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戀文學 > 都市言情 > 韓娛之我為搞笑狂 > 正文 第 1699 章 搞事的韓裔們

第 1699 章 搞事的韓裔們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雷聲陣陣,嘩啦啦地下起了大雨,天空中好像掛滿一串串珠簾,紐約雨中的夜景十分迷人。

    被雨淋成落湯雞的楊瑞,急匆匆的跑進曼哈頓上西區的一棟舊公寓樓,試了幾把鑰匙打開四樓公寓的門,呆呆的望著面前的一切。

    這是一間最多8平米的迷你小屋,有張兩層的鐵架子床,睡上鋪起床都得小心,腦袋很容易頂到房頂,下鋪現在當桌子用了,整整齊齊的擺放著一些書和衣物。

    旁邊一張破舊的書桌上,只有一臺面包機和一口鍋,幾個小盤子一個碗,兩副筷子,一把勺子。

    神奇的是,這公寓居然有衛生間,坐在馬桶上,人的膝蓋能碰到門,這里真是小到人搬進來就再也不會長胖了。

    楊瑞打著哆嗦換了身衣服,裹了條毛毯,自言自語著:“差點凍死在外面……我這是重生了吧?”

    他走到門前,門上有面小鏡子,鏡中是一張陌生的臉。

    他照了一會兒,驚喜交加的接受了現實。

    前世楊瑞三十三歲,計算機系大專畢業,因上學期間是籃球校隊成員,特別懂籃球及體育新聞,畢業后應聘進了一家大型體育網站做管理員,負責更新nba板塊專題內容,包括球員數據,球隊薪資,戰績排行,賽季球員各項榮譽等等。

    他做的很出色,很快成為了體育網站的白領,工資高且較清閑,一干就是十二年,沒想到一眨眼功夫就穿到了1997年6月的紐約,一名醉漢身上,被雨淋醒。

    他連自己怎么穿過來的都不知道,明明是大白天,沒有意外發生。

    他最后的記憶很清晰,下午向往常一樣坐在辦公室里,新買的三星“絕不爆炸款”手機剛充滿電,他給朋友撥去電話,約晚上一起吃飯……忽然就在美國了。

    記憶斷斷續續的出現在腦海中,他是憑著融合的記憶找回家來的。

    這個人名叫杰瑞楊,23歲華裔。名字是孤兒院院長給起的,因為他小時候特別喜歡看動畫片《貓和老鼠》,一看到老鼠杰瑞出場就笑的很開心。

    8歲那年杰瑞被一個姓楊的華裔獨居中年人收養,17歲時養父因病去世了,為治病沒留下多少遺產,杰瑞只好和孤兒院的同齡死黨托馬斯-本特利一起打工度日,過的很辛苦。

    記憶像看電影一樣,一個畫面接一個畫面,楊瑞漸漸興奮起來。

    他不只是年輕了十歲,杰瑞居然在托馬斯的資助下上過五星訓練營的教練課,今年剛獲得了籃球教練資格證,可以去競聘成為各級別聯賽的籃球教練。

    只可惜,杰瑞花費四個月時間,跑了全美幾百所學校,不管應聘主教練還是助理,都沒有成功。

    現實就是這么殘酷,大部分學校根本不給他表現機會,負責人像打發乞丐一樣直接將他趕走。

    花光積蓄,心力交瘁的杰瑞回到了紐約,昨天晚上,他受邀參加了一個圈內派對,郁悶的發現,同期從訓練營畢業的人,好壞不說,全都找到工作了。

    在派對上,杰瑞聽到了很多刺耳的“關心”。

    “別著急,你需要休息,黑著眼圈去找工作,哪像教練?怎么給人留下好印象啊?”

    “你這種穿著去應聘,當然不會成功啊,不知道的還以為你要面試清潔工呢,聽我的先去買身好衣服,然后再試試吧。”

    “你之前在飯店里不是干的很好嗎?上什么教練課啊。我早就跟你說過,無論做什么,不集中精神是沒法成功的。”

    “小老鼠,我好心勸你一句,快轉行吧,別再做夢了,你當不了籃球教練。”

    楊瑞作為旁觀者看著都火大,這叫勸說?這特么是**裸的歧視啊。

    未來網絡發達,很多黑暗的東西無所遁形,美國絕不是天堂。

    杰瑞的教練基本功扎實,安排球員訓練,布置攻防戰術都不成問題,他連初中校隊教練都做不了的根本原因,就是種族歧視。

    看看美國城市怎么劃分居住區吧。除了以經濟地位劃分外,就是以種族、民族、祖籍來劃分。

    “唐人街”、“波多黎各人區”、“意大利人區”、“黑人區”、“拉丁區”等等……每區自成系統,建筑形式民族風格化,既有他們的福利互濟組織,也有自己的黑社會及幫派集團。

    工作歧視更明顯。最典型的例子,當數美國從法律上拒絕承認許多第三世界國家的學歷。這樣來自其他國家的大批醫生和技術人員移民到美國后就很難找工作,只好改行,從事簡單體力勞動和輔助性工作。

    在美國最受歧視的是黑人和亞洲人,其次是拉丁美洲人,似乎受歧視的程度是同他們的膚色深淺成正比的,想找份高大上工作實在太難。

    楊瑞接收這些記憶非常不爽,如果是他肯定還擊,不會給這些同學半分好臉色看。

    杰瑞卻選擇了忍耐,喝了很多悶酒,醉醺醺的離開派對,步行了很長一段路,最后睡在了路邊一張躺椅上。

    杰瑞并不是個脆弱的人,相反,他的毅力非常驚人,所以才能拿到夢寐以求的證書。可他面試工作處處碰壁,混成現在這死德行,鐵打的神經也受不了。

    最刺激他的人,其實是好友托馬斯。

    托馬斯太出色了,從小到大一直是學霸,在常春藤哥倫比亞大學的4年中,一直是一等獎學金獲得者。而且他會把時間、精力和注意力投入到那些可以獲取報酬的工作中,從不放過任何可以掙到錢的機會。

    和死黨一比,杰瑞看起來就是個廢物。

    托馬斯今年從哥倫比亞大學畢業,去洛杉磯一家公司實習了,杰瑞兜里卻只剩8美元,連這個蝸居的租金都是托馬斯租的。

    杰瑞虧欠對方實在太多,因為外出找工作,都沒有參加對方的畢業典禮,目睹好友戴上哥倫比亞大學的學士帽。

    楊瑞深吸了一口氣,從破書桌的抽屜里,小心翼翼的拿出了珍貴的證書,看了又看,眉頭漸漸舒展開來,嘴角浮現出了一絲微笑。

    “可憐的家伙,你的人生,就由我來繼續下去吧,你的夢想,我來幫你實現!”

    楊瑞很愿意成為籃球教練,賺錢都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夠裝b,還和前世的工作有關聯,可以證明他上輩子沒白活。

    從零開始又怎樣?他來自未來,知道很多大事,了解nba未來的資料,他的眼光無人能及。學校沒人要根本不是事,附近就有現成的機會啊,杰瑞還沒去nba球隊面試過呢。

    只要讓楊瑞參與球隊引援,他能湊出一隊潛力明星,給他一個執教機會,他一定能成為合格的教練。

    不,應該會成為最好的籃球教練!紐約六月份天氣不熱,幾乎每周都會下幾場雨。

    每年這時都會開始夏日文化演出,中央公園有音樂會,林肯中心附近有歌劇和舞會,節目琳瑯滿目,豐富多彩,是了解紐約當地風土人情的最佳時機。

    不過楊瑞沒什么心情游玩,尤其全部家當只剩個位數的時候,他考慮的是從上西區到新澤西哪條路線最便宜。

    搜索記憶,他發現新澤西距離曼哈頓只隔一條河,直線距離兩公里,所以步行前往。

    他的目標是籃網隊,他就是這么大膽的一個人。

    前世他拿著三流大學的大專畢業證書,就敢去大公司應聘白領職位,還成功了,被同學們當成神人。要不是他父母都去世的早,一定以他為榮。

    他穿了一套深藍色運動裝,刮了胡子,雖然比起教練看起來更像是球員,但這行頭至少給人感覺很爽利、干練,會留下些好印象。

    清晨出門,早上10點多鐘,他到達了新澤西東盧瑟福市路航球館。

    他信心十足,杰瑞的記憶中有好多關于籃球教練的知識,基礎打的牢固,而他又了解nba未來流行的戰術理念,堪稱雙劍合璧。

    他之所以第一選擇是籃網,因為網隊夠爛,1995-96賽季只有7找了馬薩諸塞大學的教頭約翰-卡利帕里執掌球隊,結果更爛,負。

    下賽季卡利帕里再不出成績,就離下課不遠了。卡利帕里是拉里-布朗的門徒,擅長打造防守體系,進攻很糟糕,楊瑞相信自己的進攻理念能打動他。

    楊瑞還知道,今年網隊會從76人換來榜眼秀范霍恩,戰術作用明顯,經過了前半賽季的磨合,后半段才開始發力,重新殺回了季后賽。

    前期球隊打的很爛,所以,只要在中期給卡利帕里下強力瀉藥,他就有機會受命于敗軍之際,奉命于危難之間,強勢崛起,力挽狂瀾。

    等等,一起都是錯覺……

    楊瑞晃了晃腦袋,如此三觀不正的事明顯是杰瑞的思想,幸好他穿了過來,世界上又多了一個好人。

    常規賽結束后,網隊兩名助教被炒,卡利帕里需要新助手,在球館待著和管理層一起討論工作。

    楊瑞來的時機不錯,成功遞上了自己的簡歷,卡利帕里和管理層眾人都很驚訝,一是他這么年輕就拿到教練資格,二是他根本沒有任何執教履歷,三是他居然敢來nba球隊面試?!

    “你從來沒有在學校里執教過,就來應聘nba球隊助理教練?”經理埃德-斯特凡斯基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楊瑞。

    任何人以23歲的年齡加入nba,都是一步登天,在nba歷史上從來沒有過這樣的先例。

    作為全球最高級別的籃球聯賽,哪怕助理,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做的,所以,埃德懷疑楊瑞腦子不正常,是瘋的。

    “是啊。”楊瑞微笑著點了點頭。

    “我們為什么要聘用你?在美國,有執教經驗的教練數不勝數。”埃德面露不屑。

    面對對方的質問,楊瑞依舊沉穩,他的心理年齡要大得多。換位思考,他是球隊經理,也會覺得年輕人不靠譜。

    這倒不算歧視,而是人之常情。

    “因為我有能力讓網隊進攻上一個臺階,行不行,卡利帕里先生考考我不就知道了?能力是造不了假的。”楊瑞看向坐在沙發上的卡利帕里。

    卡利帕里坐在沙發上頭也不抬,哼道:“等你帶學生打過幾年比賽再想nba吧,我沒空陪你浪費時間。”

    “所以,你不試就要拒絕?”楊瑞眼神變了,心里很不是滋味。卡利帕里不愿出題考他就罷了,張口諷刺挖苦是幾個意思?

    對待朋友要像春天般的溫曖,對待敵人要像嚴冬一樣殘酷無情,是他的處世之道。

    “沒錯,你有功夫耍嘴皮子,不如去中學球隊碰碰運氣。人要有自知之明。”卡利帕里毫不掩飾自己的不屑。

    楊瑞不疾不徐,直視著卡利帕里,笑道:“運球突破戰術,我覺得該叫‘aasaa’,就是‘我打,我打,我突,我打,我再打’。卡利帕里先生,你將這套戰術發揚光大,并賦予了它新的稱號ddm。其中,后衛的持球突破能力是它的命門,我說的沒錯吧?”

    “你什么意思?”聽年輕人忽然編排起自己得意的戰術,卡利帕里臉色變的陰沉。

    這是后衛導向的進攻套路,后衛在進攻半場不斷奔襲,滲透,直擊籃筐或三分線外給予回馬一槍。核心是外線,內線只需要一個藍領搶籃板,所以籃網才應卡利帕里的要求,交易來了范霍恩。

    楊瑞接著說:“我的意思很簡單,如果對方卡死核心后衛這一點,沒有好控衛,你根本沒法贏球。”

    “呵,你是在教我嗎?我從沒見過比你更狂的年輕人。”卡利帕里狠瞪楊瑞,卻發現對方依舊風輕云淡,露出一種讓人脊背發寒的微笑。

    “你誤會了,我只是闡述一個事實,預測你在nba那失敗而可悲的未來。”

    既然不會留下,楊瑞就不會跟人客氣,他很清楚卡利帕里在nba證明不了自己。

    “我認為憑著陣容深度,是個人帶這支籃網就能打進季后賽。而你的戰術很容易被對手們研究透,最遲98-99賽季,球隊戰績會大幅下滑,我是老板肯定裁你,也許你不甘心這么離開,會找支隊伍當助教以求翻身,可是沒用,最后你只會回到大學,貫徹那套‘我打我打’的戰術。”

    聽到詛咒一樣的話,卡利帕里怒了。“你算什么東西?華人連個能打nba的人都沒有,根本不懂籃球,就你也配評價我?”

    “不配評價?人要有自知之明,你將來被球迷罵廢物,被網隊裁掉的時候,一定會非常后悔,如果你不是那么自大,也許會是完全不同的人生。”說完,楊瑞起身慢慢走出了辦公室。

    籃網,下地獄去吧,從沒拿過nba總冠軍的腦殘爛隊。

    這一刻,楊瑞深深體會到了什么叫“懷才不遇”,明明你很有本事,最難的不是把工作做好,而是讓那些沒本事,卻有話語權的人相信你。

    經理埃德和卡利帕里面面相覷,沒想到會有這樣的年輕人,這是來應聘該有的態度嗎?應聘失敗了,口出狂言貶低主教練這種事,他們從沒說過。

    埃德很納悶楊瑞為什么有底氣這么做,難道這個中國人真有兩下子?23歲就拿到教練資格的人屈指可數,五星訓練營的證書是貨真價實的。

    “媽的,我就不信有球隊會要他這種人。”卡利帕里氣憤的說。

    他沒把楊瑞放在眼里,他覺得楊瑞做球員都年輕。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添加書簽
新快3杀号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