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戀文學 > 玄幻魔法 > 九龍圣祖 > 第四卷 今世龍霄 一千九百七十三 不識好人心!

一千九百七十三 不識好人心!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小子,你看什么?眼睛不想要了嗎?”

    齊英脾氣暴躁,容貌既美,又是在這男人扎堆的帝龍軍中,自她加入帝龍軍以來,覬覦她美貌的男子數不勝數。

    只不過后來那些男子下場都極為凄慘,個個被打得頭破血流,久而久之,也就沒有人再來招惹這只母老虎了。

    而此刻云笑的目光雖然不含猥褻,但這樣被一個男人盯著看,齊英還是有些不自在,更何況這家伙剛才還羞辱了一頓自己呢。

    一旁的許紅妝臉現異色,她可是清楚云笑絕不是一個好色之徒,要不然也不會對自己,甚至對柳寒衣莫晴這些美女的愛慕視而不見了。

    那幾位可都是氣質不俗的絕世之姿,又身懷特殊體質,比起普通的美人來更多了幾分獨特的氣質,更容易讓男人著迷。

    許紅妝清楚,云笑如此看著齊英,應該是有某種特別的意義,所以她并沒有多說什么,只是靜靜地等待著云笑的下文。

    “我說你好歹也是一名通天境巔峰的修者,難道感覺不到自己體內的變化嗎?”

    云笑果然沒有讓許紅妝失望,僅此一句話,就讓她心中的猜測成為了現實,也讓齊英臉色微變,卻是想到了另外一個方向。

    “你……你這個卑鄙的家伙,到底對我做了什么?”

    想來齊英一時之間并沒有感應到自己體內的真正變化,但是那一抹特殊升騰而起的氣息,卻是讓她悚然一驚,下意識就開口罵了出來。

    “這還真是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吶!”

    莫名被罵了一頓的云笑,不由有些哭笑不得,而這蘊含著揶揄的話語,讓得齊英當場就爆發了,這不是罵自己是狗嗎?

    “你……”

    “齊英,你還是先仔細感應一下體內的動靜吧!”

    見得齊英被云笑氣得七竅生煙,許紅妝終于是不得不說話了,話落之后還狠狠瞪了云笑一眼,暗道你這家伙怎么這么不會說話呢?

    “咦?”

    有許紅妝開口,齊英總算是變得平靜了幾分,見得她脈氣流轉,仔細感應了一番體內的東西后,其臉色忽然變得極其古怪,又蘊含著一絲尷尬,一絲難掩的喜意。

    “我……我的內傷,竟然已經好了一大半!”

    齊英的喃喃聲并沒有如何掩飾,不僅是許紅妝聽到了,就連那邊原本在閉目沉思的黑猴子侯天,都是一臉驚詫地睜開了眼來。

    “英姐,你是說之前被那異靈所傷的后遺癥,都已經好了?”

    侯天直接驚呼出聲,想來是相比起自己的領悟,齊英那久治不愈的傷勢,才是讓他更為關心之事。

    差不多半月之前,紅云小隊外出任務,卻在半道上遇到了異靈強者的劫殺,當場有好幾個隊員身死,最終許紅妝拼命斷后,藍碩拼盡全力抵擋,才讓得侯天護著重傷的齊英逃出生天。

    但那一次齊英所受的傷實在是太重了,就算是這帝龍軍中有醫脈師,也只是開了些丹藥讓其服下,說只能慢慢將養,或許兩三月之后可能會痊愈。

    那位可是達到圣階低級的醫脈師,得到了這個答案的許紅妝等人,都認為沒有個三兩月的時間,齊英根本就不可能恢復如初。

    卻沒有想到此刻齊英驚呼出聲,聽其話語的意思,那些極其嚴重甚至是差點危及其性命的內傷,竟然已經化解了一大半,這是何等的驚喜之事?

    “是你?你剛剛點中我的笑腰穴,其實不是為了讓我出丑,而是在替我療傷?”

    經過短暫的驚喜過后,齊英已經是想到了一些事實,當即將不可思議的目光轉到云笑的身上,其口中說出來的話,或許才是事實的真相。

    “嗯,你三陰奇經受傷,郁氣得不到抒發,我點你笑腰穴,在讓郁氣消散的同時再大笑驅瘀,最多三日,你的傷勢便能痊愈!”

    見得對方已然猜到,云笑也不再故作深沉,此言一出,眾人的心情可都變得有些復雜了,尤其是作為當事人的齊英,更是臉現愧色。

    剛才的齊英,一直認為云笑是故意想要讓自己出個大丑,讓得自己在諸位隊員面前大笑狼狽,卻沒有想到對方其實是在替自己療傷。

    當此一刻,齊英真是恨不得找個地洞鉆進去,可笑她剛才還在心中對云笑暗暗咒罵,這可不就是對方所說的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嗎?

    “我……我……”

    一時之間,齊英的一張臉脹得通紅,一向英姿颯爽的她,這個時候竟然有些說不出話來,有心想要說幾句感謝之言,卻又不知道該如何措詞。

    “多謝了!”

    或許只有一旁的許紅妝才知道云笑的本事,相對于后者在戰斗力上的強橫,或許其他的一些東西,才是紅云小隊真正的幸運啊。

    “忘記告訴你們了,其實咱們這位新隊員,還是一名品階不俗的煉脈師,而且是醫毒雙修哦!”

    許紅妝瞥了一眼自己剩下的三位隊員,此言一出,不僅是齊英三人,就連一旁的胡本昌,心頭也是掀起了驚濤駭浪。

    說到底胡本昌和云笑也才認識不過一個月的時間,他見過的只是云笑諸多本事的冰山一角,至少這醫毒雙修的煉脈之術,他就毫不知情。

    事實上許紅妝還少說了一樣,那就是云笑的獸脈之術,不過這門煉脈分支,一向是獨立于醫毒兩脈之外,她有所疏忽也在情理之中。

    “那個……星辰兄弟,你……你能不能幫藍碩也看看傷勢,他的內傷并不比我輕多少!”

    有著許紅妝的話語緩沖氣息,齊英總算是恢復了那爽直的性子,雖然還有些不好意思,但為了藍碩的傷勢,她卻是不得不開口了。

    “呵呵,我觀這位藍碩兄剛才似乎是想和我比試一下肉身力量,現在看來就免了吧!”

    聞言云笑將目光轉到了那壯碩的身影身上,口中說出來的話,讓得齊英俏臉之上再次浮現出一抹尷尬,事實上她剛才確實有這樣的打算。

    雖然藍碩身有內傷,但在自己和侯天都敗下陣來之后,也只有此人用肉身力量的強橫,才有可能挫一挫云笑的銳氣了。

    不過此時此刻,齊英心中再沒有小看云笑的心思,這黑衣青年不僅是實力了得,而且心性極佳,明明是自己先行挑戰,最終卻還是出手替自己療傷,這份大恩,她會一直記在心底。

    云笑口中說著話,其實腳下早已動步,見得他幾步跨到藍碩的身旁,如此近距離感應,他心中早已經有所猜測,當下直接伸出手去,搭在了其腕脈之上。

    “咦?”

    剛剛搭上藍碩碗脈的云笑,下一刻臉上忽然露出一抹極為古怪的神色,卻沒有就此說破,而是手指律動,在其胸腹之間的幾處大穴上點了幾下。

    “噗嗤!”

    片刻之后,藍碩臉色一紅,緊接著哇的一聲吐出一口散發著腥臭的黑血,就算是離著這么遠的距離,許紅妝等人也能聞到那濃郁的腥臭之氣。

    “這個星辰,果然是手段不凡!”

    見得這立竿見影的效果,齊英已是打消了心頭最后的一絲疑慮,暗道那家伙治好自己內傷,果然不是誤打誤撞,而是有其真正的本事。

    “多謝!”

    吐出一口瘀血的藍碩,只覺自己心頭暢快了不少,直接站起身來,對著云笑抱拳道謝,自然也不可能再提什么比拼肉身力量的提議了。

    “嗯!”

    聞言云笑只是輕輕嗯了一聲,似乎是有些心不在焉,又好像是在想一些其他的東西,讓得場中的氣息顯得有些凝重。

    “星辰,你怎么了?”

    沉默了片刻后,許紅妝終于是忍不住問了出來,這一句問話,總算是將云笑從失神之中拉了回來,隨之浮現出一抹笑容。

    “沒什么,可能是我感應錯了吧!”

    云笑并沒有將自己心底深處真正的想法說出來,見得其深深看了一眼藍碩,眼眸之中一閃而逝的精光,昭示著他已經有了一些其他的想法。

    “小嵐,我問你,你們是不是曾經遇到過一種特殊的異靈,這種異靈看起來像是人形,額頭之上有兩根觸角!”

    云笑微一沉吟,為了進一步證明自己心中的推測,他直接就問出聲來,這讓得不遠處的胡本昌不由心下一動。

    “星辰兄弟,你說的不就是那幻角嗎?”

    胡本昌乃是見過那種異靈的,此時接口反問,也讓一旁的許紅妝幾人臉色微變,顯然云笑所料沒錯,那應該是屬于同一種族的異靈。

    “不錯,前段時間我們遇到好幾只這樣的異靈,他們之間似乎有著某種默契的陣法,讓得我們損失了好幾位小隊成員!”

    許紅妝說起這件事就有些恨恨,想來是回憶起了那一場大戰的慘烈,只不過那一戰已經過去兩月有余,曾經的悲痛已經平復了不少。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從那一次之后,你們紅云小隊的任務就從來沒有成功過吧?”

    云笑侃侃而談,此言一出,許紅妝幾人的臉色盡都變得有些惆悵,畢竟前者所說乃是事實,這也是他們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添加書簽
新快3杀号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