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戀文學 > 網游動漫 > 星際回收商 > 正文 1553

1553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雷森笑罵了一句,“還好你有一片孝心,不然,我都不知道你是不是我的兒子了。”

    “我倒不想有你這個不靠譜的爹,可是沒有辦法,你把我制造出來,沒有你舍掉的那一份精血,也沒有現在有血有肉的我。不過,血肉繼承于你,可是精神卻是獨立的,所以你也別想著我處處都要聽你的,處處依你,我也想,可是思想他不允許我這么做。你也別為難我。話說到這,我也把丑話說在前頭,我兒子繼位,也是有獨立自主權的,小錯可以犯,只要不犯大錯,你也不能干涉他,你空間里那幾個大人物也不能,要不然……”

    雷森挑起眉頭,冷冷的看著策神,“要不然怎么樣?”

    策神一點也不示弱的回瞪著雷森,道:“要不然怎么樣?看看,你的尾巴露出來了吧,自己無能,不能治理王朝,找一個女人來幫你,最終有失偏頗,”策神眼光閃爍,帶著一股莫名的意味,“現在就咱爺倆,我也不怕把話說透了,父王你這個人千般好,萬般好,就是不果斷,而且好事大都辦成了壞事。明知道別人有能力,還偏偏不放心,事事都想插一手,剛開始,我不太清楚,一些事情我沒有經歷,不過,我的一開始的任務就是旁觀分析,再提取出有用的信息,王朝沒有建立前,我雷藍依兒母后給你精神上最大的放松,你視他為精神放松的港灣,一切放過她,可以說,那時你幾乎不問政,不抓權,權力都在雷藍依兒母后一人手中。到后來,你似乎對她完全信任了,就把她完全樹立成權力中心,自己隱退成一個背景,只為震懾,不為政權。雖說母后她把一切處理的井井有條,可以說,在王朝的初期,沒有母后在,光憑父王你一個人,王朝不可能完全的平穩過度,盡快的恢復生氣。可是權力這東西,但凡有點放縱,沒有人不會被它腐蝕,你給母后的信任太過,最終導致她的權力方向有些脫軌了,才讓你不滿,又知道你自己不可能來管理王朝,就想從我們這些人中間找一個你稱心的接班人,替你打理王朝政權,說實在的,我到現在也不明白你為什么要選我?”

    “不過是沒有人可用而已。看你順眼就拿來用了。”雷森有些鬧火策神提過去的事情,那些事情發生了,擱在他心里面,他不想提,也不希望別人去提。這也就是策神,是他看中的人,要是換成別人,他早就怒了,不殺掉也要重重的懲罰一番。

    “你當你是個多了不起的人才,不是!以前的事情發生了,原因不止一點,有很多。你說雷藍依兒,我不怪他,人的心思總是隨著時間和地位的變化而變化。偶爾犯錯沒有什么大不了的,就像你所說,那怕是犯了罪,只要發現后彌補,我也不會輕易的怪罪于誰。我承認,我沒有做好管理一個王朝的準備,認為那是麻煩。但這也不怪我,地球現在是什么樣子,你也清楚,三千多年前我是一個學生,十七八歲,結果跑到這邊來,就是三千年后,還是一個星際流浪者,做的是整個社會最下層的工作。做任何事除了有知識準備,還有就是要做好心理建設,我什么都沒有,沒穿越前,知識上也懂的不多,穿越后,也沒有機會去學。別外,時間也不給我機會,沒時間學治理的知識,一切都是急就,還好有雷藍依兒幫我,不然,光靠外人,我還真不放心。后來找你,也是看中你的性情,我不希望有一個權力欲極強的人來做王上,那樣會讓王朝犯過錯的機會加大。讓你來做,就是看中你敬權力而遠之的態度,因為我也不知道王朝該適應什么樣的王上。所以我強行讓你同意。有些時候沒得選擇很痛苦。”

    雷森似乎陷入回憶當中,間斷了一下,似是在整理自己的思緒,緊接著說道:“也許在你眼里,我不該強迫你讓你同意。在你眼里,你是一個獨立的個體,我應該尊重你的意愿。但是在我眼中,王朝打下來雖說不是那么難,一切都很順利,但是我絕不愿意剛建立起來就亂掉了,斷送掉了,我不想成為一個笑話。在我心里面,要不是雷藍依兒和天機仙音所生不能立世,驕狂無比,教育失敗,我優先選擇的會是他們。你知道為什么嗎?”

    策神沒有好氣的說道:“不知道,我為什么要知道?你選誰是你的自由,關我何事?可是我一直不愿意,早早的就表明了自己的態度,甚至還躲開了。若不是你一味的攻擊,至如今我也不會被困在這里無法出去。整天跟做牢似的,主要是不得自由,把我給拴死了然。早知道你這樣想,我當初就沒有那么擔心了。我失去的自由噢!”

    “誰讓你是他們之中最好的。”雷森笑笑,“若不是最好,我也不會選你。”

    “誰信?”對于雷森的話,策神是一個字都不信,“我是最好,呵呵,不過是我來到這里最晚,沒有和他們攪和在一起,他們也看不起我,覺得大局一定我才出現,是撿便宜的人。越是同類越是相輕。幸好我當時有準備,也沒有準備和他們多來往,一來到這里就尋著清靜之地,好在,我的離開,沒有多少人阻攔,只有雷藍依兒王后試著攔了下,被父王你擋了回去。反正,你就是覺得我攪不起大風浪的,會老實做事,別把自己說的那么公正!”

    “我不公正?”近乎指著鼻子責問的話讓雷森開心不起來,心里面多少有些陰怒,不管策神如何,就是看破一切,在他的面前也不該項這樣什么話都說。這是政治上不成熟啊。要是王室以后的王上因因相襲,每一位都敢指責前幾任的王上,王室可真就亂了套了,會讓王朝生靈們認為王室混亂,是一人沒有規矩的所在,那樣會失去人心的。

    “你說我不公正?哼,你這樣指責我有根據嗎?”雷森的臉陰了下來。

    策神心里面還是怕雷森的,見雷森這個樣子,知道雷森是怒了,惹怒雷森可不好玩,現在不是他剛接任王位的時候了,那個時候他可以任性,可以不把雷森的話放在心上,現在,他自己的兒子長大了,完全可以接替他來做王上,只是王位傳給他的直系血脈,在王朝生靈的眼中,就是傳承有序,就能接受,至于他受到多少處罰,生靈們只會認為是他犯了不可饒恕的錯誤,才被換下,才被懲罰,以王朝生靈對雷森的認知,就是雷森把他處死了,王朝生靈也會認為是雷森大義滅親,是他犯了不可饒恕的錯誤。

    策神馬上想到一個可怕的可能,先前雷森一再忍讓他不會就是等著自己兒子長大能接替王位后準備再好好炮制他吧。而且更可怕的是,自己的兒子從出生后就沒有跟自己生活在一起,和自己半點感情也沒有,有感情也是和雷森他們有。自己退位后,可以說對新的王上一點影響力也沒有,而新王上有雷森他們的支持,掌控起王朝來不比自己差,還有可能超過自己。這樣,雷森可以隨時拋棄他,收拾他,還不用擔心政體不穩,必竟新的王上不會為了他去和雷森翻臉。如果這是雷森早就想到的,那就太可怕了,布局之深,讓人渾身發寒。

    “呵呵,”策神的聲音小了下來,干笑兩聲,“父王啊,咱們父子公不公平誰不知道?你對我不公,我也得受著,有幾句怨言也沒有辦法,我還能和你翻臉是不是?”

    “哼!哼!你好像和我翻臉不是一回兩回了,我可是都記得住。在這里,還真沒有人敢和我翻臉,以前的不說,王朝建立之后,你是第一個,你可是真給我長臉!”

    “那是,我不給你長臉,給誰長臉!你是我父王,做為你的繼承人,必須得給你長臉。嘿,還好,我做的不好,但也不壞。咱們倆個算了,爭個什么高下,你對我不爽可以揍我,我對你不爽自然也可以抱怨兩句,要是你活得連有個人向你抱怨的都沒有,那是不是太單調,太沒有意思了?父王,要是可以,我現在就能交出王位。要不這樣吧,我兒子長得看上去比我還大,這一次你也別帶他回去了,就此留下,說是太子,協理朝政,實際上我先向他移交三成政事,等他上手了,再移交三成,最后四成一起移交。好不好?”

    雷森聽策神的聲音有軟化的意思,倒是有些詫異,揚了揚眉頭,“你是在求我?”語氣里有些驚異,又有些不確定。他嚴重懷疑策神此時正在憋著什么壞水,想坑他一把。

    策神一臉認真,“當然,不是了。我是把我自己的想法和你說一說。不過,王朝的事情目前來說我是有最大的發言權的,我覺得,既然我兒子能接過位子去大展鴻圖,和當初的你一樣,我得像你學習啊,戀權不去可不是咱們王室的傳統,該交就交。”

    “我看你就是懶,不想干就直說,別拿我孫子說事。哼,告訴你吧,想讓我孫子現在就撐起王朝政事沒有指望,他的兩個奶奶可是不舍的,還有一些事沒有向他交待明白呢。別覺得你了不起,我孫子主要是由他的雷藍依兒奶奶教他如何治理朝政,如何用人,如何看透人心,看透現象看本質。不管你多自得,雷藍依兒在朝政上可不比你差,我們的想法是讓他做一個千古明君,給以后的王上立一個標桿。你啊,算了……”

    策神不再和雷森爭執,露出討好的笑容,“那就算了。”這倒讓雷森更加懷疑起來,他們相信策神突然就變得這么好說話了,一定是在想著什么壞點了,不過策神不說,他是不會問的,也懶得問。策神隨便折騰,也就是一個孫悟空,逃不出如來的手掌心。

    小王子過了一會才出來,面色淡然,沒有什么傷情的表情。看得出來,小王子的表情管控的挺好,只是策神忽然發現自己和兒子之間好像沒有什么話可講。這就尷尬了。他也想和自己的兒子聯絡一下感情,可是不知道怎么去表達,只能干干的笑笑,看著兩人離去。

    策神多少還是有些傷心的,傷心自己的兒子與自己不親近。不過這種傷心很快就被趕走了,策神本來就是一個超智腦,只要他愿意理智可以占據百分之九十九,那百分之一的感情也是臨時裝進去的。他清楚兒子一出生就被帶走,和他除了名義上的父王關系,其他的還真不大,這關系很淡漠,他想重視也重視不起來。既然別人不在乎,那么他就可以把最后一絲傷懷能拿掉,換成理智。權力不是他想要的,他要為將要到來的生活做好準備。

    一晃半年過去,亂石帶看上去并沒有多少改變,一艘艘物質回收飛船在亂石帶中忙碌著,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的有序,大神的座船在其中忙碌,他的座船經過大半年的改造,外形與其他的飛船大不一樣。除了保留了回收分解的能力之外,儲藏艙一直都很小,每當存儲到一定數量的時候就會有一艘他名下的回收船接駁過來,把存儲的物質轉移走。

    而大神主要的精力并不在物質的分解和回收上面,自從被雷森訓斥警告過以后,他就把主持亂石帶的事務移交給了其他人,自己一天天就在船上,固定的時間修煉,進度緩慢也不急。一天中有大半的時間呆在種植艙內,伺弄著各種植物。到現在,飛船改造出種植艙差不多一百天的時間,他絕大多數的時間都用在研究各種植物上。發現自己在種植上還是有些天賦的,每天吃著自己種出的水果青菜,另有一番成就讓他沉浸到其中。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添加書簽
新快3杀号方法