加上他們對于周圍地形的熟悉,絕對不會就這樣大意!”

    “所以這里面,一定有問題!”

    另一側,秦落月也陷入到了沉思之中,顯然也感覺到了不太對勁。

    向華握緊了拳頭,最開始選擇走這條路的,就是他,雖然多半還是因為秦落月的一句話提醒,但最后在秦落月反悔的時候,他也依然堅持了下來。

    如果此刻停下來,或者是后退。

    完全就等于打了自己的臉一樣。

    所以他自然不愿意承認自己的錯誤,盡管眼下的形勢,的確有些不太好。

    孔雙也看向了向華:“我們這一路上,沒有看到半個人影,甚至連那些寨子里面,也都很平靜,按照道理來講,他們不可能如此穩如泰山的等著我們一一上門拜訪!”

    “我相信追蓬的話,這里面一定有問題!”

    向華看了一眼秦落月,方要開口之際,不遠處忽然傳來一陣輕微的顫動。

    雖然細不可查,但是對他們這些人來說,還是清晰的捕捉到。

    “誰?”向華率先出手,身形如電,朝向前方撲出。

    那道身影方才從灌木之中移出身形,準備朝向遠處逃離。

    卻剛剛逃出十多米,便被向華追上,一把扣住了肩膀。

    向華目光跳動,此人的出現,恰好給了他一個臺階,或者說是拯救了他的尷尬。

    閃身將此人帶到了眾人面前,真氣流轉,將其穴道盡數封印住。

    從裝束上來看,這個人便是某一座寨子的匪寇。

    “你是哪一座寨子的?”向華冷聲問道。

    那人掃了一眼這些人:“你們,到底是誰?怎么敢闖入到這里?”

    向華一腳將他踹翻在地,雖然沒有使用真氣,但強橫的殺機已經讓對方臉色驟變。

    “現在,是我來問你,你只需要回答便是了!”

    向華的聲音,讓那名匪寇眼中滿是畏懼,當即不敢繼續開口。

    “你是哪一座寨子的?”他再次問道。

    這一次,那名匪寇明顯老實了許多,如實回答道:“我不是哪座寨子的,我來自無憂谷!”

    “無憂谷?”

    眾人都知道,無憂谷是他們的避難所。

    將軍們臨行前也都曾經囑咐過他們,一旦有事情發生,迫不得已之下,可進入無憂谷避難。

    雖然不知道無憂谷與孽城到底是什么關系,但想想總歸不會是敵人。

    如今聽到這名匪寇說自己是無憂谷的,連同向華的殺氣也逐漸弱了幾分。

    “你是從無憂谷出來的?”向華忍不住再次問了一句。

    匪寇不住的點頭。

    向華當即冷哼道:“這種小伎倆,也要拿來騙我?”

    “無憂谷的人很少離開那座小谷,眾所周知,你卻一個人跑到這里,喝西北風嗎?”

    “趕緊說實話,否則立刻就要了你的性命!”

    向華眼中再次迸發出殺機。

    然后,單手扣住了那名匪寇的咽喉。

    匪寇的呼吸里么急促起來,不斷用手拍打著向華的手,眼中閃過幾分哀愁之色。

    沒有人阻攔,對于他們來說,這是最為重要的事情。

    如果這個弟子當真是無憂谷的弟子,他們所有危險也都煙消云散。

    可以從無憂谷借一條路離開此地。

    所以這件事情,必須要搞清楚。

    一念至此,他雙目微微瞇起,手臂也微微慫了幾分。

    那名弟子眼中滿是驚懼:“你們是來此參加試煉的孽城弟子?”

    眾人紛紛將目光投遞過去,不過雖然他認出了自己等人,但如今周圍匪寇差不多都已經知道了他們的到來,所以同樣不見得就是真的。

    向華一把將他丟在地上,方要開口,秦落月卻是踏步走了出來。

    “向華大哥,我曾經去過無憂谷,讓我來問他幾句!”

    向華點了點頭,追蓬卻是眉頭一皺:“你何時去過無憂谷?”

    秦落月道:“當年我與家族弟子來到這里試煉,曾經遇到過匪寇的劫掠,后來也是因為無憂谷出面,方才將我們救了下來,也有幸在谷中呆了幾日!”

    追蓬聞言點了點頭。

    向華掃了追蓬一眼,繼續說道:“落月,你且問一問他!”

    秦落月點了點頭,朝向那名匪寇問道:“無憂谷內的演武場,是否有陣法覆蓋?”

    那名弟子點了點頭:“有陣法,我們平日里修煉,也都依靠著這些陣法!”

    秦落月看了眾人一眼,繼續道:“演武場旁邊的草亭,一般都誰會在那里呆著?”

    “是大長老和三長老!”那名弟子再次說道。

    秦落月雙目微瞇:“無憂谷的直系弟子都已經離開那里,朝向孽城逃離,你們為何沒有跟隨大部隊離開?”

    那名弟子開口道:“我們是留守在周圍的弟子,大首領已經歸來,青龍手再次敗于大首領之手,我等奉三位首領之命,前往截住其他人!”

    他說到這里的時候,小心的看了眾人一眼:“只是沒想到,卻在這里遇到了你們!”

    向華等人相互對視。

    這名弟子說的沒有漏洞,如今只能看一看,秦落月的信息。

    秦落月繼續問道:“大首領到底去做了什么?怎么會忽然趕回來?”

    那弟子道:“大首領和三首領發現了曼陀花的蹤跡,一路追尋之下,與守護曼陀花的妖獸周旋數日,方才成功,所以立刻就趕了回來!”

    “曼陀花?”秦落月有些驚訝的看著這名無憂谷弟子。

    如今她已經能夠基本上確定這個弟子的話。

    其他匪寇或許也能夠知道演武場是覆蓋陣法的,但多半都是道聽途說。

    至于草亭內的大長老和三長老,卻是鮮有人知道的!

    尤其是曼陀花這個名字出現,她的注意力立刻被吸引。

    曼陀花的聲名,絕對不在天雷鐵木之下。

    一朵花瓣,便足以將她的傷勢全部修復完全。

    那是大道衍生的產物。

    所以她帶著幾分期盼,看向了向華等人。

    “他說的都沒有錯,應該不會有假!”

    說完這句話之后,稍微停頓了一下:“曼陀花,是天地神物,不在天雷鐵木之下!”

    雖然她沒有繼續說下去,但是向華一下子就明白了她的想法。

    當即開口道:“既然如此,我們立刻前往無憂谷,既然危機已經解除,那么我們應該盡快行動!”

    “而且無憂谷被奪回了控制權,或許也能夠解釋為何其他寨子會這樣安靜了!”

    其他人紛紛點頭。

    追蓬卻依然眉頭緊皺,繼續說道:“你們一共派出了多少人去追回其他無憂谷弟子?”

    那名弟子目光一閃,當即回答道:“一共派出了十人,我是負責這個方向的!”

    “可是以你們的速度,恐怕無法追得上他們!”

    “大首領交代過,如果追不上,便直接前去孽城,將他們接回來!”

    追蓬點了點頭,心中再次生出了幾分疑問。

    然而向華卻是說道:“應該不會有問題,落月之前的提問,便可說明一切!”

    “無憂谷如今已經平靜,我們也正好能夠借助那里來恢復傷勢,做好調整!”

    追蓬總覺得有些不太對勁。

    不過眼見著向華如此確定的相信,當即也就不再開口。

    王東一與孔雙也都紛紛相信了下來。

    無疑,從眼下的形勢來看,如果他們退回去,就等于放棄了整個試煉。

    但是如果繼續前進,危險也會大大增加。

    這名弟子的出現,無疑是給了他們新的希望。

    而且或許還是唯一能夠真正通過這里的希望。

    所以他們也都沒有反駁。

    向華看著追蓬哼聲道:“追蓬,你沒有跟隨余寒離開,反而留下來,我向華同樣拿你當成了兄弟,所以我會保你平安!”

    “等到我們穿過這里,成功完成試煉,到時候我倒是要看一看,那個余寒到底如何面對我們?”

    不等追蓬開口,向華冷笑著繼續說道:“也或者,他再也無法活著走出來!”

    追蓬微微瞇起雙目,囁嚅了兩下嘴角,終究還是沒有說出話來。

    向華朝向秦落月點了點頭。

    然后朝向那名無憂谷弟子說道:“你且帶路,我們是孽城的試煉弟子,要前往無憂谷避難!”

    那名弟子為難道:“可是我有任務在身……”

    “帶我們過去,我會和你們大首領解釋的,他不會怪罪與你!”向華嘴角勾起一絲笑容。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添加書簽
新快3杀号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