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戀文學 > 玄幻魔法 > 施法諸天 > 正文卷 第八百一十六章 死亡的奧秘(上)

第八百一十六章 死亡的奧秘(上)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掛斷電話,張誠開始用一種頗為頭疼的目光巡視著客廳內這幾只不知道通過什么渠道搞來的野生動物。

    按照他的習慣,像這種智商低下,又沒什么特殊能力的普通動物,最好的處理辦法就是人道毀滅,直接用解離術分解成無害的粉塵顆粒隨風飄散。

    畢竟他可不是什么動物保護主義者,也從來不覺得野生動物有什么值得保護的價值。

    優勝劣汰原本就是生命演化過程中的一環,如果某種動物無法適應人類對于環境的改變和破壞,那就證明它被淘汰了,自然會有其他生物填補其在食物鏈中的地位。

    不過考慮到伊麗莎白可能會用到其中一部分,張誠最終還是忍住了沒動手,而是把它們趕緊一樓右側走廊的一間屋子里。

    等做完這一切,才懶洋洋的躺在客廳沙發上,翻看著自己離開這段時間的未接電話和信息。

    很快,其中一條不是很起眼的信息引起了他的興趣。

    就在他想要撥打電話詢問一下具體情況的時候,彌漫在空氣中的魔法能量突然出現強烈波動,隨后一個熟悉的人影直接撕裂空間,從另外一邊鉆了出來。

    “啊!你終于回來了,我的朋友。”浮士德單手撫胸略微欠了欠身。

    這位擁有最強死靈法師稱號的怪人,眼下的臉色比幾個月之前更加蒼白,如果不是內部器官仍舊在照常工作,簡直就跟死而復生的尸體沒什么區別。

    “你是怎么知道我回來了?”張誠略顯驚訝的問。

    要知道他才離開地獄不久,到目前為止還沒有跟任何人見過面,并且恒定在身上各種回避類法術足以抵擋各種魔法偵測。

    “很簡單!通過你的手機。我發現,每次你莫名其妙消失的時候,手機永遠處于關機或者無法連接的狀態,但只要你一回來,它立刻就會與通信網絡連上。”浮士德咧開嘴笑著給出了解釋。

    不得不說,這個答案既在預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

    張誠裝出一副無奈的模樣嘆了口氣:“唉,好吧,看來你發現了我的一個小秘密,不是嗎?說吧,有什么急事?”

    浮士德笑著搖了搖頭:“不,不是什么急事。恰恰相反,我是來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女神的尸體已經制作完成,她是我所有作品中排名前三的杰作。為了表達對你當初主動放棄競爭的謝意,我決定送給你一本書,一本記載了死亡奧秘的秘典。”

    “死亡奧秘?!”張誠聽到這幾個單詞,眼睛里頓時冒出期待的光芒。

    在哈利·波特世界的時候,他曾經引發全球范圍內的熱核戰爭,用數十億人口想要一窺死亡規則的秘密。

    可誰想到,最終卻被一個奇異的光團打斷了。

    “是的!死亡的奧秘!我能感覺到,從本質上來說,你跟我其實是一類人,都對知識和力量如此癡迷。相信我,這本書不會讓你失望的……”

    說著,浮士德將一本看上去又臟又舊,頁面呈現出黑褐色的書籍輕輕放在桌子上,然后留下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整個人漸漸變得透明,最終消失在原地。

    感受著這本書散發出來的濃郁死亡氣息,張誠下意識皺起眉頭,主動伸出右手想要翻開第一頁,看看里邊究竟寫了些什么內容。

    當指尖與封面觸碰的剎那,書頁突然刷拉拉的自己翻動起來。

    還沒等他反應過來是怎么回事,便發現有一股力量將自己拉入了另外一個世界,一個完全由精神和意識構成的世界。

    “這是!!!”張誠瞪大眼睛巡視四周。

    只見周圍一眼望去,全部都是灰蒙蒙沒有樹葉的枯木,可見度非常低,給人一種非常強烈的死亡暗示。

    “什么是死亡?”一個全身上下籠罩在灰色斗篷內的虛影突然憑空出現大聲質問道。

    “你是誰?這里又是哪?”張誠非但沒有回答對方提出的問題,反而提出了自己的疑問。

    但遺憾的是,虛影明顯不打算回答任何問題,或者說是不具備回答問題的能力,只是不斷重復的問:“什么是死亡?”

    每次當它發出聲音,整個枯木林都會產生一陣毛骨悚然的回音,仿佛有什么東西隱藏在深處。

    “該死!我好像有麻煩了……”張誠懊惱的抱怨了一句。

    很顯然,這本秘典壓根不是什么書,而是一個連接點,一個傳送鑰匙,直接把觸碰到書頁人的意識拉緊這個神秘的空間。

    最重要的是,他不確定兩個世界的時間流速是否有什么差別。

    如果現實世界的時間流速是靜止的那還好,可要是與現實世界流速差不多,那么失去意識的身體就會處在一個非常危險且毫無保護的狀態下。

    身為一個所有事物都保持相當警惕心的人,這簡直就跟躺在案板上任人宰割的魚沒什么區別。

    而且因為整個世界完全由意識構成,張誠身上所有的裝備和魔法物品都沒能帶進來,所以他眼下唯一能夠依靠的就只有自己的頭腦。

    “死亡是什么?”虛影又一次湊上來不知疲倦的問。

    “死亡是生命的終結,是世界乃至宇宙萬事萬物的最終歸宿。沒有什么能夠逃過最終的死亡,哪怕是死亡本身也不例外。”張誠猶豫了片刻,很快給出自己對于死亡的理解。

    “你認為死亡是一切事物的終結?那么在終結之后又是什么?”虛影這一次沒有重復之前的話,反倒是又提出了新的問題。

    “終結之后?”張誠瞇起眼睛再一次陷入沉思。

    毫無疑問,這種帶有強迫誘導式的提問通常只有兩種目的,一種是把人活活逼瘋,還有一種就是為了讓人深入思考,直至找到正確的答案。

    當然,假如回答問題的人不夠聰明,亦或是知識儲備不充足,被逼瘋的可能性也很大。

    畢竟你永遠不會知道,制作這種東西的人,究竟是更傾向于理性的唯物主義,還是更傾向于感性的唯心主義。

    這就跟對于死亡的定義,往往有哲學方面和生理方面兩種,后者強調身體各個器官的外在特征,前者則強調抽象的精神,甚至不單單用來形容生物本身,還經常被拿來用在別的地方。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添加書簽
新快3杀号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