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戀文學 > 玄幻魔法 > 九龍圣祖 > 第416章 姑且一試吧!

第416章 姑且一試吧!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你就是云笑?”

    老宗主許清原可沒有那么多的想法,聽到云笑兩個字的時候,老眼之中頓時射出一抹精芒,仿佛感覺到極度不可思議。

    “你不是死了嗎?不,不,你竟然沒死?也不對,唉……,你沒死,真是太好了!”

    許清原有些激動,說話都有些語無倫次了,事實上相比起其子許凌松,那個城府極深的當代凌云宗主,他的性子要直爽得多。

    要不然當初也不會因為和云笑外祖交好,一時沖動就訂下這門指腹為婚的婚約了,只不過兩年多以前,商家滅門慘案的消息傳來,他一度認為云笑已經在那一役死于非命了。

    如果云笑身死,那當年的婚約也就自動作罷,許清原一直覺得有些對不起老友,卻沒有想到今日竟然能在這房間之內,見到自己的這位孫姑爺,又如何能不激動?

    一時之間,似乎連宗主夫人陷入重病的惆悵都被沖淡了幾分,連一旁的郭長老也是臉露奇色,作為凌云宗長老,他自然也是聽過云笑這名字的。

    許清原一番語無倫次的話語,倒是讓云笑心中升騰起一些異樣的感覺,似乎這位比起那許凌松來,更具真性情,這興奮之意,也不似作偽。

    “僥幸逃過一劫,累老宗主掛念了!”

    云笑微微一躬,并不愿在此事上多說,而這話出口后,許清原已是回過神來,同時感應到這少年的修為,又是一驚。

    “合脈境初期?好,不錯,配得上我許清原的寶貝孫女!”

    這一個發現,讓得許清原又高興了幾分,只是后面一句話說出,一旁的許紅妝不由啐了一口,一向穩重的她,臉上都不由多了一抹羞紅。

    “爺爺,你說什么呀!”

    嬌嗔了一聲之后,許紅妝不想在這個話題上深聊,直接將頭轉到母親身上,臉色忽變惆悵,說道:“我帶云笑過來,是想讓他看看母親的病!”

    “嗯?”

    此言一出,許清原還沒有說話,那郭長老卻是眉頭一皺,盯著云笑的目光之中,蘊含了一絲不屑,還有一絲敵意。

    自己可是堂堂的靈階高級煉脈師,連自己對夫人的病癥都回天無力,你一個毛頭小子,才修煉了幾年,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不會是初來乍到,想要在老宗主和小姐面前表現一番吧?”

    郭長老心中忽然升騰起這么一個念頭,而且越想越覺得有可能,傳說這小子只是玄月帝國一個小家族出身,這來到凌云宗,自然得想辦法引起小姐的重視了。

    可夫人病重,這可是開不得玩笑,要是讓這小子胡亂在夫人身上施針用藥,弄得病情惡化的話,說不定連等那位皇室煉脈師趕來的機會都沒有了。

    心中先入為主,認為云笑是想嘩眾取寵的郭長老,臉上神色越來越是憤怒,最后終于是冷聲開口道:“小姐,夫人病情沉重,若是一些不相干之人毛手毛腳,我怕……”

    郭長老最后的話沒有說出口,而目光早就對準了“一些不相干之人”,言下之意,已經很是清楚了,那就是不相信云笑。

    “是啊,紅妝,云笑修煉天賦雖然不錯,只是這煉脈之術……”

    一旁的許清原也是微一沉吟,開口勸道,雖然他對云笑出身小家族沒有什么芥蒂,但這少年如果真的如此心浮氣躁,不自量力想要出手,那可真會讓他失望了。

    在這位耿直的老宗主看來,修煉天賦和出身都并不重要,但人品性格一定要好,這樣將來孫女嫁過去,才會幸福一生。

    見兩位長輩都阻止,許紅妝一急,說道:“治病療傷,有的時候靠的并非煉脈師等級,還是讓他試一試吧!”

    許紅妝這是現學現賣,將之前云笑的話搬過來用了,不過這話也是正理,治病和煉丹開脈不同,有些疑難雜癥,不巧就被低階的煉脈師遇到了呢,對癥下藥,效果或許會比高階煉脈師胡亂嘗試有效得多。

    “小姐,夫人的病情,再也折騰不起了,咱們還是等皇室那位來施治吧!”

    郭長老眼眸之中閃過一絲惱怒,但也知道這位小姐得罪不起,所以只能是講道理,而這話出口后,連他自己都沒有太大的把握。

    凌云宗大長老去請皇室那位,都已經近十日了,到現在也只是傳回一些消息,并沒有將之請回,說明此事并不保險。

    果然,郭長老話音落下,許紅妝已是惆悵地說道:“等那個虛無飄渺的機會,倒不如讓云笑一試,郭長老你也說了,母親的病,再也耽擱不起了!”

    “這……”

    郭長老語塞,只能是將求助的目光轉到老宗主身上,以他的心性,是絕不可能讓云笑這毛頭小子,在夫人身上亂動的。

    “云笑,你真有把握?”

    許清原也有些糾結,一面是郭長老,一面是自己的寶貝孫女,因此他將目光轉到了云笑的身上,看著這個臉色平靜的少年,問了一句。

    “老宗主說笑了,治病救人,誰又有能百分百的把握?姑且一試罷了!”

    哪知道云笑說出的話,直接是讓得許清原眉頭皺得更緊了,都到這種時候了,就不能說句好聽的話嗎?

    “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再不救治,夫人恐怕連明天都堅持不到,你們還要耽擱嗎?”

    說實話,云笑肯來這里,完全是因為許紅妝,或者說因為許紅妝化名小嵐時對他的那些幫助。

    雖然認出了劇毒玉液藤,已經算是還了一些人情,可既然遇到了這件事,不管不顧的話,他的良心也是會過不去的。

    “明天?”

    驟然聽到這個時間,許紅妝和許清原都是臉色劇變,齊齊將頭轉到了郭長老的身上,卻見得這位長老臉色頗有些尷尬。

    “郭長老,你之前不是說母親能堅持半月的嗎?這才十天不到,怎么……”

    許紅妝有些惱怒,先前她還打算去凌天皇室求那位煉脈師出手呢,如果耽擱數日,真如云笑所說的話,回來恐怕只能見到母親的尸體了。

    “這個……,小姐,半月的時間只是推測,我也沒想到這幾日夫人的病會愈發沉重,應該……應該是堅持不到了!”

    雖然心中尷尬,但郭長老也不可能信口胡說,同時心中有些驚異,那叫云笑的少年雖然不知道煉脈之術如何,可這眼力卻極其不凡啊。

    就算是郭長老這些日子一直守在宗主夫人的身旁,卻也是在今日才發現病情急劇惡化,堅持的時間可能要大大減少。

    偏偏這少年離得數丈之遠,竟然一眼看出,而且更是確定夫人還能堅持一日,如果這是真的,單憑這份眼力,就要比自己這個靈階高級煉脈師強橫得多。

    “爺爺,還是讓云笑看看吧!”

    得到了郭長老的承認,不知為何,許紅妝突然之間對這個宗門首席煉脈師少了幾分信心,反而是對云笑多了幾分期待,因此話語之中,也有著一抹堅決。

    “這……好吧!”

    雖然云笑并沒有給自己肯定的答案,但當此情形之下,如果再無變故,這個兒媳婦恐怕真的連一日也熬不過去了,誠如云笑所說,姑且一試吧,左右也不過是個死罷了。

    連老宗主都說話了,郭長老也不再堅持,這是騾子是馬,拉出來遛遛就知道了,要真是個銀樣蠟槍頭,等下就現原現,只是希望這小子別直接將夫人治死才好。

    就在眾人異樣的目光之中,云笑緩步上前,而當他走近床榻之前尺許距離時,其鼻中已是聞到一股淡淡的異香,當下心頭一動。

    “難道真是那東西?但這怎么可能?”

    云笑心中念頭轉動,已是伸出右手,搭上了這位宗主夫人的腕脈,這一探查,臉色不由有些難看,因為這位夫人脈博微弱,幾不可聞,看來這方法是行不通了。

    噗噗噗……

    沒有去管旁邊郭長老異樣而陰沉的目光,云笑右手食中兩指并攏,見得他手指連動,已是連續點中了宗主夫人腦部的數處大穴。

    “這小子,倒是有幾分本事!”

    一直心存不屑的郭長老,剛開始的時候還有些惱怒,認為云笑胡亂出手,直到他看到后者每一指都精準地點在一處穴位之上,當下不由臉現驚色。

    別的不說,單是這份認穴的本事,還有那自信的臉色,就不比他這個靈階高級的煉脈師差了,而且就連他也沒有看出來,云笑點中這些穴道,到底有什么作用?

    “那是什么?”

    不過下一刻,許紅妝的驚呼聲已是將郭長老拉回神來,待得他轉眼看去時,只見宗主夫人的眉心額頭之上,不知何時已是多了一些東西。

    那似乎是七枚極其細小的星形印記,呈北斗之形,在宗主夫人的額頭若隱若現,顯得極為的詭異,而且好像還在散發著一些不為人知的氣息。

    “七星驚魂香,果然是你!”

    就在郭長老和許紅妝祖孫二人震驚的當口,云笑不由深吸了一口氣,喃喃聲從其口中傳出,仿佛蘊含著一抹異樣的情緒。

    .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添加書簽
新快3杀号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