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戀文學 > 玄幻魔法 > 施法諸天 > 正文卷 第九百二十三章 審判

第九百二十三章 審判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宗教和信仰是一種從唯心主義中誕生的力量,是集體意識對于世界產生影響大小的回饋,更是無數智慧生命愿望和意志的高度凝結。

    可以說世界上沒有任何一種能量,比得上通過散布信仰與信徒建立連接更容易了。

    不過它有一個致命的缺陷,那就是并不純粹。

    即使最虔誠的人,也會不經意之間將自己的主觀意識融入信仰之中,所以接受這種力量的人必然會被各種各樣亂七八糟的思想污染。

    如果當某一種思想占據信徒中半數以上的比例,那么他們所信仰的神就會不由自主做出改變。

    作為整個無冬城半數民眾信仰與崇拜的對象,張誠已經切身感受到了這股不抗拒的力量。

    “求求您!快讓瘟疫停止吧!”

    “我們需要解藥!真正的解藥!”

    “我的孩子們需要食物!”

    ……

    這些在祈禱過程中的心聲,就像魔音灌耳一樣不停在腦海中回蕩。

    它們是與能量混雜在一起,只要接受對方的信仰,就必然要接受這些亂七八糟的心靈污染。

    光憑這一點,張誠就給依靠傳播信仰來獲取力量的神判了死刑。

    因為在他的眼中,神的進化過程應該是不斷排除雜質,讓自己變得越來越純粹,越來越強大。

    可信仰呢?

    雖然能量獲取起來簡單,可是卻等同于給自己套上了永遠無法擺脫的枷鎖,而且通過日復一日的積累,這些來自凡人的執念會對神產生難以估量的可怕影響,甚至是潛移默化改變神的性格和行事方式。

    如果一個生命連自己的意志都無法保存,那他跟死了又有什么分別?

    就在張誠被這些來自信徒的聲音搞得不勝其煩時,位于無冬城堡大門前,一場既沒有法官,也沒有辯護人的審判已然拉開帷幕。

    “混蛋!你們毀了解藥!”

    “去死吧!罪人!”

    “燒死他們!”

    “叛徒沒有資格活著!”

    ……

    伴隨著數以千計的咆哮和吶喊,整個無冬城都感受到了這些來自底層民眾爆發出來的可怕力量。

    畢竟費倫大陸的人民,可不是地球上那些長期受到法律、道德和價值觀約束的現代人,而一群隨時有可能化身成為暴徒的瘋子。

    事實上,翻開費倫大陸所有大城市的歷史不難發現,幾乎每一座城市都有民眾暴動推翻統治者的記錄,甚至有些比較兇猛的暴動,直接終結了像伊瑪斯卡帝國這樣強盛的古老魔法文明。

    所以即使再殘暴兇狠的統治者,也不敢小看這些處于爆發邊緣的民眾。

    作為毀掉了瘟疫解藥的罪魁禍首,德斯澤爾和范斯維克此刻被吊在一顆大樹下,任由憤怒的民眾投擲石塊、屎尿和各種污穢不堪的東西。

    要知道納西爾領主為了奪回民心,派人在城內大肆傳播自己即將解除瘟疫的威脅,為所有市民免費提供永久性的解藥。

    可現在出了這種事情,自然等于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別說什么重新贏得民心,連他自己的安全都受到了嚴重威脅。

    為了防止民眾失去理智開始對城堡發動沖擊,他不得不把兩個可憐蟲當做替罪羊扔出去,至于遭到欺騙的范斯維克是不是有點無辜,整個審判過程是不是不符合正義之神的理念,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在政治的殘酷與黑暗面前,別說是區區一介領主,連正義之神教會中的牧師和圣武士都不敢輕易干涉。

    盡管他們內心之中充滿了不甘,甚至有一種想要將這些暴民全部殺光的沖動,可是卻不敢付出實際行動。

    因為那會導致整個無冬城民眾對于正義之神的反感與敵視,更嚴重點的還會沖進神殿內,摧毀供奉的神像、祭壇和圣物。

    就這樣,在無數雙眼睛的注視下,德斯澤爾和范斯維克活生生被打到遍體鱗傷奄奄一息,然后被架在篝火上活活燒死,整個過程發出的痛苦慘叫足以讓正常人做一輩子噩夢。

    等他們倆徹底變成焦黑狀的尸體,憤怒的民眾這才漸漸散去。

    根本沒有人注意到,在不遠處街道陰暗的角落里,有一名女性死死攥著拳頭,指甲直接戳破手掌,讓熊紅色的鮮血順著掌心滴答滴答往下流。

    她是如此的絕望、憤怒,以至于忘記了疼痛,兩只眼睛迸射出仇恨的火花。

    沒錯!

    這個人就是范斯維克名義上的未婚妻!

    無冬城昔日最強的圣武士——艾瑞貝絲·德·提瑪蘭德!

    不過現在,她身上既沒有圣武士標志性的神恩,也沒有平時看上去溫柔高貴的氣質,渾身上下散發著濃郁的負面情緒。

    雖然還沒有看到轉投邪惡神明獲得的黑暗祝福,但墮落已經無法逆轉,剩下的僅僅是時間問題。

    范斯維克的死讓她看透了一切!

    包括正義之神極其教會的虛偽和軟弱,納西爾領主內心之中對于權勢和骯臟臟治的妥協,還有那些自己拼命想要守護民眾可憎的真實面目。

    沒有公理!

    沒有正義!

    有的只是單純的發泄!

    就連曾經需要保護的被施暴者,也在眼下混亂的局勢下變成了施暴者!

    沒有人值得同情!

    更沒有人需要拯救!

    整個無冬城需要的是一場徹底完全的凈化!

    能達到這樣凈化的方法僅有一個,那就是殺戮和死亡!

    就在艾瑞貝斯打算擦干眼淚,將這份炙熱的仇恨埋藏在心底時,突然發現身后一名身穿黑色盔甲的女人不知何時出現在自己身后。

    處于下意識的反應,她立刻拔出長劍,厲聲質問道:“你是誰?”

    “憤怒!痛苦!絕望!仇恨!你現在一定極度渴望做點什么,來讓這座城市感受到與你一樣的痛苦,不是嗎?”身穿黑色盔甲的女人頗為感慨的反問。

    “是又怎么樣?這是我自己的事情!用不著你來管!”

    “不!你錯了!你現在需要的是力量!足以向那些雜碎發起神圣復仇的力量!來吧,跟我來,我可以讓你獲得這份力量,同樣也愿意給你一個復仇的機會。難道你就不就想砍下納西爾領主的腦袋,享受他在臨死前發出的哀嚎么……”

    (昨天胃腸炎犯了,今天下午才從醫院回來,沒能更新抱歉)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添加書簽
新快3杀号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