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戀文學 > 都市言情 > 阿黛 > 正文 第一百七十二章 半塊兵符

第一百七十二章 半塊兵符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恭王府,端正院。

    “王妃啊,世子夫人實在是太過份了點,就那么當場讀了一首詩,說什么花開花謝春不管的……什么會心處還期獨賞的,還說趙將軍的英靈只會供奉在趙氏宗祠,這可當場就落了水月大師的面子了。結果,文會草草收場不說,水月大師也黯然離了京城。如今,京中人說起恭王府的話來,別提多難聽了……”

    廳上,阮彤坐在下首,沖著坐在炕上的恭王妃告著狀道。

    當然,她的目的是為了討好恭王妃,她娘親說了,恭王妃平日里跟世子和世子夫人的關系很淡,想來對世子和世子夫人并不太滿意的。

    “真的嗎?”恭王妃挑著眉看了阮彤一眼。

    邊上,元三姑看著阮彤,心里直嘆氣,這阮家的三姑娘還真是好糊涂啊,那英華庵的存在可實實在在是在打恭王府的臉面,王妃早想把它弄掉了,只是一直沒有一個合適的機會。

    如今世子夫人這么做,雖然不免要擔些惡名,但卻是合了王妃的心意的。

    偏這阮家三丫頭,也不知長的是什么心腸,竟反而幫著別人說話,真是糊涂。

    阮家人,怕也只有阮秀那丫頭是個明白人。

    “當然是真的啊,不信你問云仙。”阮彤還指著高云仙道。

    “嗯,事情是真的,不過小女子想來,世子夫人也是做了應當做的事情。”高云仙站起來沖著王妃行禮道。

    “云仙,你這什么話?”阮彤瞪著高云仙。高云仙這話豈不是跟她唱反調了。

    高云仙忙沖著她直使眼色,阮彤狐疑之下也不好說什么了,閉嘴悶悶的。

    “行了行了,這事情我心里有數了,天晚了,你們也回去吧,別讓家人等急了。”恭王妃有些不耐煩的沖著阮彤和高云仙揮揮手。

    阮彤和高云仙這才起身回禮告辭。

    自有丫頭領著她們出門。

    元三姑看著兩人離去的背影道:“王妃,要不要去提醒一下二夫人,彤姑娘做事太糊涂了,那高家的丫頭心思很沉。”

    “是啊,只怕是彤丫頭以后被人賣了還得為人數錢呢,你找機會跟二夫人提提吧。”恭王妃卻是無可無不可的道。

    實在她心里清楚,便是這邊提了,阮家那邊人也不一定放在心上,自從趙拓死后,邊疆趙家軍便為阮子節一手掌握,如今阮家已然坐大,自己這邊又沒一個鼎力之人,阮家已漸漸的不把她這個王妃放在心上了。

    院中風起,夕陽落下,氣溫更冷了。

    阮彤同高去仙兩人出得恭王府。

    出得門,阮彤就沖著高云仙埋怨上了:“你怎么回事啊,跟我作對啊。”

    “三表姐,你傻呀,你只消把事情經過跟王妃說清就行了,至于世子夫人的好壞,又豈是咱們能評論的,王妃心里自有衡量。人家到底是婆媳,是一家人,咱們隨便評論好壞,那總是讓王妃臉面不好看的。”高云仙低低的沖著阮彤道。

    “哦,這倒是,還是你考慮的周道。”阮彤聽著高云仙的話,想了想連連點頭。

    “再說了,我覺得三表姐在恭王妃這邊想心思也沒用,畢竟恭王妃已經答應了在靖王選妃的事情上幫秀表姐,那定然不會出爾反爾的。”這時,高云仙又道。

    “誰說我為著這個想在恭王妃面前想心思了,我不就是單純的看不慣那世子和世子夫人,我大哥如今還躺在床上呢,這口氣不出怎么行?”阮彤矢口否認的道。

    “我知道,我知道你是為你大哥出氣。”高云仙自是阮彤怎么說,她便怎么應。當然,阮彤那點心思又豈能瞞得過她。

    高云仙這么說了,阮彤卻又有些悻悻,想了想又問:“那靖王選妃的事情,你說,若不是在恭王妃面前想心思,那在哪里想心思?”

    “當然是在老夫人那里啊,不管阮秀在恭王妃面前做了什么,但最終參選名額報上去,還不是得由老夫人那里,阮家女,不可能經由恭王妃的手報上去的。”高云仙道。

    “哈,這倒是的,阮秀不管在恭王妃這里使了多大的勁,若是老夫人那里不依,那一切便都是空。”阮彤眼睛一亮,還是云仙這腦瓜子好使。

    兩人正說著,一陣車轍聲響起,卻是阿黛同趙昱回來了。

    阮彤和高云仙遠遠見得趙昱和阿黛下得馬車,便遠遠的福了一禮,然后上了阮家的馬車,離開了。

    阿黛看著遠去的車影。

    “怎么了?”一邊趙昱看著阿黛一直看著遠去的馬車,便問道。

    “哦,沒什么。”阿黛回了句,她只是在想著,這阮家姐妹的事情,靖王選妃怕是又有一翻熱鬧好瞧了。

    “風大了,快進府吧。”趙昱一手攏著阿黛的肩,擋住刺骨的晚風。

    “嗯。”阿黛點頭。

    兩人進了府,先回屋里換了身衣裳,然后便去見恭王妃。

    端正院的偏廳,恭王妃正坐在炕上,一手端著茶杯,不知在沉思著什么?

    此時,一個丫頭掀了簾子進來,行禮道:“世子,和世子夫人來了。”

    恭王妃這才回過神來:“讓他們進來吧。”

    丫頭立刻掀了門簾子,迎子趙昱和阿黛進來。

    “見過王妃。”阿黛和趙昱行著禮。

    “坐吧。”恭王妃指了指一邊的椅子,阿黛同趙昱坐下,一邊的丫頭上了熱茶后便退了出去。

    屋里,只有恭王府,元三姑,趙昱和阿黛四人。

    “英華庵的事情我聽說了,做的不錯。”恭王府這時開口淡淡的道。

    “這是王妃教導的好。”阿黛微笑的道。當然,這言外之意嘛,既是王妃教導的,那這事引起的閑言碎語王妃也不好責怪阿黛了。

    恭王妃沒想到阿黛會這么說,本來沒什么表情的臉上倒有了一絲笑意:“滑頭。”

    阿黛淡笑。

    一邊趙昱卻是淡然。

    恭王妃這時轉過臉看著趙昱,心里真不是滋味兒,趙拓以這樣的面目再出現在她面前,說是恨吧,也沒有恨了,但終是不甘心,她跟于月華爭了幾年,可到頭來好象還是于月華贏了。

    可現在不甘心也沒法子,這恭王府還就得這賊小子能撐起來。

    紛紛擾擾的幾十年,到得最后這個結局,只能說是老天爺的捉弄。

    “聽說,你二月份就打算動身出關去西域了?”恭王妃收拾了心情,沖著趙昱問。

    趙昱每一次面對恭王妃,心中也是有些說不出的味道,恨,肯定恨的,若不是這個女人,母親或許到現在還活著。可問題是現在,他以趙昱的身份活著,也拿恭王妃沒奈何,恭王妃唯一的把柄就是趙頤的身世,可隨著趙頤去世,這把柄也就消失了。

    其實就算趙頤還在,恭王妃最終的結局也只能是幽禁宗祠,跟她現在的生活也差不多。

    所以,兩人便一直這么僵持著,更甚者了,為了恭王府,為了不至于讓阿黛為難,兩人也一直處于一種表面冷淡,但實則算是有些默契的態度。

    當然,重生成趙昱之后,趙拓復仇的心思也淡了不少,母親臨死前的話還在他的耳邊響起。

    “死了的,未必就是不幸,活著的,也未必就是幸事。所以,不要恨,只要看著,且看它高樓起,高樓塌。”

    六歲的記憶并不長久,但唯有這句話,一直在趙拓的腦海里,死之前他未必能明白,死之后,他反而明白了些。

    “是的。”趙昱點點頭。

    “我知道你想干什么,只望你不要把事情做的太絕。”恭王妃兩眼森森的盯著趙昱。

    “不是我把事情做的太絕,而是某些人有沒有把路走絕,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只能一切隨它。”趙昱迎著恭王妃的目光道。

    聽著趙昱的話,恭王妃兩眼更加的森冷,緊緊的相著趙昱,趙昱毫不示弱的迎著。

    好一會兒,恭王妃長長一嘆:“我言盡于此,你看著辦吧。”

    “嗯。”趙昱點頭。然后站起身來一拱手:“王妃休息,我們告退。”

    “阿黛慢著,這個拿去吧。”恭王妃卻突然叫住了阿黛,然后沖著一邊的元三姑道,三姑把發地盒子拿過來。

    “是,王妃。”元三姑應了聲,走到一邊,捧過來一只梨花木的盒子。

    恭王妃接過盒子打開,從里面拿出一塊令牌遞給了阿黛。

    阿黛有些狐疑的接過,是一塊鑲金紫檀木牌子,做功極為精致,上面鑲了一個“令”字。

    “這……”阿黛有些不明白這是什么,轉眼看了一邊的趙昱,趙昱神色有些震驚也有些不解。

    “回去吧,我要休息了。”恭王妃這時逐了客。

    阿黛再施一禮,同趙昱出得門。

    “這時什么?”出得門,阿黛有些好奇的問趙昱,揚了揚手上的牌子。

    “兵符,半塊兵符,這就是恭王府軍權的所在。”趙昱看著阿黛手上的牌子道,對于恭王妃,心中更是說不出的味道了。

    “是不是說有這個兵符,你出關外便能指揮得動軍隊?”阿黛連忙問道,如果真是這樣,那趙昱此刻去西域就安全多了。

    “當然不行,這只是半塊兵符,還有半塊在皇帝那里。但有這半塊兵符,就能調動屬于趙系的私軍,百人以下。”趙昱道,當然,所謂的百人以下只是規定,具體還是有寬松的尺度的。

    一聽這話,阿黛便知道這塊兵符可是了不得的東西。

    “王妃為何會突然把這個交出來?”阿黛有些疑惑,之前她還擔著王妃對趙昱下手呢,如今有這兵符在,倒不存在這問題了。只是王妃為何會的馬這兵符交給趙昱呢,這想來應該是王妃最后的底牌了,沒有這個,趙昱要架空她太容易了。

    從自保來看,王妃這樣做非常不合情理。

    “怕是阮家在邊疆的問題很大,大到一但揭開,很可能連我恭王府也會陪葬。”趙昱沉著聲道。

    ……

    今天早點發了,大家看完,正好參加某糖的訪談,某糖希望能跟大家時況的聊聊天。進入聊天室的方法是,點擊女生網首頁名家訪談欄里,本書介紹邊上,紅色的“更多”字樣,或者是頁面頂上的評論專區,然后就能看到訪談的作者介紹了,然后點擊進入聊天室就成啦。

    ……R1152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添加書簽
新快3杀号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