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戀文學 > 歷史軍事 > 寒門狀元 > 第一八九章 轅門入場

第一八九章 轅門入場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go>    二月里,閩西地界小雨淅淅瀝瀝下個不停,沈溪窩在屋子里讀書,很多时候只是对着窗口,往院子里瞅上幾眼,心qing寂寥了,就回去寫寫畫畫。

    雖說沈家人將沈溪關在屋子里讀書,但还是給了他一定的自由度,对于他讀什么,如何讀,并沒有特別的要求。

    一場春雨一場暖,经過隆冬的洗禮,到二月下旬时,寧化城里城外已完全是春日萬物復蘇欣欣向榮的景象。

    二月二十四,縣試頭两天,沈溪在沈明鈞帶領下,前去見互結的四名考生。

    因為有作弊連坐制度,誰作弊,等于把大家伙兒給害了,最基本互相熟絡一下还是有必要的。

    这幾名考生,有两人是雙溪鎮的,还有二人是縣城商会子弟,年歲都在十六七歲,均屬于第一次參加縣試。

    年歲相仿,又是初考,坐下来談談考試內容也有必要。

    關于四書文和五经文的押題,各個學生的先生都在做,往些年的考題会讓學生仔細審讀和作答。

    但每屆縣試,都是由时任知縣来出題,四書五经的隨意xing很大,隨便拿出其中一本挑出一句,都可以作為科舉的題目。

    以沈溪对葉名溯的了解,这是個京城世家出来的履歷派,所學应該極為正統,加上本身年歲不怎么大,喜歡新事物,很可能会考一些偏門的知識。

    二月二十六,沈溪去考場熟悉場地。

    臨时搭建起来的考棚,非常簡陋。為了防止學生提前夾帶小抄进考棚,熟悉場地只能遠遠看上一眼,讓考生知道自己的座位在哪一塊就行了,第二天衙差調配考生入場时,不至于忙亂無措。

    官府提前將考生的大致考試區域劃分出来,具体的座號并不需要列明。到考試时,學生的考卷上会有特別的編號,名字也会被書寫在上面。

    沈永卓和沈溪两兄弟。在縣學外看了看,沈溪年紀小個子矮,之前沈家人擔心这次看場地人太多,特別囑咐不讓他们走得太過靠近里面。以免推攘踩踏出什么意外。

    沈溪和沈永卓有很長时間沒見過了,再度見面时沈永卓唇上多了一点胡渣,人顯得成熟許多,不過他眼神飄忽,說話时愛低着頭。一副沉默寡言的模樣。

    等中午从縣學那邊回来,家里已经給兄弟二人準備好了送考的宴席。

    本来小孩子是不能上桌吃飯的,这次卻給予特別優待。沈永卓年已十八,眼看要到弱冠之年,再加上这次縣試沈永卓若考中,下一步就將迎娶呂家小姐,算是“愛qing”、“事业”雙豐收。

    飯桌上,家人对沈永卓和沈溪多有叮囑,大意不外乎便是沈永卓必須要考過,光宗耀祖。而对沈溪則沒有立下什么硬xing指標。

    吃過飯,沈溪和沈永卓便去見給他二人具保的廩生。

    这两天沈明鈞去了桃花村一趟,找村民證明身份,在親供之上留有鄉鄰的手印。親供主要是保證考生身家清白,并非倡優皂隸子孫,且不能冒名頂替,且不在居喪之期內。

    除此之外,还要把考生的体貌特征寫上去,要詳細到臉型、身高、五官特征,甚至是臉上的特別印記。就好像學生的準考證一般,进場时需要出示,以供衙役檢查,考試中也会有人抽查。

    廩生是惠娘通過商会請来的。是寧化縣城的老秀才。

    这樣的秀才一年里最少要為幾個學生作保。考縣試的人多,每家總要宴請他们一頓,还要送上禮物聊表心意。

    还沒到日落,家里人就要求沈永卓和沈溪两兄弟回房休息。第二天的考試,会在黎明之前开始,按照規矩。考生应該在后半夜四更末入場。要保證第二天考試順利,提前一天非要休息好不可。

    但不到时辰,沈溪全無睡意,倒不是他对第二天的考試感到緊張,作為一個现代人,大小考試他经歷了無數。只是这特殊时候,他想起了很多陳年往事。

    一直到二更天后,沈溪才睡着,可是还沒到四更,家里人已经過来敲門了,讓兄弟二人起来往縣學那邊去。

    整理好衣服,連飯都来不及吃。家里給兄弟二人準備了考籃,里面除了筆墨和鎮紙之外,还有一些吃食。

    因為交卷要到下午臨近黃昏时,中午考生要帶食物进考場,福建之地,食物多為便攜的米團。

    一起出家門,沈明鈞負責帶两兄弟往考場去,一路上的馬車和考生不少。越往縣學方向走,人聚集得越多。

    縣學之外,衙役正在維持秩序。

    夜se迷茫中,燈火處處,很多考生是獨身而来,但更多的是家眷一道陪同,但家眷最多只能送到縣學外,不得踏入考場一步。

    拖家帶口一大家子来相送的不在少數,使得考場外一片嘈雜之聲。

    还沒到入場时分,沈家兄弟只能先在外面等候,一直到五更,考場正南東西两處轅門才緩緩开啟,考生开始依次入場。

    因寧化是小縣,考試之人算不得多,要維持秩序尚算容易。

    此时家屬一律被衙役趕到街口,开始讓考生分批站好隊,每隊五十人上下,如此每個轅門外会有四隊二百余考生,依次进場时,会有衙役舉着燈籠查看来人的模樣,并且搜檢考生身上是否有夾帶。

    縣試对考生的着裝也有一定要求,就算成年冠帽也不得帶入場中。

    沈溪在甲子號考棚,沈永卓在丙字號考棚,二人在考試时相隔很遠。沈溪一介孩童,站在一隊中間跟着隊伍一起往前走,就好像后世排隊買車票,但这时卻絕对不会有人跑来cha隊,因為cha隊也無濟于事。

    沈溪前面是個四十多歲的老童生,被衙差檢查得很是嚴密,两個衙役把老童生上下摸了個遍,那老童生直叫冤枉:“幾位官爺,老朽身家清白,不敢有所夾帶。”

    衙役不客氣地道:“那可保不準。劉老二,別以為我们不認識你,你从二十歲考到四十多,这么多年沒考上,就不信你不会想点兒歪門邪道?”

    正在說話間,遠處傳来一陣哄鬧聲。

    原来是另一處轅門在搜查過程中,发现一名考生在飯團里藏有紙條,雖然只是寥寥數語,这可是作弊的大罪,人被官差用枷鎖套着。此人除了要在院門外戴枷示眾,回頭还要挨板子,以后再想考縣試也難了。

    “圖個啥?平日里不好好學,这时候想起来要帶小抄。”衙役嘴角一挑,帶着略微的不屑,“行了,劉老二,你可以进去了。下一個!”

    沈溪挪了幾步走到前面,那幾個衙役一看,不jin樂了。

    “行了,这個不用檢查,进去吧。”剛才对劉老二冷嘲熱諷的衙役不由笑着說道。

    劉老二剛走出沒幾步,聽到后不由回頭叫道:“官爺,不公啊,怎么到他就不用檢查了?”

    衙役中有哄笑聲,剛才那名衙役笑着回道:“这你都不知?这是咱今年寧化縣有名的小神童沈溪,別看他人小,頭幾年跟咱这些弟兄还有些交qing呢。是不是,沈家小公子?”

    沈溪搖頭苦笑,要說他跟这些衙役,淵源还真頗深。以前韓協当知縣的时候,他有幾次去縣衙,其中幾個衙役種牛痘,还是他親手種的。

    劉老二道:“認識歸認識,但也要搜,幾位官爺不也認識老朽?”

    “去,你懂個屁,他一個小孩子,讓他抄,能過了那就是稀罕。再不走,老子給你两板子你信不信?”

    劉老二悻悻然往里面走。

    沈溪過了轅門一關,往两邊看了看,過轅門沒经搜身的好像只有他一個。

    沈溪进得比較晚,到了甲子號考棚,能坐三十人上下的考棚里已坐下二十多人,靠近中間的好地方都被人占了,沈溪只能往邊上坐,他先算好風向,別等下雨再刮陣風把卷子打濕了。

    不長时間,所有考生都入了場。

    隨后进轅門的是知縣葉名溯,以及學署教諭。

    寧化縣地處偏僻,學署也就一個教諭外加两個訓導,想靠这三人来監考是不行的,衙役和六房書辦也要一起上陣。

    葉名溯身着朝服进門,进場后先環視一周,最后通過過道,往正堂的方向去,葉名溯作為这次縣試的主持者,之后幾場考試都是由他来坐鎮。

    隨即為考生具保的廩生进場,到正堂,开始点名和唱保。

    每唱到一人,考生会到正堂去接卷,葉名溯在檢查過考生與“親供”上描述相符合后,在具保廩生無異議qing況下,会親自把考生的名字寫上去。

    考生拿到卷子,即可回到自己的座位,等候考試开場。

    輪到沈溪,等沈溪到葉名溯桌子面前,葉名溯往下一看,微笑着点頭,把沈溪名字寫在試卷上,把卷子遞過来,卻好像鼓勵一般:“好好考。”

    在所有考生当中,能得到知縣鼓勵的只有沈溪一人。

    沈溪拿着“卷子”,加上一疊草稿,差不多厚厚一摞紙回到座位,此时天已蒙蒙亮。隨着所有考卷发完,轅門全部關閉上鎖,縣試的第一場考試,正式开始了。

    ***********

    ps:第十更!同时也是月票滿690票的加更!

    天子发现自己的極限差不多快到了,寫这一章时大腦已经有些迷糊……不過还是咬咬牙,看看能否再趕出两章来!

    繼續求訂閱和月票!未完待續。<!over>

    </p>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添加書簽
新快3杀号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