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戀文學 > 都市言情 > 九重紫 > 正文 第三百五十四章 端倪

第三百五十四章 端倪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竇德昌忙朝著竇昭做了個“不要聲張”的手勢,笑道:“千萬不要告訴七叔父,伯彥是悄悄過來的,住在園恩寺,槐樹胡同那邊還不知道呢!”

    竇昭大吃一驚,道:“可是出了什么事?他來了京都,怎么也不去跟長輩打個招呼?這眼看著要過年了,他住哪里?吃喝嚼用誰來照顧?”

    竇德昌嘿嘿地笑道:“伯彥本來準備回真定過年的,結果他朋友那邊出了點事,要到京都來打點,他就陪著過來了,和朋友一起住在了圓恩寺胡同的高升客棧里,準備過了年再去拜訪五伯父。”

    竇昭卻聽說這話里有話。她想了想,道:“是不是他朋友的事很麻煩?伯彥既想幫他的朋友,又怕五伯父為難,所以索性跟著朋友住在了客棧里,準備看看苗頭再說。”

    竇德昌嘆道:“你怎么不是個男孩子!”

    “女孩子就那么不濟事嗎?”竇昭和他鬧著,“我什么地方不如你?”

    竇德昌嘿嘿笑。

    竇昭就吩咐甘露拿了兩錠雪花銀交給了竇德昌,道:“既然他有意隱瞞身份,那我就不去探望他了。若是有什么事我能幫得上忙的,讓他直管吩咐小廝過來找我就是。”

    圓恩寺胡同在順天府學的西邊,英國公府在順天府學的東邊,不過兩刻鐘的路程。

    竇德昌毫不客氣地收下了,笑道:“你是大戶,手指縫里落下的就夠我們吃喝好一陣子了,我就代伯彥收下了。”

    竇昭不禁莞爾,和他打趣道:“要不要我也給你點體己銀子。”

    “體己銀子就不用了。”竇德昌涎著臉道,“能不能送我兩塊好點的玉佩,我過年的時候送人。”

    這又有什么不可以的?

    竇政昌和竇德昌當自己的親兄弟一樣。

    她親自陪著竇德昌去庫房里選玉佩。

    兩人就說起竇啟俊的朋友來。

    “……姓匡。名超,字卓然,家里是做海上生意的,在廣東番禺也算是富甲一方了。伯彥那年去鐘南山,被蛇咬了,還好遇到了匡卓然,救了伯彥一命……這次伯彥去廣東,就是去答話匡卓然的。沒想到匡卓然家里出了事……說是自從今年九月,匡家的貨連續出了幾次次。賠了快二十萬兩銀子,眼看著就要傷盤動骨了,卻有從前做生意的朋友介紹了京都來的巨賈,說是要買下他們家的船行,價錢卻比市價低了一半。

    “匡家自然不肯。

    “結果就沉了一艘船。

    “匡家看著不對勁。動用了祖輩們留下來的人脈,這才打聽清楚,原來是京中的一位大佬看中了他們家的船行,想占為己有。匡卓然是讀書人,和讀書人說得上話,匡家這才決定讓匡卓然帶著幾位得力的管事來京都打點,看能不能讓那位大佬入干股。

    “伯彥想著匡卓然對他有救命之恩。就決定跟過來瞧瞧,若是和我們家有點關系,準備求了五伯父從中周旋,化干戈為玉帛。匡卓然雖然不知道伯彥的身份。但他知道伯彥為人沉穩有見識,也跟他跟過來幫著出出主意,就帶著伯彥一起來到京都。

    “結果快過年了,人沒有找到。伯彥也不好貿貿然地去槐樹胡同,就這樣跟著匡卓然住在了客線。”

    “到底是哪位大佬啊?”竇昭鄙視地撇了撇嘴。“吃相也太難看了。”

    “可不是。”竇政昌拿了一塊桃花凍牡丹花件問竇昭,“好看不好看?”

    竇昭看著心中一動,想到了紀令則,不動聲色地道:“當然好看!也不看看這是誰的東西。不過,這東西適合送年輕的女子,你準備送給誰?”

    “哦,”竇德昌露出幾分心虛,掩飾般地道,“我還沒有想好。”然后很快把話題又扯到了匡卓然的身上,“不過,我總覺得匡家多慮了,像他們這種人家,也就在番禺數得著數,京都的大佬怎么看得上?說不定只是那大佬身邊的什么人扯著虎皮做大旗,匡家在京都又沒有什么人,這才被嚇唬住了。”他說著,把那塊桃紅凍的玉佩放在了一旁,又挑了塊碧綠如洗的玉蟬,舉給竇昭看,“你看這塊怎樣?”

    “不錯。”竇昭笑道,“夏天用紅繩穿了,吊在脖子上,看著就透著股涼氣,很漂亮。”

    “我也這么覺得。”竇德昌把兩塊玉都揣到了自己的衣袖里。

    死孩子,有了心上人就忘了自己的娘親!

    竇昭在心里怨念著,挑了一塊彌勒佛的玉佩,一塊竹節的玉佩,一根鑲石榴石的石榴花金簪,一塊端硯,一匣子狼毫筆,道:“這彌勒佛的玉佩是給六伯母的,狠毫筆是給六伯父的,端硯是給十一哥的,金簪是給十一嫂的,竹節的玉佩是給七斤的,你回家的時候代給他們。”

    竇德昌叫道:“那我的呢?”

    竇昭瞅著他的衣袖佯露出冷冷的笑。

    竇德昌捂了衣袖,道:“算了,算了,我幫你帶過去就是了。”一溜煙地出了庫房。

    竇昭不禁抿了嘴笑,吩咐甘露:“把東西都配了相應的匣子裝起來。”

    甘露應聲而去,竇昭去了花廳。

    竇德昌道:“時間不早了,我去跟伯彥商量商量,到底該怎么辦好?”

    竇昭送了竇德昌出門,低聲道:“要挑著世子不在家的時候來。”

    竇德昌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悄聲道:“我明白,不能讓宋硯堂知道這件事。”

    “你怎么這么傻?”竇昭抱怨道,“如果世子在家,他這個做兒子的能袖手旁觀嗎?”

    竇德昌站下了腳步,望著竇昭的目光漸漸變得嚴肅起來:“你是不是很喜歡宋硯堂?”

    “胡說些什么?”竇昭嗔道,臉上卻莫名變得火辣辣的,“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少對別人指手畫腳的。”

    竇德昌一愣,然后面露出詫異。又變得躊躇起來,好半天才話帶試探地道:“我的事,我的什么事?”

    竇昭暗暗后悔自己失言。

    有些事,向來堵不如疏。

    以竇德昌上半輩子的執著,把事情說開了,只會讓他更加肆無忌憚,沒有了顧慮。

    她正要拿話圓過去,宋墨回來了。

    他一眼就看出兩人之間的氣氛有點不對,忙裝著驚訝的樣子“咦”了一聲。道:“你們怎么站在這里說話?”隨后給竇德昌行禮,笑道,“聽說舅兄過來,我就吩咐廚房把前幾天宮里賞的鹿肉烤了,正好家里還有壇御賞的梨花白。滋味醇厚,配烤肉最好不過,后院的梅花也開了,我陪著舅兄去后花的暖亭里小酌幾杯如何?”

    竇德昌連聲說好,頗有些落荒而逃地和宋墨去了后花的暖亭。

    待送了竇德昌回到屋里,宋墨一面由小丫鬟服侍更衣,一面笑著對竇昭道:“舅兄說了些什么?看你那樣子。氣鼓鼓的。”

    竇昭不知道該怎么跟宋墨說好,有些事,在前世才發生過,現在還只是初露端倪。

    她依在大迎枕上。卷著書頁蹙著眉。

    宋墨更了衣,漱了口,坐到了炕邊,把竇昭耳邊幾根垂落的發絲拂在她的身后。柔聲道:“不是說萬事有我嗎?有什么好為難的!”

    竇昭想了想,遣了身邊的丫鬟。靠在宋墨的肩膀上,把竇德昌和紀令則事告訴了宋墨。

    宋墨道:“要不要我幫忙?”語氣非常的冷酷,和對她的溫柔全然不同,讓她想起前世那個站在屋檐下,周圍護衛的冷酷。

    竇昭打了個一寒顫,忙道:“不要你幫忙——你只會越幫越忙。”

    “瞧不起我?”宋墨捏了捏她的面頰。

    是怕你下手太重,破壞了竇德昌的幸福,畢竟在前世,他們是非常恩愛的一對。

    “不是還有六伯父和六伯母嗎?”竇昭抱了他的胳膊,“我們總不能越俎代庖吧?”

    這件事就順其自然吧?

    有緣,他們自然會在一起,無緣,沒有她,他們會分道揚鑣。

    宋墨道:“可那女子畢竟是個寡婦……”

    “我還是被退婚的呢!”竇昭怕萬一紀令則有真成了自己的嫂子,宋墨會瞧不起。

    “那是魏廷瑜沒有眼光!”宋墨不以為然,道,“我這是撿漏好了。你以為人人都有我這福氣!”

    竇昭笑不可支,心情大好。抱怨道:“子賢這家伙,為了討好別的女人,竟然從自己妹妹的庫房里順東西!”

    子賢是竇德昌的表字。

    宋墨才不管竇德昌會娶個怎樣的女人進門,他只要竇昭心情愉快。

    此刻竇昭心情放晴,他就繼續逗著竇昭,笑道:“可惜他是我舅兄,我也不好去討了回來。要不,我開了我的庫房,你隨便拿幾件看上得上的眼到你庫房里放著?”

    竇昭和他耍著花槍,故作吃驚道:“你的難道不是我的?我還一直以為你的就是我的呢?我干嘛把我自己的東西搬來搬去的。”

    宋墨大笑,笑容如夏日的陽光般璀璨,讓竇昭有片刻怔愣。

    他笑得更暢快了,抱著她在她耳邊柔聲道:“給我看看!”

    “什么?”竇昭一時沒明白。

    宋墨的手伸進她的衣襟,輕輕地撫著她的腹問:“給我看看,我們的孩子!”

    她的腰肢依舊纖細,腹部依舊平坦,什么都看不出來。

    竇昭有些猶豫。

    宋墨卻蹲在了她的面前,解了她的衣襟。

    潔白如玉的肌膚暴露在冬日的空氣里,讓竇昭覺得有些冷。

    宋墨已俯身輕輕地吻在了她的肚子上。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添加書簽
新快3杀号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